首页 我的

转载 《刘志杰经方医案》 食则汗出案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人民医院 中医科
2018-07-21 94人已读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人民医院

陈某,男,60岁

初诊时间:2010年1月30日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病史简要:活动及食热则大汗出近两年,尤以胸及头部为重,大汗淋漓,便秘两年。

刻诊:口干渴,饮水多,手足温,背部时常烘热,微恶风,腰痛,尿赤,舌淡边见齿痕,苔黄腻,脉浮洪有力。

这个病人,因为这个问题,感到很苦恼,不管冬夏,只要一活动,或者吃点热的东西,就大汗淋漓,自己开玩笑说,都不敢参加宴会。当时,根据他的这些症状,直接考虑是阳明病为主了。因为症状上,有便秘,有燥热口渴多饮,典型的头汗,背部的那个轰然发热,类似于潮热,手足也热,舌苔黄腻,脉浮洪有力。一派阳明里实证和阳明外证的表现。他说,因为便秘和发热,吃了不少牛黄上清丸,只是大便通畅了几次,别的,什么效果也没有。从阳明的角度去分析用药呢,依据有下面几条:

1、“阳明之为病,胃家实是也”。

2、“若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3、“伤寒若吐若下后,七八日不解,热结在里,表里俱热,时时恶风、大渴、舌上干燥而烦、欲饮水数升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4、“阳明病,潮热、大便微硬者,可与大承气汤;不硬者,不可与之。”

5、“阳明病,发热、汗多者,急下之,宜大承气汤”。

这个病人,津液亏虚是肯定了,也符合“热结在里,表里俱热,时时恶风、大渴、舌上干燥而烦、欲饮水数升者”的这组症候。并且发热汗多,大便硬。是否可以用承气汤攻下?他的这种汗出,可以用头汗的病机去理解,说明上焦阳明里热的厉害。那个大便便秘,不是十分坚硬,就是普通的便秘而已,因此下焦里实,不是很重。重了,就会烦躁甚至谵语的,那才是符合大承气汤的运用指征。那么,我们就可以考虑用白虎加人参汤去对治。清热,补津液,津液足了,那个便秘就会解决。那么,他的腰痛问题,又是怎么回事?典型的阳明病,舌象不会舌淡而有齿痕的。这就要考虑太阴水饮的问题了。大家知道,太阴水饮,有个肾着汤证,会腰痛的。“腰以下冷痛,腰重如带五千钱,甘姜苓术汤主之”。但是啊,他这个人的腰痛,不是冷痛,就是酸痛而略感沉重。寒象不是很重,因此我感到与这一条的方证很符合:

“治大病之后,虚汗不可止,杜仲牡蛎散方。(金匮增补)”

杜仲牡蛎

凡二物,分等,治之,向暮卧以水服五钱匕,汗止者不可复服,令人干燥。(小品)

大病后,气血亏虚,有虚热,汗出不止。

杜仲,味辛平。主腰脊痛,补中,益精气,坚筋骨,强志,除阴下痒湿,小便余沥。

牡蛎,味咸平。主伤寒寒热,温疟洒洒,惊恚怒气,除拘缓鼠瘘,女子带下赤白。久服,强骨节,杀邪气,延年。

杜仲偏温,牡蛎偏凉。也是桂枝汤的意思,和调阴阳营卫,收湿化气而已。桂枝汤止汗,也是这个道理。敛湿的作用很强,因此说,“汗止者不可复服,令人干燥。”这个方,可以化湿止汗。

同时,又考虑到,舌象是淡而有齿痕,手足温,微恶风,这又是一个太阴的中风证,属于桂枝汤治疗范畴。病人啊,长期发热汗出,喜欢吹风就凉,难免感受风邪。因此,用桂枝汤,可以调和营卫,去风邪,补胃气津液。病人多饮,结合舌象,见到了水饮征象,同时呢,舌苔黄腻的厉害,这就是水热的典型表现。因此,更要解决一下水热的问题,用什么方子较好呢?我选用了“泽泻汤”。泽泻汤,虽然条文说,“心下有支饮,其人苦冒眩,泽泻汤主之”,似乎和病人的症状不符,但是,从药症上分析,确是十分符合。

泽泻,甘咸寒。主治风寒湿痹,乳难,消水,养五脏,益气力,肥健。久服耳目聪明,不饥,延年,轻身,面生光,能行水上。-----这个药,咸寒而甘。专门入头和肌表,然后消水降渗。还可以通过化水而生津。是阳明、厥阴药,清热,化水饮而生津。

白术,辛苦而温。主治风寒湿痹、死肌、痉,疸,止汗,除热,消食,作煎饵。久服轻身、延年不饥。------要用生白术。白术可以散水湿,消心下的水饮阻滞。寒温并用,去水热,化水饮为津液。泽泻,也要生用,不能炙。

头晕目眩,口干口渴,胸闷气短,心下微满,无呕吐,发作时头项后脑等发热等,脉弦滑,舌红苔白腻,或舌淡苔黄腻的,基本都是泽泻汤的方证。白术呢,古人说,利腰脐之间肾气,利水湿,治水湿腰痛少不了它。药症上来说,生白术化水饮,生津液,消食,除热,止汗,很对症的。病人说,始终没间断治疗,医生找了很多,药吃了无数,基本都是苦寒清热的药,胃感到很难受。经过上面的思路分析后,断定这个病就是太阴阳明合病,属阳明。处方如下:

牡蛎50白术40杜仲50石膏160知母40人参20炙甘草20粳米20泽泻40桂枝30白芍60生姜20大枣12个

四付水煎服。一付药分三次,早晚各服一次,吃一天半。

白芍用了60克,取桂枝加芍药汤之意,解决他便秘的问题,小大黄嘛!大家看看,这几个方子一合,药也不算多,但是,却对这个人的病证和病机,都照顾到了。那么,疗效如何呢?

二诊:2010年2月5日

诸症显著缓解,便秘消失,舌淡齿痕,苔薄白。脉弦。

病人来了,十分高兴,非要给我买条烟不可,呵呵。便秘解除了,这是证明津液恢复了,腰也不疼了,后背也不烘热了,说是全身清凉舒爽,尿也不是赤热的厉害了。舌苔白腻,说明热已经清了。脉由浮洪,变为弦中带缓,结合尚有轻微头汗和微渴,舌淡齿痕,是余邪未净,原方继续服用四付。服后来诊一次,舌淡红,齿痕显著减轻,脉象和缓。患者问我,还用继续服药吗?我说,你说呢?他说,感觉是好了,停药观察一段时间?我说可以。呵呵,至今没有回来找我。

病案,是很不好讲的。临床见到阳明证,一定还要看看舌象。表面上一派燥热,一看舌象,不是舌红苔黄燥,而是舌淡齿痕,就不是单纯的阳明病了。更要结合病程的长短,去分析问题。热的不舒服,就要吃凉的,喝凉的,吹凉风,你就要考虑水饮和风邪的问题。要胆大心细,辨证一定要细致入微,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我们这样讲病例,目的就是让大家看了,能够学到真东西,能够真的受益。可能目前的医案书籍,还没有象我们这样讲的。我们开个先河,病例分析,要综合知识。乱分析,一看就知道。

来自:李香愚>《汗证》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