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温通心阳法治糖尿病病汗证

病例辩证

夏某,男,56岁,患糖尿病7年。因糖尿病合并酮症于2002年3月入院,经治疗后酮体消失,血糖控制尚好。述近3日来每于夜间12时许即头汗出,齐颈而还,心胸烦闷,不能入睡。无发热恶寒,无咳嗽,无手抖及饥饿感。舌淡,苔薄白,脉缓。当时查血糖后已除外低血糖反应。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方剂

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桂枝10g,制龙骨、牡蛎各20g,炙甘草10g。煎服,1日1剂。2剂而解。

理法

患者患糖尿病,初起多为阴虚阳亢,日久可致阴阳俱虚。午夜乃阴阳交接之时,阴阳不足,不相顺接,阳浮于上,津不内守,则汗出;阴津不足,不能全身汗出,故头汗出,齐颈而还;汗为心之液,阳随阴脱,故心阳虚,心神失养则心胸烦闷,不能入睡。

《伤寒论》中温通心阳法适用于太阳表证发汗太过,损伤心胸阳气,或心阳素虚又感外邪,出现“心下悸,欲得按”,舌淡苔白,脉虚数等。若误用火法,又行攻下,致心阳受损更甚,出现心悸、烦躁、惊恐、心神不安等神失敛养之证,治用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补益心阳、镇潜安神。方中桂枝、炙甘草能温补心阳,加龙骨、牡蛎能重镇收涩、潜敛心神治烦躁。此外,桂枝配甘草还有重要意义。《伤寒论》中治疗心阳不足证,或涉及心阳不足证的病证,多以桂枝配甘草来温通心阳。例如治疗心阳受损,见“心下悸,欲得按”的桂枝甘草汤;治疗表邪未尽、胸阳不振,见“脉促胸满”的桂枝去芍药汤及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治疗心阴血亏、心阳亦损,以“脉结代,心动悸”为特征的炙甘草汤,都体现出桂枝与甘草相配,旨在温通心阳。

糖尿病汗症

尤某,男,64岁。有糖尿病高血压史20年。1个月以来自觉烘热汗出,大渴喜饮,冷热均可,大汗出,口干舌燥,口苦,周身酸痛,双腿无力,无体重下降,食欲良好,血压正常,大便自调,舌红,苔薄白少津,右脉滑数,左脉细滑。证属阳明热盛,阴分耗伤,予白虎加人参汤:生石膏50g,知母12g,炙甘草6g,粳米1把,沙参12g,桂枝6g。5剂,水煎米熟汤成温服。5剂服完,偶有面部烘热,余症消失,继予竹叶石膏汤善后。

《伤寒论》曰“若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本案有“大汗、大渴、脉大”等白虎汤脉证,又有乏力、脉细等阴伤之象,故予白虎加人参汤。因有关节酸痛症状,故加桂枝,因而又有白虎加桂枝汤之意。

【本案如以大汗、大渴多饮、苔薄白少津等为指征乃白虎加人参汤证;而如以高血压病,周身酸楚,口苦,口渴,舌红,脉数等为指征,似乎可以使用葛根芩连汤方。而鉴别的关键在于白虎加人参汤多形体较瘦弱,皮肤白净而少光泽,大便干结如栗,而唇舌正常或偏淡,舌面干燥;而葛根芩连汤患者多形体比较壮实,肌肉相对发达厚实,肥胖倾向,满面油光,唇舌红,同时大便易不成形或腹泻,全身困重,尤其以腰背疼痛不适为特征,体检多血糖高、血压高。故很多细节尚需细心辨别,有针对性询问。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