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值班的一个下午

薛梅 主任医师 空军特色医学中心 血液病研究中心
2009-06-22 924人已读
薛梅 主任医师
空军特色医学中心

  海洋,海洋。我在电话里说,你快来帮帮我。

    海洋是个中等个头、清瘦的大男孩,普外科的主治医生,手术做得很漂亮。空军特色医学中心血液病研究中心薛梅

    挂断电话,我开始一边等海洋,一边写记录。

    一刻钟之后,海洋兄弟真的从外科赶来了。

    在我印象里,外科医生与内科医生从气质上是有很大不同的,他们大声说话、性格直爽、做事情也风风火火,干脆利落,而且非常喜欢开玩笑。这气质当然与从事不同的专业有关,不同疾病有不同性质、也就决定了从事该专业医生的气质和工作习惯。我想,至少,有一部分原因与此有关。

     但海洋却有着比较温和的性格和清清淡淡的五官,每每遇见他,总是一副笑眯眯,刚毕业的时候他来我们科轮转过,所以,大家都熟悉他。

    你们的病人怎么了?海洋笑嘻嘻的进到医生办公室。

    外面的阳光很亮,气温很热,我们为海洋兄弟打开了空调,还为他递过去了一个水果。

    有4个病人,我顿了顿说,出现了你们科的情况,你来了,可太好了,今天下午我快成了你们科的医生了。

    看见他,我的心理一阵轻松,要知道,他是来给我解围的。

    接下来,我在电脑前介绍了那4个患者的大致情况:有一个再生障碍性贫血,肛门旁长了一个大脓肿,疼得直哼哼;一个化疗后的白血病患者粒细胞缺乏到了极点,几乎为零,却不拉屎不放屁,肚子胀鼓得像青蛙;一个女病人的一条胳膊突然肿胀得像大腿,B超证实了我的推测,是形成了一条血栓躺在静脉里;还有一个淋巴瘤病人,曾因腹腔感染3月前做过手术,现在,那早已经愈合的伤口处却又活生生冒出白花花的脓液,马上就要将皮肤穿透流出来了,还不知道那化脓的部位有多深。我一口气介绍结束,然后,盯着海洋兄弟的脸不说话了。

    虽然,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已经做了一部分处理,但没有外科医生的保驾,心里依然有些七上八下。

    没有关系,别着急确嘛。海洋还是不紧不慢。

    换药盘,手套,你们有吗,准备好了我们就去看病人去。海洋对我说道。

    跟在海洋身后,看着他把四个病人挨个仔细检查了个遍。

    肛周的脓肿,他说,先抗炎,到时候我再来抽脓;肠胀气的病人,嗯,多半是肠梗阻,马上再拍一张片,现在胃肠减压,肛管排气,因为没有白细胞,所以,不敢手术,没人敢给他手术。海洋兄弟的语气里胀满了外科医生的自信,末了,他还做了一个耸肩动作。

    不通怎么办?我说。

    等,耐心等,只能耐心等待;那个血拴病人嘛,啊,制动,抬高患肢,再打一打抗凝药物肝素;还有,那个腹腔感染做了手术的病人,继续抗感染,实在没办法了再考虑二次手术。就这样。OK。

    他的话听起来轻松得要飘起来。

    然后,我们一起重新回到办公室,海洋兄弟开始坐下来写会诊记录。

    我下医嘱。

    有了外科医生海洋兄弟的一场会诊,有白纸黑字写出的一串意见,我的心里踏实多了,如释重负。

 

 

有帮助
期待更新

薛梅 主任医师

空军特色医学中心 血液病研究中心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