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徐刚 三甲
徐刚 副主任医师
北京肿瘤医院 放疗科

胃癌循证--新辅助化疗

MAGIC研究纳入较多食管癌及胃食管结合部癌,且欧洲行标准D2根治术比例不高,不宜盲从。日韩真正接受NAC者并不多,仍停留于研究阶段。巴西高姆斯(Gomes)教授指出,巴西胃食管结合部癌发病率较高,确诊时多为晚期,NAC研究未获深入开展。因此,胃癌NAC可用于部分局部进展期胃癌,但不推荐单药应用,具体策略值得研究。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放疗科徐刚

从内科视角有4个方面可肯定NAC的价值:通过肿瘤降期提高根治性(R0)切除率、消灭微小转移灶、作为体内药敏试验为术后辅助治疗提供信息、较术后化疗患者耐受更佳。欧洲MAGIC研究证实,经CSC模式(新辅助化疗-手术-辅助化疗)治疗者获益明显, 5年生存率提高13%,中位生存期延长4个月。FFCD9703、EORTC-40954

EORTC40954  研究也提示,ⅢB、Ⅳ期(M0)患者经新辅助治疗后R0切除率更高。国内RESOLVE研究针对局部进展期胃癌,以CSC模式对比SC模式,旨在进一步验证NAC的价值。经新辅助治疗后,部分患者肿瘤缩小可接受手术切除。

那么,体内药敏试验结果应如何判断?多项研究显示,用药2周后经正电子发射体层摄影(PET)-CT

PETCT测定,病灶最大摄取值(SUV)下降35%以上者生存益处更大,提示PET-ct

CT有助于早期确定药物疗效。EORTC-40954研究使用内镜联合CT判断疗效,将疗效分为CR(内镜下肿瘤完全消失且CT无胃壁增厚表现)、PR(内镜下肿瘤缩小>50%)、PD(内镜下肿瘤增大>25%),为评价空腔脏器化疗疗效提供了新思路。

从外科视角,NAC有两个关注点——应用指征和疗效评估标准。

不同国家的NAC适应证不尽相同:美国为≥T2N+;中国为局部进展期、T3~4且N+;日本为复发风险高、cⅢA~ⅢC、波曼(Borrmann)Ⅲ/Ⅳ型。东西方差异集中于对T2N+的处理不同。

有关NAC的疗效,目前多项随机对照研究(中国的RESOLVE、日本的JCOG0501、韩国的PRODIGY)结果有望提供更多证据。就安全性而言,化疗所致血管炎症和水肿增加了术后并发症风险,安全性与疗效间的平衡须准确把握

徐刚
徐刚 副主任医师
北京肿瘤医院 放疗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