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徐庆田 三甲
徐庆田 主治医师
滕州市中心人民医院 中医科

鼓胀

1、概述:鼓胀是指腹部胀大如鼓的一类病证。临床以腹大胀满、绷急如鼓、皮色苍黄、脉络显露为特征。鼓胀严重者常伴乏力、纳差、尿少及齿衄、鼻衄、皮肤紫斑等出血,可见面色萎黄、黄疸、手掌殷红、面颈胸部红丝赤缕、血痣及蟹爪纹。鼓胀相当于西医的肝硬化腹水。

2、病因病机:鼓胀的致病原因很多,其内因为酒食不节、情志刺激(忧思郁怒)、病后续发(黄疸、癥积、久泻、久痢);外因为虫毒感染。其病位在肝脾,久则及肾;病机为肝脾肾受损,气滞、血瘀、水停腹中。鼓胀的病理性质为本虚标实,病理因素为气、血、水。其病理演变过程:初起,肝脾先伤,气滞湿阻,此时以实为主;进而湿浊内蕴中焦,既可郁而化热,而致水热蕴结,亦可因湿从寒化,出现水湿困脾之候;久则气血凝滞,隧道壅塞,瘀结水留更甚。肝脾日虚,病延及肾,肾火虚衰,不但无力温助脾阳,蒸化水湿,且开合失司,气化不利,而致阳虚水盛;若阳伤及阴,或湿热内盛,湿聚热郁,热耗阴津,则肝肾之阴亏虚,肾阴既损,阳无以化,则水津失布,阳虚水停,故后期以虚为主。滕州市中心人民医院中医科徐庆田

3、诊断:⑴病史:本病常有酒食不节、情志内伤、虫毒感染或黄疸、胁痛、癥积等病史;⑵临床表现:①初起脘腹作胀,食后尤甚。继而腹部胀满如鼓,重者腹壁青筋显露,脐孔突起。②常伴乏力、纳差、尿少及齿衄、鼻衄、皮肤紫斑等出血,可见面色萎黄、黄疸、手掌殷红、面颈胸部红丝赤缕、血痣及蟹爪纹。

4、辨证论治:鼓胀辨证应首辨虚实标本。标实应辨气滞、血瘀、水湿的偏盛;本虚应辨阴虚与阳虚的不同。治疗原则上,标实为主者,应行气、活血、祛湿利水或暂用攻逐之法;本虚为主者,应温补脾肾或滋养肝肾。具体分型论治如下:

⑴实证证治

①气滞湿阻证:腹胀按之不坚,胁下胀满或疼痛,饮食减少,食后胀甚,得嗳气、矢气稍减,小便短少,舌苔白腻,脉弦;为肝郁气滞、脾运不健、湿浊中阻所致,治疗宜疏肝理气、运脾利湿,方药选用柴胡疏肝散合胃苓汤加减:柴胡、陈皮、芍药、枳壳、炙甘草、川芎、香附、茯苓、苍术、白术、肉桂、泽泻、猪苓、厚朴、生姜、大枣等。

②水湿困脾证:腹大胀满,按之如囊裹水,甚则颜面微浮,下肢浮肿,脘腹痞胀,得热则舒,精神困倦,怯寒懒动,小便少,大便溏,舌苔白腻,脉缓;为湿邪困遏、脾阳不振、寒水内停所致,治疗宜温中健脾、行气利水,方药选用实脾饮加减:炮附子、干姜、厚朴、白术、茯苓、大腹子、木瓜、草果仁、木香、炙甘草、生姜、大枣等。

③水热蕴结证:腹大坚满,脘腹胀急,烦热口苦,渴不欲饮,或有面目皮肤发黄,小便赤涩,大便秘结或溏垢,舌边尖红,苔黄腻或兼灰黑,脉象弦数;为湿热壅盛、蕴结中焦、浊水内停所致,治疗宜清热利湿、攻下逐水,方药选用中满分消丸合茵陈蒿汤加减:厚朴、枳实、黄连、黄芩、知母、半夏、陈皮、茯苓、猪苓、泽泻、砂仁、干姜、姜黄、人参、白术、炙甘草、茵陈、栀子、大黄等。

④瘀结水留证:脘腹坚满,青筋显露,胁下癥结,痛如针刺,面色晦暗黧黑,或见赤丝血缕,面颈胸臂出现血痣或蟹爪纹,口干不欲饮水,或大便色黑,舌紫暗,或有紫斑,脉细涩;为肝脾瘀结、络脉滞涩、水气停留所致,治疗宜活血化瘀、行气利水,方药选用调营饮加减:莪术、川芎、当归、元胡、赤芍、瞿麦、大黄、槟榔、陈皮、大腹皮、葶苈、茯苓、桑白皮、细辛、肉桂、炙甘草、生姜、大枣、白芷等。

⑵虚证证治

①阳虚水盛证:腹腹大坚满,形似蛙腹,朝宽暮急,面色苍黄,或呈恍白,脘闷纳呆,神倦怯寒,肢冷浮肿,小便短少不利,舌体胖,舌质紫,苔淡白,脉沉细无力;为脾肾阳虚、不能温运、水湿内聚所致,治疗宜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方药选用附子理苓汤加减:炮附子、干姜、甘草、人参、茯苓、苍术、陈皮、白术、肉桂、泽泻、猪苓、厚朴、生姜、大枣等;或济生肾气丸加减:地黄、山药、山茱萸、泽泻、茯苓、丹皮、桂枝、附子等。

②阴虚水停证:腹大胀满,或青筋暴露,面色晦滞、唇紫,口干而燥,心烦失眠,时或鼻衄,牙龈出血,小便短少,舌红絳少津,苔少或光剥,脉弦细数;为肝肾阴虚、津液失布、水湿内停所致,治疗宜滋肾柔肝、养阴利水,方药选用六味地黄丸合一贯煎加减:熟地、生地、山药、山茱萸、丹皮、泽泻、茯苓、沙参、麦冬、枸杞子、当归、川楝子等。

徐庆田
徐庆田 主治医师
滕州市中心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