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徐伟 三甲
徐伟 主任医师
山东省耳鼻喉医院(山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喉返神经水肿怎么办?

患者:徐医生: 你好,我是一个上海的病人,于8月31日行甲状腺手术,据主刀医生讲述,因为肿瘤牵连到了喉返神经,所以手术过程中要将神经剥离,才能切除甲状腺,导致神经一定的损伤,术后即出现声音沙哑。 昨天去复诊时,咨询了医生关于声音的问题,他说需要半年的时间,但是肯定能恢复。 可是我有点担心,距离手术已有一个月了,但是刀口上方处有肿块,吞咽有明显异物感,声音非常沙哑,只能在安静的地方才能听到有点声音,外出我基本上没办法说话。 徐医生,看了你的关于喉返神经损伤的文章,我有点担心,你能给我一点意见吗?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确定神经的损伤性质吗? 谢谢山东省耳鼻喉医院(山东省第二人民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徐伟
山东省立医院耳鼻喉科徐伟:喉返神经损伤了,等不是个很好的办法,应该现在就行喉返神经探查,如果线头结扎了神经,松开还能好。如果神经断了,就麻烦了。你可以到上海长海医院郑宏良教授那去看看,他们可以做神经吻合,声音能有改善的希望,我们这不做神经吻合,如果神经断了,我们就做自体脂肪注射。
患者:谢谢,徐医生
患者:徐医生: 对不起,又来打扰您,因为恰逢十一长假,一下子没办法看到郑医生,我只能提着我的担心再次打扰您, 我在上次复诊的时候问过主刀医生,他很确定的告诉我神经肯定没有问题,手术过程中注意保护了,只是因为需要剥离,所以术后神经出现了水肿,等肿消了就会恢复的 您能告诉我,这种可能有吗? 我在您的文章里看到因为术后水肿导致失声的,基本上2-3周就可以恢复了,而我现在已经一个月整了,肿胀现象有点改善,但是声音好像没有多大起色,是不是意味着我的神经确实损伤了,不能自然恢复了? 您能告诉我从目前的状况来说,我的神经被确实损伤的可能性有多大?
山东省立医院耳鼻喉科徐伟:应该是损伤了,你找郑医生或者他的手下都行,他们节日期间也应该看门诊啊。
患者:徐医生: 你好,先祝你节日快乐,不好意思,打搅你过节了,我去长海检查过了,做了电子喉镜检查,报告如下: 喉检发现:右声带旁正中位固定,左声带活动好,发音时声门有裂隙,未见新生物。 镜检诊断:右声带麻痹。 医生告诉我,先吃段时间的药,如果不行还是要开刀。 徐医生,我想知道: 类似我这类的情况一般需要多久能恢复,不能恢复的概率有多少? 而且,医生现在给我配了一个完全自费的药:鼠神经生长因子,每天一针,这个药太贵了,一针就要300多,徐医生,有没有其他的药或者其他的方法恢复我的神经,这个药实在有点贵。
山东省立医院耳鼻喉科徐伟:我个人认为用神经生长因子没什么大作用,现在最积极的办法是手术探查。
患者:徐医生: 不好意思,手术探查?就是开刀吗?会如何进行呢? 我是8月31日甲状腺开刀的,距离现在一个月多一点,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吗?
患者:徐医生: 对不起,还有个问题,是不是手术之后就能立刻恢复声音?
山东省立医院耳鼻喉科徐伟:我的建议早期探查,是开刀。从原来的刀口打开,去寻找麻痹一侧的喉返神经,如果神经没有断,只是被线给扎着了或被瘢痕包裹上了,松开就可以了。手术以后三个月左右声带活动会慢慢恢复回来,这是最理想的效果,当然这种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越来越渺茫,因为神经被扎的时间长了会萎缩,一般三个月后我们就不主张探查了。如果手术中间发现神经已经被切断了,那可以说手术是白做了,接下来有两个选择:1.声带脂肪注射,可以从颈部切口内取出些脂肪,从口内注射到麻痹侧的声带上,颈部的切口缝合,手术结束,手术后声音会好些。2.不做声带注射,把颈部切口再缝上,等到三个月后,对侧能活动的声带可能会代偿性的想麻痹侧靠拢,这样声音也会好些,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代偿,有些病人还是声音哑得厉害,如果治疗就再次做手术做脂肪注射。不知我讲明白没有。
患者:讲的非常明白了,谢谢徐医生。 今天早上起来,发现我的音量有点提高了,比以前清晰了,是不是自然 恢复的可能性提高了? 还有,徐医生,神经没断的情况下,除了被线结扎和瘢痕包裹外,有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会不会出现神经单纯性水肿?因为主刀医生告诉我是因为我的肿瘤侵犯喉返神经,术中注意了神经的保护,保证不会出现问题。
患者:对不起,徐医生,我是不是很麻烦你,我现在很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山东省立医院耳鼻喉科徐伟:神经可能会有水肿,但可能性比较小。声音有改善,对侧声带代偿的可能性大些,你可以到耳鼻喉科做个电子喉镜看看,如果麻痹的声带活动了,那就表明神经功能在恢复,如果是麻痹声带仍然不动,对侧声带挤过来声门的缝隙小了,那就是代偿的结果了。没关系,我能体会你的感觉。
患者:谢谢,徐医生,你真是一个耐心的好医生,你在我最迷茫的时候给了我这么大的帮助,谢谢,我会在去做个检查,万分感谢
山东省立医院耳鼻喉科徐伟:好
患者:徐医生: 又来麻烦你,我的声音这几天恢复的很快,我现在可以进行基本的交流了,只差不能放声大喊了,还有就是高音提不上去,有时生气想训训女儿有点吃力,另外还有就是吞咽时还是感觉有明显的异物感,想大声说话时感觉有被什么东西牵住了,其他都还可以了,而且我现在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说话时喉咙口的震动了,这些症状是不是可以说明我的声带开始恢复了,我还需要去做喉镜吗?个人不是很喜欢喉镜检查,也不是很喜欢郑大夫,没你这么有耐心和爱心,所以又跑来麻烦你,对不起,徐医生,添麻烦了。
山东省立医院耳鼻喉科徐伟:还是应该去做个喉镜看看,一侧声带不动对侧声带能代偿到一定得程度,但不会非常好。就是这样子。
患者:徐医生: 一直想着上来跟您汇报一下进一步的检验结果,不过我想等我的声音有起色了再来跟您说,所以就拖到现在,很不好意思。 我已于10月14日去长海做了第二次喉镜检查,这次喉镜做了很久,因为两位医生存在分歧,一位觉得右侧声带没有动,一位认为有点活动,所以这次检查很仔细,最后确定为右侧声带有活动迹象,但是声门已经闭合的很好了,我问他们这个结果是不是左侧声带代偿的结果,他们说不排除。 回到门诊,我给医生看了检查结果,医生觉得没有必要做进一步的手术探查,因为我的声音就目前状态来说已经恢复的很好了。他还是给我开了鼠神经生长因子。我发现长海的医生很喜欢开这个药,只要是上来声带出问题的,不管是确证断的还是损伤的,一律先鼠神经因子注射一、两个月,一张方就要一两万块钱,看的我都傻眼了。不过我这次没去拿这个药,太贵了,而且打得我屁股好痛,我想看段时间再说。 徐医生,现在我已经上班了,同事都说声音恢复的很好,和以前差不多,听上去没什么变化,我很高兴,就是依旧欠缺大声喊叫的音量,不过正常交流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听着我的声音在一天一天的进步,想着门诊时碰到的病友,感觉自己还是很幸运的。 徐医生,非常感谢您在这段时间给我的帮助,您用您的专业知识为我解答了很多疑虑,让我在最迷茫的时候有了希望,真的非常感谢,个人觉得你比长海的专家好多了,至少你的耐心和职业操守胜过他。 再次,向您表示谢意,祝您身体健康,青春永驻,哈哈哈!
山东省立医院耳鼻喉科徐伟

客气了,祝你健康。想着要长期服用优甲乐,一天两片。定期复查。

患者:好的,谢谢,徐医生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徐伟
徐伟 主任医师
山东省耳鼻喉医院(山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