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杨继兵 三甲
杨继兵 主任医师
江苏省中医院 呼吸科

美国正骨医生的历史很确切地诠释了针灸和中医的明天

Chiropractor美国的正骨医生,被美国保险业接受的治疗方法。他们走过的路很有特色。

早起的正骨医生不被主流医学接受的,因为他们不正规,不讲究科学,没有基础医学教育,那种荒唐的手法和治疗方法和现代医学大不一样。甚至到了八十年代初这种观念也没有多少改变,如果美国医生们介绍病人看正骨医生他们将面临着被吊销执照的危险。江苏省中医院呼吸科杨继兵

古代,特别是在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对士兵的损失是非常巨大的。步兵,骑兵在训练和战争过程中骨折,和四肢肌肉的破坏是常见的伤科病症。因此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对外伤性损伤的治疗在当时到了一个非常鼎盛的阶段。在手术的出现以前,手法和药物是恢复的基本,尤其是手法,更是非常的玄妙。

《医宗金鉴·正骨心法要旨》“一旦临证,机触于外,巧生于内,手随心转,法从手出。”描述的就是训练后的技术,手技的产生是在对完整生命体全面的理解和感受下得到的。对人体生理,精神,病理情况下整体的反映等得到的。

尤其是触摸的技巧和方法,是一种细微到手指可以替代眼睛的方法,手摸,触,按,压,弹,动,伸的各种技巧来非常客观地分析,检查受伤部位的情况。这种技巧不仅仅是用于诊断,同时也用于治疗的过程。通过触诊搜集信息。触诊贯穿治疗的全过程,手一接触病人就算开始触诊,通过触诊所得信息,立刻就开始治疗,在治疗的过程中,又同时在不断的触诊,以指导治疗用力的弃、取、轻、重、缓、急、久、暂及角度的变化等。还可以通过触得的治疗后的病机变化以推断病情的预后。

比如骨折的触诊:骨之截断、碎断、斜断,筋之弛、纵、卷、挛、翻、转、离、合,虽在肉里,以手扪之,自悉其情。这种经验的高度总结是后人的我们所不具备的,因为人类喜欢运用更为简单方便的方法,有X光机器,我为什么要学“触诊”?

其实医学到了今天,无论是国内,国外的医生也是离不开“触诊”的。记得那时候孩子还小,有一天感冒后发烧,要是现在的医生,肯定是胸片,心电图,血检什么的一个都不放过。当地贝尔蒙特离开我们家不远的一个70岁左右的私人儿科医生(John.Andrew),用手轻摸孩子的胸廓和背部,结合听诊器,说:不要紧,回家好好喝水,吃东西,我开点药。后来我和他说起是否需要实验室证实的事情,他很严肃地告诉我:不需要,因为“触诊”证实了只是流感后期出现的高烧,好好休息和饮食是支持疗法的必须。要不是安慰你们家长,其实连药都不需要,因为你孩子已经在恢复期了。有一个常识性的问题,疾病的产生到疾病被实验室的机器证实,可能是一个漫长的时间。但是这不代表疾病就不存在,很多时候疾病已经很严重到了不可治疗的时候仍然没有被诊断。实验室只是一个诊断手段而不是全部,诊断的要点还是要建立在对完整生命体的了解和熟悉上。

果然,两天后孩子一切回归正常。

触诊具普遍性的,内、外、妇、儿各科病的治疗,都离不开触诊。初学者,触诊以找压痛点为主,可以通过询问病人得知,治疗以压痛有缓解为度。应当知道,病变的机体组织一定和正常的组织不一样,你就有可能把它触诊出来。初诊一个疑难病,可能几个月也找不到“病理反应点”,一旦你把它找到了,你的触诊功夫就长一分,疗效也就好一分。中国医学是按照自己的分类法进行“触诊”的,而且非常有效。到用熟以后,病理反应点内是隐痛、剧痛、痠痛、胀痛、灼痛、爽痛、不痛。都能大概知道。病变缓解与否,都通过触感可知。这样才能指导医者用力恰倒好处,不致给病人造成损伤。

病理反应点:一个特有的在病理情况下异常出现的反映点。通过经脉、穴位间接反映病机信息,有的直接就是病变部位。皮、肉、脉、筋、骨?还是在何脏何腑?要辨反应点内是热壅、寒凝、湿阻、痰积?还是气滞、血瘀、水停?不知此何谈“辨证施治”?没有触诊功夫,纯粹是瞎猫去碰死老鼠。要想提高疗效,不亦难乎?

1966年,24岁的冯天有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空军某部成为了一名为飞行员服务的航空军医。工作中他看到,许多飞行人员由于职业所致,常常患腰腿痛,中医、西医治疗效果都不明显。针灸、拔火罐、贴膏药往往只能暂时减轻疼痛,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看到一个个原本矫健活泼的战友被疾病折磨得痛苦万分时,冯天有的心情十分沉重。当时,一位飞行员因腰痛住院,西医一直没有治好。他听说北京有位民间医生用手法捏几下就能治好他的病,可谓“有病乱投医”,无奈之中,飞行员背着医生悄悄跑到这个乡下老人那里,果然,老人用传统推拿方法使他的病有了好转。当时,在西医眼里,那位老人就好似一个“巫医”。飞行员为了不给医生添麻烦,不露声色地又躺了些天,才遮遮掩掩地说,是“西医的成果”。细心的冯天有发现了这个秘密,带着好奇和探究的心理,他陪这位飞行员去老人那里复诊。

当时这位年逾七旬体重也就80多斤的老太太,叫罗有名,她端坐炕沿,用手在飞行员背上一摸,说道:“你骨尖歪了”一手扶着病人对侧肩膀,暗示其肩膀移动,另一只手在其背上按揉、随着肩膀的运动轻轻发力,然后推拿了几下,动作轻巧,节奏分明,即刻,飞行员的病痛消失。再看其他病人,弯着腰进来,直着腰出去。神奇的效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简直难以置信。

中国医学的传统贯穿千年,治疗经验的积累非一日之功。这个故事发生在张家口,一个北方大牲口买卖的集散地。一匹马从山坡上滑下摔脱了大胯(髋关节),我们知道就是人的髋关节脱位的复位也要求很高的技巧。当时四个棒小伙子拉马的拉马,抱大腿的抱大腿,吭哧了半天也没能完成复位。要知道马一旦掉了胯等待它的只有死亡。有一个赶车老汉看了半天就说,你们走开我来试试。他首先抚摸着马,安慰一下马的情绪。检查了掉胯的位置和受伤程度。然后慢慢地牵着它小走几步后换了根长绳子牵着它。他左手牵着马,右手拿着他的鞭子心里默默地数着马的步子,突然他用很快的动作挥动着鞭子并且很准确地抽在马左耳朵上。马顿时受了惊,大叫一声做人立状抬起了两个前腿向右后方做退避动作。这时就听到右胯一声咵察声,关节复位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两个不同的研究方向,一是如何用更多的人力和更好的技术把马的大腿抱的更紧一些,牵引的更彻底一点,在此基础上争取复位,或者麻醉手术复位同时研究髋关节和局部的组织结构。二是精确地把赶车老汉的动作回放,研究出在生命情况下的各种精神反映和生理活动特征,比如挥鞭的技术及准确度,如何数马的步子和每步应该踩在何处,身体在步伐移动时候承受重量的位置。马在被痛刺激后可能产生的反应,如何使马能按照我们的准备做直立动作而不是其他的回避,马在直立后重量的转移方向和位置。这是非常典型的整体生命体运动模式。很多国内外的非主流医学就是按照这个思路建立起自己的医疗模式。

参加了几次哈佛医学院附属医学举行的美国正骨医生的讲座都是这么可怜,百分之九十九的解剖,生理解释。外伤的过程,组织病理反映过程等等。

就是不谈他们自己是如何做,如果用手法,如何根据病人“精”“气”“神”的变化调整自己的手法。每次都想了解一下传统的苏格兰人,德国人以及爱尔兰弓箭手的正骨手法,可是每次都很失望。为了得到科学西方医学的认同,美国的正骨医生们已经彻底地放弃了自己的传统。

在临床上他们已经萎缩到了无能的地步。因为一来他们不知道如何做手术而且不允许他们开刀,二来他们根本没有学和应用传统的手法,不知道如何用手法调节病人的损伤。可怜的他们现在只能是充当按摩师的角色和借助针灸的穴位按压,以及物理疗法的绷带,关节活动等来维持自己的专业。甚至在课堂上也是如此教学。

他们得到的是因为修改了教学大纲,符合了现代科学西医的心态。从以前的排斥到现在的接受,也得到了保险的支持。失去的是有效的,按照完整生命体建立起来的传统治疗方法。可以预计如果中国医学和针灸也走这样的路,以后连如何治病都不会了,只能做一个“阿是穴”医生。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杨继兵
杨继兵 主任医师
江苏省中医院 呼吸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