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杨乐金 三甲
杨乐金 主治医师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心理科

恐怖症病历

患者: 我是一名刚参加工作的转科住院医,既往体健,无晕血史,2月前在为患者做胸腔穿刺时抽出暗红色陈旧性血液,突发头晕、恶心、目眩、心悸,继而面色苍白,出冷汗,四肢厥冷,(血压未测);1天前做卵巢巧克力囊肿手术时,巧克力囊肿破裂,流出大量巧克力色粘稠液体,又突发上述症状。 这是什么病症?该怎么治疗?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心理科杨乐金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心理科杨乐金

有意识短暂丧失的情况存在么?

你目前对很多液体存在这种恐惧心理么?你是如何看待目前的病情的?他们合理么?

患者:意识清楚,无短暂丧失的情况。我自己就是学医的,实习工作也上过不少手术,从未晕过血。这种情况只发生过这两次,第一次稍严重点,感觉好像马上就要晕倒了,像做梦一样,但是什么都知道,脱离那个环境之后有个一两分钟症状就缓解了,当时测毛糖3.1;第二次稍好点,没有想要晕倒的感觉,但是心悸持续了大半天,期间还有两次约10分钟左右的胸骨左缘三四肋间岔气样疼痛。我目前没有感觉对很多液体存在恐惧心理,只是有这两次之后,考虑自己是不是在特定场景下晕深色液体。对目前病情我没什么看法,没想太多的。应该是合理的吧。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心理科杨乐金:你应该知道你所出现的大部分症状和植物神经系统功能失调有关,是由于对特定物体的恐怖引起,如果你无法通过自己的调节克服,可以少量应用抗焦虑药物治疗。
患者:您的意思就是说,再次处于这种场景的时候,需要靠我自己努力去调节克服(心理暗示?),效果不好的话再应用药物辅助治疗,是这个意思吗?还有这个植物神经系统功能失调该怎样纠正?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心理科杨乐金

对特定物体的恐怖,我们定义为恐怖的水平与实际的危险程度是不相符的,但是患者无法控制,伴有自主神经的症状和焦虑水平增高,衡量这种恐怖是否为病理状态主要看是否存在回避型行为,是否严重影响了你的生活和学习。

目前恐怖症的治疗可以通过心理治疗克服,具体你可以参考我以前的答复。

单用心理治疗对大多数患者来说不能接受,因为在治疗过程中存在不愉快甚至痛苦的体验,需要配合一点抗焦虑的药物,让整个暴漏过程舒缓,植物神经功能失调可以通过规律你的生活,节律性的运动来治疗。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杨乐金
杨乐金 主治医师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