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杨梅 三甲
杨梅 主任医师
深圳市精神卫生中心 药物依赖科

特区报——酒瘾,一种危险的奖赏

酒是生活中的常见饮品,加之它所具有的社会功能,因此很多人对酒的滥用几乎不设防。然而,酒精与60多种身体疾病有关,会引起严重的社会功能损害,还可能导致精神病性障碍——滥用酒精引起的精神与生理损害,远超人们的想像。深圳市精神卫生中心药物依赖科杨梅

酒,为什么会让有的人感到快乐

对于不少人来说,美酒是一种享受。但即使是他们的生平第一次喝酒,多半也只是出于社会文化的压力(如能喝酒“很了不起”),而不是因为“酒能让人快乐”,而且往往前几次喝酒只会让人感到难受。

可是多喝几次之后,为什么情况会有不同?

“人脑里有个奖赏中枢,在医学上叫人脑的边缘系统,这个脑结构与人的本能行为有关,并调节人的情绪。”杨梅说,比如吃了美味的食物、做了一件很想做的事情等,大脑的这个部分就会释放出快乐的神经递质作为奖赏,人就会有快乐的感觉。

因此,酒精作为一种成瘾性物质,多次使用之后,会对奖赏中枢形成刺激,而它的刺激会带来比食物等强很多倍的快感。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在喝了几次酒之后,会产生非常快乐、满足的感觉,由于对这种感觉念念不忘,于是开始贪杯。这是酒瘾产生的生理因素。

当然,这种快乐的感觉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只几次饮酒,奖赏中枢就会产生很强烈的欣快感,有的人却喝很多次酒也不会。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一生喝酒、却一直只停留在社交的层面,有人喝过几次就对酒精产生了依赖。

酒瘾,遗传与环境交互的产物

另外,也有遗传因素在起作用。比如一个核心家庭中有人喝酒上瘾,则家庭其他成员比普通人更容易对酒精形成依赖。这也为许多研究所证明。

但是,成瘾主要是遗传与环境交互的产物。

杨梅指出,酒瘾的形成,必须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获得酒精比较容易,一是社会文化(“能喝酒的人非常了不起”),对酒量的赞许,也会促进形成酒精依赖。所以,在有禁酒观念的国家或地区,酒瘾的发生率就非常低。

“从遗传因素、环境因素的作用比例看,一般来说,它们各占40%-60%。酒瘾主要是它们相互作用的结果。”杨梅说。

再则,喝酒也与家庭、个人有关。如果家庭频起冲突、工作或人际关系压力大,个人又缺乏应对的技能、更容易有负面的情绪,这时有人可能就会借酒浇愁。

所以,准确地说,酒瘾是遗传因素、生理因素、社会文化、心理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戒酒,仅凭个人意志为何不行

有了酒瘾之后,想以个人意志去戒掉,是一件很难的事。

“酒精成瘾又叫酒精依赖,其主要核心问题是:成瘾的人不能自控,需要长期反复地找酒、喝酒。一方面,他对酒精有非常强烈的心理渴求,有着强烈的饮酒欲望;另一方面,因为长期喝酒,他的身体已经对酒精产生了一种慢性的、病态的适应,这个时候,身体对酒精会越来越不敏感,只能通过不断地加量,才能达到原来的快感。”

这也是为什么有酒瘾的人酒量会变大;而如果突然减量,身体的病态平衡会被打破,出现种种不适应的难受表现,即“身体的戒断症状”,如焦躁不安、震颤、痛苦等——这时,饮酒变成酗酒,已经不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快乐,而是为了“避免”不饮酒的痛苦。

杨梅指出,在成瘾者出现了对酒精的渴求、耐受之后,对个人来说,要戒掉酒瘾是相当困难的事情。即使患者在主观上,可能清楚地知道酒精对生理的、社会的损害,但客观上,他却无法自控、不能自拔。“所以绝大多数患者很难用意志来戒酒,因为它不仅是个人问题,也是医学问题,是在脑机制等生理学机制的作用下形成的一种慢性的、精神上和躯体上的病态,这是很难通过个人意志来改变的。”

戒酒,一个长期的过程

即便是在医院里,戒酒的治疗也不能一蹴而就,杨梅说,这一过程通常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戒断饮酒行为。中重度者需要住院治疗,在远离酒精的环境中,帮助他控制自己的行为。

第二阶段是康复治疗。医生使用药物和心理手段,促进患者精神、心理、躯体和社会功能的康复。这个阶段还包括对酒精引起的脑损坏的脑康复治疗;

治疗出院后,进入第三个阶段,即进一步的长期门诊随诊,预防复发。因为虽然戒断了酒精、身心上有所康复,但患者对曾有过的强烈的欣快感记忆犹新,所以容易复发。通过门诊,可使用药物治疗防止复发,加以心理治疗对心瘾及时干预。

所以,要摆脱对酒精的依赖,戒酒仅是治疗第一步,整个治疗是长期的、甚至是反复的过程。

相关链接

深圳为何酒瘾发病率较高

从上世纪80年代迄今,饮酒的中国人在不断增加,全社会对酒的消耗也以每年13%的速率增长。不过与欧洲相比,酒在中国的年人均消耗量相对较低。

据统计,在中国,有55%的男性喝酒,女性中饮酒者的比例达15%。杨梅分析,这显然与社会文化背景有关:一般对男性喝酒倾向于赞同,对女性喝酒反对。

通常,寒冷地区的酒瘾发生率会高一些,但珠三角似乎是个特例,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杨梅介绍,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的酒精依赖总患病率为3.8%,现在已达到5%;不过早在2004年的珠三角,这一数字就高达6%,其中男性患病率达8.1%。据此,按深圳1100万人口推算,就有酒精依赖患者60多万人。

为什么深圳地区酒依赖发病率会高?杨梅认为,这很可能与外来务工者有关,这里大型工厂多、重体力劳动者很多,他们面临的生活事件刺激、孤独焦虑情绪可能要多于普通人。另外,深圳的生活节奏快,压力比内地大很多,也会导致酒精依赖的更多发生。(刘一平 邵春晓)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杨梅
杨梅 主任医师
深圳市精神卫生中心 药物依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