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阳琼 三甲
阳琼 主任医师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 精神科

强迫症患者团体认知行为治疗(一)

1、团体名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精神科阳琼

强迫症患者的认知行为治疗团体

2、团体目标及性质

1)目标:

协助强迫症患者增进自我了解,加强自我肯定和自我接纳。

运用团体认知行为治疗的方法,帮助强迫症患者减轻症状,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其社会功能。

③使团体成员在同伴的经验分享与互动中,感受到温暖与支持,学习了解别人、欣赏别人,进而使其能探索人际关系,发展出良好、有效的社会行为。

2)性质:半开放性团体

3、团体领导者

广州惠爱医院情感障碍科一病区心理治疗师。

4、团体参加对象及规模

8-10名住院或门诊强迫症患者

5、团体活动时间

每周1次,周三下午3:00-4:30,每次1.5小时,共16次。

6、团体活动场所

广州惠爱医院情感障碍科一病区示教室

7、团体设计理论依据

(1)强迫症的概念

强迫症是一种以强迫观念和强迫行为为主要症状的慢性、易迁延性精神疾病,以有意识地自我强迫与反强迫同时存在为特征,终身患病率为2%-3%强迫症的临床症状表现复杂多变、变异较大,诊断与治疗难度较大。强迫症严重影响了患者的日常生活。患者发现闯入性想法令人痛苦不堪.自知这些想法并非外界强加,且异于常人,不为他人理解,更加深了痛苦。很多强迫症患者除了具有强迫症状之外,还伴有其他的症状,诸如:广泛性焦虑、抑郁、回避、人际交往困难。合理的药物治疗可缓解患者的临床症状,在药物治疗的基础上结合行为治疗或认知行为治疗使患者获得更好的疗效。本治疗小组采用团体认知行为治疗的方式消除患者的羞耻感,患者明白了这种症状的普遍性之后,就能减轻他们在对抗疾病过程中的孤独感。同时成员间的相互支持和反馈也能促进患者症状的改善。

(2)团体认知行为治疗

团体认知行为治疗是指在团体情境下将认知疗法与行为疗法相结合,帮助团体成员产生认知、情感、态度、行为方面的改变。团体认知行为治疗不仅强调对适应不良性行为的矫正,更重视改变患者的认知方式和认知-情感-行为三者间的和谐。本研究所使用的认知行为疗法联合Beck的认知疗法和系统脱敏疗法,这两种疗法分别来源于对强迫症心理机制的认知和行为理论解释。

Beck描述了与强迫动作相联系的强迫思维,并认为患者用强迫动作来缓解焦虑,但是焦虑同特定的情景和想法无关,只是同特定情景的结果或想法的结论有关。认知是情感和行为的中介,情感问题和行为问题与歪曲的认知有关。因此,心理障碍的产生并不是激发事件或不良刺激的直接后果,而是通过了认知加工,在歪曲或错误的思维影响下促成的。歪曲和错误的思维包括:主观臆测,在缺乏事实或根据时的推断;夸大,过份夸大某一事件的意义.牵连个人,倾向将与己无关事联系到自己身上;极端思维,认为凡事只有好和坏,不好即坏,非黑即白。他还指出,错误思想常以“自动思维”的形式出现,即这些错误思想常是不知不觉地、习惯地进行,因而不易被认识到。这些错误的“自动思维”,容易使人在遭遇不良事件时形成对未来、自我、世界的悲观看法,从而陷入不可自拔的无望、无助等不良情绪中。因此,对具有上述认知曲解类型者进行心理干预,就是要通过认知和行为技术来改变这些不良认知,进而相应改变其情绪和行为。

系统脱敏疗法要求患者直接面对引发焦虑的情景,坚持到紧张感觉消失的一种快速行为治疗法。这种疗法包括两种形式:现场暴露和想象暴露。使用系统脱敏疗法减轻强迫观念或者强迫行为的机制有三个:行为机制、认知机制和自我效能的改变。

团体治疗之所以受到人们的关注,是因为它具有个体治疗所不具有的优势,相对个体治疗来说,团体治疗的形式省时、经济,每次能治疗大量的病人,减少了等待时间,是一种非常有吸引力的治疗方法。

8、团体评估方法

除在开展团体前进行入组访谈,团体结束后进行出组访谈外,还在团体开展前、4周、8周、12周、16周分别进行定量问卷和定性访谈的评估。具体评估内容见下:

(1)定量

1、耶鲁布朗强迫量表(Y-BOCS)

由美国Goodman等编制,是目前国际上最常用的强迫症状评定工具,主要用于评定强迫症状的严重程度。该量表评定方法简便,标准明确,便于掌握,对强迫症的评定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实用性强。该量表总共包括10个项目(5个评估强迫思维,5个评估强迫动作),每个项目采用从0(表示没有症状)到4(表示症状非严重)的5点评分。

2、症状自评量表(SCL-90)

该自评问卷是有Derogatis(1975)在不适量表的基础上编制而成,90个项目囊括了广泛的精神病症状学内容,反映了9个方面的症状:躯体化、强迫症状、人际关系敏感性、抑郁、焦虑、敌对、恐怖、偏执和精神病性。采用5点计分的方式来考察患者症状的严重程度。能够评定个体一段时间,通常是一周的主观感受。该量表是目前国内应用最广泛的心理健康评定量表之一,可以简单有效评定地个体的总体症状情况,也是对非临床样本的强迫症状进行研究的主要评估工具之一。

(2)定性

主要针对团体成员对团体的接受度和满意度进行评估,包括团体对患者的各方面的影响、团体氛围等方面进行定性访谈。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阳琼
阳琼 主任医师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 精神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