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加号那点事儿?

闫俊 主任医师 北医六院 临床心理科
2013-10-18 19925人已读
闫俊 主任医师
北医六院

最近在门诊被痛骂和指责的最多,很郁闷,因为都不是对我治疗技术的指责,多半是因为“加号”。

奇怪自己每天都是第一个到门诊诊室、几乎是最后一个离开诊室,常常下一个大夫在门口等着我离开好使用诊室,甚至周三都要连续工作6个小时在门诊,我咋成了天下最差的大夫了。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临床心理科闫俊
尤其前天是一个学生大半夜发短信给我,抱怨我“对他不公平、不加号还不看他眼睛,不尊重他”;今天一个和我母亲年龄相当的阿姨中午12点钟在我看最后一个患者的时候,冲进我屋子指责我“不仁慈,因为她千里迢迢来不给她加号,也不让她用她公费女儿的卡看病(因为医院实名制,骗保的嫌疑)”。我当时就忍不住愤怒了,我不仁慈,难道大家对我一个小大夫仁慈了吗?!!!!!!!!!!!!!
 
平息了一中午的怒气和悲哀,想——还是干点实事,写点对大家能有帮助的东东吧!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加号——首先不是医生必做的和任务内的。医生每天要看多少个患者,完成多少任务,都是有考核指标的,尤其三甲医院的医生都是人满为患,医生根本不是闲着没事做,而是完成任务都快累的半死了。你啥时候看到美国有“加号”之说,人家都是“预约”,哪里有推开门就可以要求加号之说。加号本身就不是个正常现象,是畸形产物。——所以建议看门诊一定要事先攻略弄清楚每个医院挂号的流程,其实按照流程走,事先预约,号并没有那么难。
 
加号——用的都是医生自己的业余时间。换句话说是医生要在完成国家规定的任务之后才能加。实际就是自己在卖医生自己的命,很廉价的卖(公立医院挂号费用便宜,而号贩子却在剥夺大家的机会)。当然医生愿意卖,患者当然乐意。可是当医生不愿意的话,那也是医生的自由吧。大可不必用什么冷酷心肠、不仁慈而指责吧,最基本我还是个人,我也有私心先多陪家人一些时间、多活2年、想休息、想及时吃不过分吧。——所以建议可以尝试问医生今天是否能够提供加号的机会,让医生看自己的剩余时间和体力而定,别勉强自己和医生,大家都会很累,其实大多数的医生如果条件允许,也会给加的,但是谁没有个病和灾的,医生自己本身也生病啊。
 
加号——提供的是正规资源外的一些途径。所以应该说,诊疗的不细致或者难免疏漏、时间短,都是加号的弊病,医生对此也心有顾虑的,毕竟这样的服务如果出错,自己也是逃不掉责任的。医生当然会很慎重,也请你了解医生不愿意“犯错”。——所以建议还是要争取挂号,正规诊疗,如果和医生之间合作很熟悉,可以利用加号短时间的解决一些临时问题,医生还是愿意帮助的,但是也请谅解这样的加号要互相信任和理解。
 
加号——完全要看医生个人的意愿。相信大家碰到过愿意帮助的医生,也相信碰到过坚决不加号的医生。我以前是个爱加号的医生,因为我的理念是帮一个算一个,能帮上是缘分。但是当年一个网名叫sadfafa(大家可以看看这篇博客“给一位叫sadfafa 患者的致歉书————一个心理医生的表白”)http://m.haodf.com/touch/zhuanjiaguandian/yanjunxin_65608.htm和后面的评论中他再次给我的留言。
他给了我一些忠告,让我有了很多的顿悟。我也在改变自己。——所以也理解,心理医生的职业和其他职业的不同,一个是花费时间,另一个是病友也都希望医生是专心的为自己工作。
 
加号——也会制造很多不公平。随意给某个病友加,还想获得一样的服务,你让那些大清早在寒风中排队的病友怎么说,怎么看。是不是会让大家更觉得让大夫加号碰运气更好,那医疗会造就更多不公平。——建议尽力使用电脑预约挂号,提前预约。
 
加号——带来的也许只有你个人的方便,满足您来了就能看,看了就能走的心愿,而对医生是个耗竭,对其他病友是不公平,更主要的是医院的秩序极其混乱(我最近被从1诊室给“赶”到了7诊室,在走廊的尽头,因为门诊部一再抱怨我的患者秩序最乱,在门口大声讲话、议论疾病和医生,堵塞走廊,这些都给医院增加了无尽的麻烦)。——所以建议如果您获得了加号的机会,按照医生的要求做,不要给医疗带来更多的秩序的混乱,如果没有获得,下次也还会有机会的。
 
所以,我在减少我的加号,在维持一些老患者的基本治疗上我不得已采用了简易的加号,希望他们获得治疗的连续性,不中断时间。但是我不得不对一些素未谋面的病友拒绝。我在诊室门上贴出“请您非请勿入,如何挂号”等等告示,就是想获得您的理解和支持,也想为那些很不容易挂上号的病友提供最好的服务,我真的是已经竭尽所能。
 
所以希望您在听到我拒绝的时候,理解我本人内心是有多么的不安和难受,所以我不敢看你的眼睛,我受不了你恳求的目光,我不是不尊重你,而是我害怕我控制不住自己会责备自己。
 
也希望你听到我的拒绝,不要马上反击我不仁慈、没有良心之类的,我的仁慈和良心让我的白发越来越突出、不再是40岁人的容颜、我说话都要憋气心慌,究竟你要我怎样。
 
我也希望你听到我的拒绝,不要不信任所有的医生,我只是根据我个人的能力安排工作,绝无任何诋毁你和看不起你的意思,因为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我累的都抬不起头,忙不过来而已。
 
愿大家理解“加号这点事”,也能一起共同改善医疗环境。
 
北大六院 闫俊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闫俊 主任医师

北医六院 临床心理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心理咨询 的相关咨询
心理咨询 的相关疾病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