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闫俊 三甲
闫俊 主任医师
北医六院 临床心理科

因为认真,所以活得很累很累,所以别把我当“神医”

因为认真,所以活得很累很累,所以别把我当”神医“

——————不是神医、不是天使、不是救世主,我只是个普通用心工作、很认真和执着的小医生

 

很喜欢电视的我,不知道何时看的电视越来越少,连续剧已经和我绝缘,因为每天根本没有固定的时间可以看。常常偶尔在不同的频道中来回的转换,家人戏称我的电视都被我来回换台而搞坏了。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临床心理科闫俊

一日,在几个频道的来回转换中无一例外的看着类似一幕的上演:镜头中某人换了重病,某人的至亲之人在大声的央求医生“救救她不惜任何代价”,当医生无奈的表情浮现后,某人的至亲之人变得情绪失控,和医生之间的镜头变成了随后的真情体现镜头。通常的镜头是因为某人的至亲是怎样的人而定的,大致规律如下:如果是历史剧,那位又是位高至上的人,则是“治不好杀你全家”“让你陪葬”,只见那太医类的人物磕头下跪,甚至被砍头;如果是家人贫穷,则是苦苦哀求“求求医生行行好,来世给您做牛做马,救救她”,只见那医生之人甩开众人而去,好似完全没有同情之心;如果是还算是比较理智之人,则会问“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之前都没有这样。会不会医生你弄错了”,医生作出无奈之态,不停的专业解释但是很难说的清楚;如果是极度不理智的人 ,则会说“什么狗屁医生,根本不可能”,甚至揪起医生的衣领甚至头发,大声的责骂和叫嚷;如果是万贯家财的人,会说“我有的是钱,你必须给我治好”,恨不得将钞票摔倒医生脸上,觉得这样医生才会努力……

       当然这些镜头都是剧情的需要,也反映着人在疾病之下的无奈,可是镜头下那些无奈的医生们的心情恐怕是无人能理解了。被家人戏称为学医的怪物的我去总是被这些给撼动。医生们的心情有人能理解吗?

      有人会说,反正别人得病,你无所谓。那是因为他不了解一个真正用心、很认真和执着工作的医生不愿去伤害任何一个人,也不愿给任何人一个医疗的“死刑”和“不治”。用心工作的医生是不会 放弃任何一个希望的。因为那个希望不仅是给对方的也是给自己的心的。

      有人会说,你们医生才不会管人死活,只想着病人的钱,没钱不给治疗。那是因为他不了解一个真正用心工作、很认真和执着的医生是用心在工作。能治好你是一个医生的艺术和价值,也是多年行医的心愿和责任。没有一个医生希望病人在自己的手中治疗不好和死去。

     有人会说,你们医生总是那么麻木,只是会告诉人家这些不好,那些不确定,就不能说些肯定治好之类的话。那是因为他不了解医学和医生的工作不是机器和电脑,可以那么去预测程序。医生面对的是个最科学的学科,科学就是你永远不是很明确的东西,也可能之前是对的,而2年后发现是根本不对的。医学也是个逐步摸索的学科,个人的经验和理解也占据很多的比分。这也是为什么医学需要时间去培养一个人。

    有人会说,你们医生总是没有同情心,求你都不行。那是他不了解用心工作、很认真和执着的医生并不需要请求和贿赂。你是我的病人,无论怎样,我们都会尽力去工作;而当你没有成为我的病人的时候,我不能在任何一个条件和环境下就去随便给出建议和医疗行为(涉及生命的除外)。因为用心的和认真的医生知道这样的判断不会准确。

     医生的工作不只是技术类型的工作,它需要甚至10年以上的专业学习;更是一个用心去做和认真的工作,因为很累很累,不用心和认真的人根本做不下去也不会做下去。但是就是这些用心工作的、认真和执着的医生特别害怕心的伤害,所以请不要把我和我的同行当做神医、天使、救世主,大多数的三甲医院的医生都是用心在工作的人,请理解我们。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闫俊

 

闫俊
闫俊 主任医师
北医六院 临床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