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闫俊 三甲
闫俊 主任医师
北医六院 临床心理科

我“羡慕”张悟本

有病友给我真言——当什么医生啊,庸医早赚钱了,我很无语。家人笑我认真,说:你愿意,以你的能力可以当闫悟本。

 

我羡慕张悟本能得到那么多民众的垂青,大家认为他是神医。可是从我医学生涯22年,我知道神医只是大家给予的光环,我不是神医,只是一个小大夫而已,所以我当不了闫悟本。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临床心理科闫俊

我羡慕张悟本能得到2000元的诊疗费用,大家觉得值。可是我大学6年,硕士3年,本科3年,可是我的挂号费用也只是刚刚提到9元,而这9元也不是给我的费用,所以我羡慕张悟本,但是从医多年,良心永在,虽是一个小大夫,但是我不愿出卖良心和医德而挣钱,所以我当不了闫悟本。

 

我羡慕张悟本能获得大家的信任,大家觉得他就能治疗好病。可是我从医多年,知道疾病的无常和知道医疗知识的局限,尤其个体是多么大的差异,我和我的同事能治疗好绝大多数的病人,但是1%也会永远是医疗不能做的,最简单的治疗的风险也会存在。所以我不会吹捧自己,因为我知道我再能也有治疗不好的案例,医疗永远是有局限,所以我当不了闫悟本。

 

我羡慕张悟本可以游离在医疗和法律之外,即使大家有意见大家也还是无可奈何。可是我在医院里,各项政策、法律、法规都在严格的规定一个医生能做和不能做的,就是这一点让大家也许看到的是一个医生的冷酷(如谢绝加号、不挂号不给建议、不能多开药,使用别人的名字不可以看病、看病有时间的限制等等等)。可是大家能理解医生这样做的原因吗?即使这样,我也还是喜欢认真做事,清白做人,我对你也许没有帮助,但是绝对不会害人,所以我当不了闫悟本。

 

我羡慕张悟本可以不用职称、不用学历、不用实践就可以横行天下。而在我们北大六院整体的医生都是博士学历、个个都是老师和科研的人员,在北大博士这样群集的地方,反倒是认真的学习、敬业、没有人吹嘘自己如何,连我的老师崔玉华和舒良教授,我们的院长于欣大夫都是那样的谦卑和好学。他们难道不如张悟本吗?所以有着这样的老师和氛围,我当不了闫悟本。

 

当不了闫悟本,我就是闫俊大夫一个,不是神医,挂号费涨不到2000元,受着各种法律的管理,每天为医疗、教学、研究而努力的一个小大夫。

闫俊
闫俊 主任医师
北医六院 临床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