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闫俊 三甲
闫俊 主任医师
北医六院 临床心理科

患者说我——你怎么那么牛?!

——医学无涯,疾病无边,苦做舟,认真做桨,小心前行!我行医的原则

感谢好大夫给我平台,可以更好的通过网络去传递正确的医学知识和看病知识。我希望让更多的病友和家属了解如何看心理疾病。只不多我个人还是比较幽默,更喜欢用幽默的写法告诉大家怎么做!希望大家能理解和支持这种幽默。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临床心理科闫俊

门诊有时候患者会说——你不就是个大夫,怎么那么牛?!每次听到这种说话,我都很无力和愕然。一个牛的大夫不会在北京靠地铁上下班,也不会早8晚5、5+2、白+黑的工作,也不会谨慎到不愿意轻易的替人咨询和一句话回答问题,更不多累到40多岁就满头白发......

以下是很多人说我牛的场合,大家也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儿?!

场合一,患者推门说“大夫,给加个号”

        我回复:抱歉,我不加号,今天患者满了,看看其他医吧。

        患者:balabala之类的各种加号的理由:路远,好不容易,就想看你...

        我回复:抱歉,加不了了。

        类似的回合数遍,之后就是——你牛什么?你以为就你能看病....

        我真心的表白————我真不牛,不加号是因为工作量已经满了,个人身体也不好,不想被累死。再说加号的时间是挤压个人的业余时间,对患者而言看病也仓促和时间短,对患者也不合适啊。

        我就是想多活几天,看好一个是一个,我不牛啊,我是小女人,孩子妈妈,丈夫的妻子,老人的女儿啊!

场合二,患者推门说“我就问一句话”

        我回复:里面患者正在诊疗,这是隐私,不合适。

        患者:就一句话,您看这个药物合适吗?这个病对吗?您什么时候出诊...

        类似的回合2遍,之后就是——你牛什么?....

        我真心的表白————我真不牛,一个是时间是人家诊室里面的患者的,不好占用给其他人吧。还有这问的也不是一句话的问题啊,问的都是诊疗啊。出诊时间我可以一句话告诉您,问题是到处都张贴着告示,我甚至在门上都贴了告示,这个推门耽误其他患者时间,不合适啊。您愿意心理就诊时被人不断打断吗? 咱也换位思考。

        我就是想把挂上号的患者先照顾好,我不牛啊,照顾这一个诊室,我都快支撑不住了。

场合三,患者看病结束,时间已经到了,“我还有2句情况反应”

        我回复:今天的基本诊疗结束,咱们下次再谈

        患者:就2句话,就2分钟...

        类似的回合数遍,之后就是——你牛什么?....

        我真心的表白————我真不牛,诊疗的信息我相信我都是认真确认过的,否则不敢随意下诊断和治疗;并且您补充给我找个信息,之后我还要分析和处理,这不是几句话的事儿;还有如果您认为情况很重要,进入诊室您就该先说了,否则后说有意义吗。再就后面的人还有时间看病吗?

        我时间不够啊,后面还有患者啊,就算没有我也要回家做饭啊,我不牛啊,我要吃喝拉撒,生病休息啊。

场合四,患者说“这个病,能不能好吧,好,不好”

        我回复:这个要分很多情况,需要走一步判定一步,怎么一边看,一边判定

        患者:有那么难吗...

        类似的回合数遍,之后就是——你牛什么?....

        我真心的表白————我真不牛,最简单的感冒也有死人的,再好的身体也有猝死的,我真的没有能力去判定简单的好不好,我能做的是认真看每一次,做好每一个时段的工作。相反,我最胆小,我害怕您听了好就大意不认真看病,最后埋怨医生胡说;我也害怕你听了不好,就失去信心和努力,最后放弃治疗。我好难啊!

      我是个小心谨慎的大夫,知道医学有很多不能,做医学的人更是有很多不能随意的判定,我不牛啊,我害怕医学的无力和我个人的无力感。

场合五,家属:“您告诉孩子一定能好”“您再给孩子2句话”

        我回复:这个要具体看孩子情况和接受力,不敢随便说话

        患者:鼓励几句有那么难吗?干嘛惜字如今..

        类似的回合数遍,之后就是——你牛什么?....

        我真心的表白————我真不牛,鼓励不是随便给的,因为在部分患者身上鼓励是刀子,是杀人的刀子,比如对于抑郁的患者、无望的患者。有时候看似鼓励一句话恰恰是最苍白,无效,甚至伤人的。

      我是个认真的大夫,做什么完全要看病情而定,随意的鼓励不是真正的心理工作者做的,相信我的工作是份认真的工作。了解心理的工作与其他工作的不同。

      所以,我真不牛,我知道医学的局限和无奈,也更知道医学的无力,更指导医学上救不了自己的家人,下救不了自己。我只是一个医学的小执行者,很认真的,很小心的去执行。

医学无涯,疾病无边,苦做舟,认真做桨,小心前行!我行医的原则。

所以也请您不要用这样的词语误解我。幽默背后都是慢慢的心伤和无力。

谢谢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闫俊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闫俊
闫俊 主任医师
北医六院 临床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