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闫俊 三甲
闫俊 主任医师
北医六院 临床心理科

看病看到崩溃边缘,心理医生也脆弱

看病看到崩溃,心理医生也脆弱
上周五的门诊从早八点看到下午两点,实在撑不住了,低血糖,出汗,心慌,,,,
迎接的是一个家属推门的大骂,说我拿tang,说我不给他一句话的问话,说我不给他加号,说我态度差。说实话,实在是无力气去辩白,实在是没力气解释,只能说我还没有吃饭呢,真的是希望能获得一点点的理解和支持,哪怕是一点点的怜悯,可是扔过来的是愤怒和叫骂,投诉,,,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临床心理科闫俊
很可笑,也很可悲,对一个一贯自认为认真的大夫的投诉是态度不好,这真是大辱。

一个早上的门诊要被这样的场景上演几次,我真的好累,也感觉彼此伤不起,,,而叠加起来的是伤心和挫败。

没有力气和时间的不加号,没有吃饭难受的低血糖,因为认真负责而不愿回答医疗的一句话咨询,这些都成了我态度不好的理由了。
我能怎么办,好希望他能读读我的好大夫网站的博客,知道我的不易,知道我没有你想的那样,知道我忙完门诊还有病房和不断的值班,休假成了奢侈,知道我不是不同情你,而是我先要维持自己的生存,知道我不过是个普通的医生,达不到救人的的佛陀,知道我们的努力下还有机会以后合作。

回家和老公谈到这些,他只能笑笑把我抱紧,说感谢他没给你刀子。我哭了,无奈,无语,,,,
医患间的压力和紧张何时能化解,我只能书写我自己的努力。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闫俊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闫俊
闫俊 主任医师
北医六院 临床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