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姚志剑 三甲
姚志剑 主任医师
南京脑科医院 精神大科

影像检查找到大脑的悲观倾向

https://jlwb.njnews.cn/html/2011-11/28/content_1087269.htm 

金陵晚报2011年11月28日报道:

如今各式各样忽悠人的“砖家”太多,但在临床却有这么一批专家,他们或许并不高调,却在自己的领域中,从临床到科研,处处大放异彩。南京脑科医院精神大科姚志剑

我们的“学科达人秀”栏目,也将为您一一探访江苏省的那些优秀学科“达人”。

姚志剑   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副教授、南京大学和南京医科大学研究生导师,南京神经精神病学研究所副所长、南京脑科医院精神二科副主任,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和江苏省医学重点学科(精神病学)学术带头人、学科副主任。江苏省医学重点人才、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中青年科学技术带头人,入选江苏省“六大人才高峰”工程。

年关又到,抑郁焦虑高发。在检视自己的心情是否健康的时候,南京脑科医院主任医师姚志剑的研究却证明,抑郁症发生和你的大脑工作模式有关。就是因为大脑功能区域的激活模式出现问题,导致许多抑郁患者的悲伤无法自拔,难以感受到丝毫喜悦。

□金陵晚报 通讯员 徐晓蓉 本报记者 朱菁菁

影像检查找到大脑的悲观倾向----看到开心的大脑“不动” 看到悲伤的大脑“多动”

一旦患上抑郁大脑对笑容“反应迟钝”

咱们都知道,患上抑郁的人首先就表现为情绪低落,心情差,不开心。可为什么抑郁的人心情总是那么差呢?单纯因为他们“想不开”吗?

姚志剑告诉记者,在心理学研究中,认为抑郁症患者存在负性认知模式,通俗来说就是,同样一件事,他们做出的评价总是消极的,比如对让人振奋、愉悦的信息不敏感,对让人不快的、痛苦的信息却总能接受甚至更加敏锐,这种情况下,人的心情要好也难。

不过,这种认知模式的差异到底是纯粹的“个人视角不同”,还是存在一定的器质性基础呢?这就是姚志剑他们研究的对象了。

姚志剑所带领的课题组,选择了功能核磁共振作为研究的方法。因为当大脑某个区域被激活、开始工作时,该区域的血流往往会增加,而功能核磁共振可以捕捉到这样的变化,从而对大脑的功能区域、激活情况进行捕捉,来帮助发现一个人在干某件事的时候,大脑哪些区域被激活,哪些区域又参与其中。

姚志剑给一些抑郁症患者和正常健康人分别看了一组动态面部表情识别图。这些表情包括喜怒哀乐等等,不过大体来说可以分为正性和负性。比如喜悦、面带笑容的表情,就是正性的;相反,一些愤怒、痛苦、悲伤的表情则属于负性表情。

在功能核磁共振的捕捉下,姚志剑他们发现了抑郁症患者和正常健康人的差异:比起健康人群,抑郁症患者在看到正性表情时,大脑内感知面孔和情绪调节的脑区活动能力减弱;而一旦接触到负性表情,抑郁症患者的大脑内会出现广泛而强烈的激活。通俗来说,就是看到高兴的表情,大脑反应迟钝视若无睹;而看到让人不快的表情,大脑却敏锐兴奋得做出了反应。“在这种情况下,抑郁症患者对于令人喜悦的事情的感受能力减退,而对令人不快的事情感受性强、受到的冲击大、受到的影响更久,也就可以得到解释了。”

为了进一步检验这一点,姚志剑等人又比较了抑郁症患者治疗前后的情况。在进行有效的抗抑郁治疗后,抑郁症患者对于悲伤表情的识别变化不大,但对于喜悦表情的识别能力有所改善。

抑郁改变大脑 海马萎缩灰质会变松

“其实这再度提示我们一点,就是抑郁症背后可能是隐藏了一些大脑功能甚至器质方面的基础的。比如大脑的异常活动,让当事人丧失了感受愉悦、获得快乐的能力,而长期陷入负性情绪之中。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不只是要通过家人朋友的帮助、专业人士的心理治疗来改善,可能也需要借助一些药物或者物理治疗的帮助才能有更好的效果。同时,值得关注的是,即便经过治疗改善了抑郁症患者的症状,但是他们的负性认知模式并没有被消除,比如他们对于悲伤表情的过度感受现象变化就不大,这提示医生,即便一些患者经过治疗、症状消失,大脑的功能也还需要继续维持治疗,才能真正完全恢复,而这个研究也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评估和检验患者的病情以及治疗的效果。”姚志剑告诉记者。

除此以外,姚志剑等人研究还显示,抑郁症患者、特别是反复发作、重症抑郁的患者,大脑结构组织上也会出现差异。

姚志剑告诉记者,“很多影像学研究已经证实,抑郁症患者的海马会出现萎缩或密度降低,不过有的研究结果为单侧萎缩,有的则认为双侧均存在且可能不对称。”

海马是边缘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情感调节、记忆活动中起重要作用,参与情绪的控制与反应。特别是抑郁症患者在情绪认知处理过程中,海马激活增强,会倾向于检索负性记忆体验,通俗来说就是老让人想起不愉快的事情。这些都和重症抑郁的发生密切相关,导致患者即使遭遇轻度悲伤的表情也会激起负性的记忆。

此外,额叶大脑的高级认知功能区域,是调节情绪的关键部位之一。而大脑表面的灰质是中枢神经系统神经元胞体集中的地方,可以说是神经中枢,起支配作用。在抑郁症患者中,大脑额叶的灰质密度也会发生改变,这就可能引起抑郁症患者的一系列脑功能活动(包括认知功能)的变化。

“当然,抑郁患者的这些改变虽然存在,但经过有效治疗后,可获得一定程度的改善,具体改善程度与患者的病程有关。但如果复发次数较多,对于恢复的影响就比较大,损害属于不完全性可逆,不排除对今后的大脑功能带来一些影响。”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姚志剑
姚志剑 主任医师
南京脑科医院 精神大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