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针灸名人典故

冶尕西 主任医师 宁夏中医医院 针灸科
2018-07-08 159人已读
冶尕西 主任医师
宁夏中医医院

李东垣奇思治眩晕

“凡治上焦,譬犹鸟集高巅,射而取之。”这是《名医类案》中介绍金元四大家之一李东垣治疗疾病时用的思维方法之一。当时,有一年近七十的官员患病,正值春间,病人面目紫红,象饮醉酒一样,痰粘稠,时时眩晕,如浮在风云中一样,又眼视物不明。李东垣诊后认为是下寒上热症,想用寒凉的药物进行治疗,但是考虑到病人年高体弱,怕出问题,就想起学医时老师张元素对他说过的话:上焦的疾病,就象群鸟聚集在山顶上一样,要用射箭的方法才能取到。于是,他就在病人的头部前边两眉处用三棱针点刺二十余下,放出一些血。片刻,病人就觉得头目清爽,一点痛苦都没有了,并且从此以后再没有发作过。可见,人毕竟是自然的产物,自然界的道理也是人体的道理,如果我们在临床上遇到难题,而在以往的经验中,从医学资料中,从老师教诲中找不到问题的答案时,我们或许能从自然界的原理中,从自然现象中,从自然规律中找出问题的解决办法。故,为医者贵在变通,不能墨守成规,执一漏万。

秦鸣鹤点刺愈头痛

唐高宗患头晕的毛病,发作时眼睛看不见东西,当时的侍医张文仲和秦鸣鹤讨论病情后上奏说:这种病是属于头风导致的气血上逆,需要在头上点刺出血后才能治愈。当时,高宗皇帝很宠幸武则天,所以武则天也很专横,听了二位医生的话后,大发脾气,说:皇帝的身体怎么能用来放血呢?说这种话的人应该拉出去斩了。二位医生听了后很害怕,就立即跪下来向高宗皇帝请求。高宗皇帝还算是一个相对开明的君主,说:这是医生们议论疾病,怎么能算是有罪呢?何况我头晕得实在不行了,不妨让他们一试。于是,秦医生就在其头部刺了一针,放出几滴血。刚刺第二针时,就听到高宗皇帝说:我的眼睛已经能看到东西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武则天就从后面的帘中反复拜谢说:这真是上天赐给我们这么好的医生啊。于是就重重地赏赐了二位医生。

韩贻丰针术通神愈顽疾

有不少的疾病并不是因为不能治疗,而是因为有不少好的治疗时机被病人自己错过了。一方面,是出于对医生医疗技术的怀疑,另一方面对于医生的治疗方法不理解或者有所担心。因此,就把治愈的机会丧失了。这些患者中,大部分往往是一些医疗条件比较好的人。因为他们选择医生的机会多,所以,总是想选择一种没有痛苦安全速效并且没有副作用的万全的办法。其实,这样的办法到哪里去找呢?因此就会错过。这种事情古今都有很多。

韩贻丰是一个县令,他对于针灸很精通,从政之余往往为别人看看病,在当时很有医名。清代名医魏之秀在其著的《续名医类案》中多次提到他从医的事迹。他曾经为当时的司空徐元正治病,当时徐的症状很重,满面浮肿,口角流涎不止,说不出话,双腿沉重得不能迈步。韩为之诊脉后说:你这种病非得用针灸治疗不可。于是就让他的孩子来拿来蜡烛,举手欲在其顶门上用针治疗,徐公及其儿子、孙子们都很担心害怕,说:这里怎么可以用针和灸来治疗呢,一定会很痛苦吧。韩贻丰因为是经验丰富,就坚持要为之治疗,但是终究没有同意他的意见,就很遗憾地离开了病人。过了不久,徐公家人从其它途径闻知韩公医术精湛,针术通神,自己也知道用别的方法是没有用处的,于是就又一次去邀请他为自己治疗。韩公给他的百会,神庭,肾门,环跳,风市,三里,涌泉等穴位其针了二十一针,没有针灸时,病人还以为不知道会有多痛苦呢,及针刺完后,感到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连声赞叹,认为是最好的效果了。周身的疾病,好象一下子都突然消失了。如果患者及其家属不能第二次去请韩公为之治疗的话,恐怕永远都不会遇到这样的医生,并且,徐司空的余生也只能在病榻上度过了。

孙思邈皓首研经络

被尊为“药王”的唐代大医学家孙思邈,在临床上针药并重。但他起初并不在意针灸的作用。后来在临床实践中认识到针灸的妙处后才开始重视,宋.高保衡称他:“苟知药而不知灸,未足以尽治疗之体,知灸而不知针,未足以极表里之变。如能兼是圣贤之蕴者,其名之良乎,有唐真人孙思邈者,乃其人也。”可见他对孙思邈的这种学术思想评价之高。孙是当时德高望重的医界先辈,有人送给他看当时的一位名家甄权著的《明堂人形图》,他当时对于针灸及经络并不是很精通,所以也就对这本书不当回事。当时有深州的刺史成君卓突然得了急性的咽喉炎,颈部肿大得很严重,喉中闭塞,连水都不能饮下已经三天了,就告诉孙思邈,孙想用药物已经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因为饮水都进不去,所以就请甄权来为之治疗,当时甄权就在成君卓的右手次指端的商阳穴上刺了一针,约有吃顿饭的时间,气息已经通畅了,第二天饮食谈吐一如正常时那样。可见针灸及经络学说之神奇了。孙在其一百岁后曾感慨地说:“吾十有八而志学于医,今年过百岁,研综经方,推究孔穴,所疑更多矣。”从这段话里,一方面可以看到经络学说的博大精深,而另一方面也能看出孙思邈作为一代名医,皓首穷经的精神不愧为医界千古楷模。另外还能看出他作为一代医家的博大胸怀,自己用药物没有什么好方法,而能够推荐位在自己的盛名之下的甄权去为患者治疗,正与他自己在《大医精诚》里说得一样:不作“功夫形迹之心”,不考虑个人名誉得失。真可谓名符其实的“苍生大医”啊!这难道不值得我们今天的医务工作者们仿效吗?!

徐文伯泻三阴交下胎

话说徐文伯,是徐道度的儿子,曾做官至南齐东莞、太山、兰陵三群太守,也精通父业,擅长针灸。宋明帝年间,一宫女患腰痛连心,发则不醒人事,众多医生都诊断为“肉症”,文伯却诊断为 “发瘕”,并令人给宫女灌了香油,宫女服香油后吐出丝缕头发状东西而痊愈。

  更为叫绝的是,宋后废帝时期,一次,后废帝与文伯同游,恰好碰上一孕妇,略知脉学的皇帝诊脉后认为该孕妇怀的是女孩,文伯诊后却说:“腹有两子,一男一女”。性情急躁的皇帝便泯灭人性地要剖腹进行验证,文伯赶紧阻止说,让我用针灸,她便可分娩。后来经徐文伯泻足太阴、补手阳明后果然分娩出一男一女。此处泻足太阴是指泻三阴交穴,补手阳明是指补合谷穴。

  从此则故事我们可以了解到,在南北朝时期,针刺用于堕胎、催产已有相当经验。

转自:北京积水潭医院... > 熊大昌 >好大夫文章!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冶尕西 主任医师

宁夏中医医院 针灸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