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萌_好大夫在线

叶萌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 心理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8

在线问诊量 6786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叶萌

叶萌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论文精选

强烈推荐《见字如面》--生死篇

发表者:叶萌 4322人已读

《见字如面》第二季已于12日在腾讯视频上线,携手Kindle,用书信打开历史。节目组历时9个月,精挑细选了70多封信件,时间维度宽广,写信人身份各异,但每一封信背后,都是鲜活的个体命运和时代风物,是生活智慧和精神气节。

节目取英文名Letters Alive,写信的人与其所处的时代就此复活。

见信如晤,声息可辨,纸短情长,意在言外。对于一张纸来说,这些信所承载的真实的故事和情感都有些超重,重读它们,便不再是简单地向传统书信形态的致敬,更重要的是,它让“文字”和“阅读”有了更宽广的维度和意义——直视信笺背后的双眼,也直面自己的内心,认知人性和历史,回归常识。

第二季时长从60分钟延长到了90分钟,并且为每一期节目都设定了一个主题,涉及爱恨生死,世相众生,古韵和先锋,传承和生长,忠义和背叛等。

第一期的主题是“生死”。

周迅、赵立新、归亚蕾、李立群、黄志忠5位演员分别演绎了6封跨越了不同时代的信件,从明末清初到民国时期,再到当今社会。有灾难后劫后余生的家信,有老人写给儿子儿媳叮嘱自己想要体面地死去,有父亲写给自杀的儿子的信,也有兵荒马乱的年代,儿子写给父亲的信……

生生死死,力透纸背。

我们都知道泰坦尼克号的惨剧,在中国也有一次泰坦尼克号式的悲剧,这艘沉船的名字,叫太平轮。。《现在我眼睛一闭上,就觉得身体漂浮在水里,渐渐往下沉,往下沉。”站在方寸舞台上,周迅缓缓读起太平轮沉船幸存者的家信,中途停顿许久,默默落泪。周迅演绎了这次船难的幸存者周侣云,在灾难的第二天写给父母亲的家信。

时局动荡的1949年1月27日,由上海开往台湾基隆的太平轮,因夜航超载被撞沉没。船上932人遇难,仅38人生还。那一天,是农历腊月二十八。除了像周侣云和表哥这样的三等舱船客,船上也不乏政要商贾,社会名流,包括袁世凯之孙袁家艺、音乐家吴伯超、刑事鉴定专家李昌钰之父等。

家信寥寥数语,却储存了关于灾难的详细记忆:幸存者如何一寸一寸接近死亡,又如何与死亡擦身而过。

“我们觉得脚下全是水,忽然水到半身,再忽然,船就完全沉下去了……”“我只觉得身体往下沉,可以听见水从耳边滑过的呼呼的声音,好像身体被夹在什么东西里,水不断地从嘴、鼻子、耳朵进入肚子,我想,什么都完了。”

然而劫后余生的基调,不一定是喜悦。

梁文道说,幸存者往往有一种罪疚感,为什么活下来的是我,别人却死了,那种压力是巨大的。周侣云获救上岸,会游泳的表哥却没能生还,女孩见到舅舅的时候,正是周迅落泪的地方。

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一个时代,太平轮只是时间长河里家国历史的缩影,人们无法选择在何时出生与死亡,生死凉薄无常。我们在信的这一端,凝望68年前动荡时局里的那场海难和周侣云。

节目中,也有老人对死亡和体面的理解。79的琼瑶在写给儿子儿媳的信里说,“帮助我没有痛苦地死去,比千方百计让我痛苦地活着意义更重大。”这封信经由同样年过70的归亚蕾来读,显得那么的平和。

《最好的告别》一书中,也曾探讨过相似的话题。人类的医疗技术飞速发展,即便如此,科技还是无法让人类摆脱死亡。囿于各种牢不可破的习俗、对生死的迷思和伦理道德的束缚,很多病人在生命最后的时间里,只是插满各种维生的管子躺在医院维持生命,不能说话,无法和爱的人好好道别,更不用再谈体面。

人们常常忽视了,医疗的意义或许不在于通过延长寿命的方式来对抗死亡,而是在于让人们好好地活着。当一位老人平静地说出“时候到了,不必悲伤,为我欢喜吧。”此时此刻,我们又该如何面对生死?

节目中,有黄春明写给儿子黄国峻的信,“我知道你不回来吃晚饭, 我就先吃了。妈妈总是说等一下,等久了,她就不吃了。”“我到今天才知道,妈妈生下来就是为你烧饭的。现在你不回来吃饭,妈妈什么事都没了。”字字都是陈述事实,无一字煽动情绪,却字字锥心,满溢伤痛。

有陈难写给美惠子的信,家仇国恨当前,仍对敌人满含同理心,人人都是战争的受害者。

有吴三桂写给被俘父亲的信,“既然你不能做忠臣,儿子就不能做孝子”,评价一个人太容易,这封信让人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吴三桂。

有身患白血病的儿子李真写给母亲的信,“情之厚如斯,百世不足还”。

《见字如面》第二季开播,看得网友们泪流满面,未经修饰的书信里,我们看到的都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朴素、真实。仿佛能看到一个个放大的人形剪影,投射在巨大的时代背景,以及死神的阴影之下。

生生死死,是永恒的主题。既然出生和死亡都是必然,那么正如79岁的琼瑶所说,人们“为什么会对‘诞生’感到喜悦,却为‘死亡’感到悲伤呢?”这些看似并不相干的陌生人的故事里,写信者,读信者,听信者,穿越时间,在生死面前感同身受,与其说这是文字和书写的力量,不如说,是共同的情感和认同感赋予了文字以力量。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7-09-15 13:09

叶萌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叶萌大夫

叶萌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叶萌的咨询范围: 抑郁症、失眠症、精神分裂症、强迫症及各种心理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