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叶晓明 三甲
叶晓明 主任医师
福建省泉州市第一医院 耳鼻咽喉科

今生几多愁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这词直抒胸臆,一语道破了我的天机。近来突发妙想,想写一点多愁善感的文字。本来我以为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寻摸点悲情愁绪的事应该是信手掂来瓮中抓鳖一抓一大把。可搜肠刮肚绞尽脑汁竟然没找到一点愁滋味?真真可笑的是我这一把年纪竟然干出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青涩少年的青涩事。实在是贻笑大方羞愧难当。福建省泉州市第一医院耳鼻咽喉科叶晓明

    可我总有点不甘心失败,最终还是让我想起来一些让我痛苦让我忧的陈年往事。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小学三年级时和同学王峰堵了农大搞科研的蜜蜂窝犹如捅了一个马蜂窝。农大的报警惊动了学校惊动了校长惊动了我们全家,对于我更是如晴天霹雳直接被吓傻了。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好奇一次游戏竟然是违法犯罪行为。让我足足有一个星期茶不思饭不想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几近崩溃的边缘。多亏当时大脑几乎停摆完全一片空白不知所措就如一具行尸走肉没了知觉。真不知那一周是怎么过来的。现在想起来都还有点后怕,如若像今天的有些青少年动辄轻生我当年的处境唯一的出路就是自杀。我真要感谢当年的愚昧无知挽救了革命挽救了我。

    第二件让我忧心忡忡压力重重的就是从小学就开始的没完没了的填写各种审查表。其中家庭出身一项就是造成我痛苦不堪的罪魁祸首。因为虽然我父亲14岁就参加新四军抗日救国,可我爷爷的破落地主身份却压得我们全家喘不过气来。父亲为此一生未敢回家乡看望爷爷甚至爷爷驾鹤西去都不敢为之送行,这不能不说是人生的奇耻大辱!可未经历那个疯狂年代的人是无法理解这些的。我记得第一次填表时老师严肃的要求认真填写特别强调出身一栏要如实填写决不允许对组织有所隐瞒。我听到老师如是说让我如芒在背如坐针毡,脑袋“嗡”的一声似乎大了八倍。

    可想而知,此刻手中的那支笔犹如孙悟空的金箍棒有千斤之重。“革命家庭”四个字的每一笔划就像捅向自己心脏的一把把利剑刀刀见血。虽然当时有规定早期参加革命的出身不好者可以填写革命家庭,但我认为那是自欺欺人的掩耳盗铃。这四个字一出同学们自然就知道我出身不好,更何况革命造反派早已把走资派父亲的家底抄的满城风雨了呢。这样的折磨和煎熬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当时的感觉就是你越怕,它就越来反反复复没有尽头。

    第三件让我痛苦不已忧愁万般的就是写作文了。小学时怎么写的作文我真的记不清楚了,似乎经常被姐姐代笔,真有今日韩寒之嫌。竟敢和现今当红之文豪相提并论真恬不知耻之极也!顺便说一声我是很崇拜韩寒的,他的文章我也喜欢,管他谁写的,英雄不问出处吗。方舟子我也喜欢甚至崇拜所以希望他们二人是学术争鸣而非互相攻击最好仅仅是一场误会。我尊重你们,你们也值得尊重。让文人相轻见鬼去吧。

    在中学时期我的作文是一塌糊涂一败涂地。什么叫胸无点墨空空如也我的体会是太深刻了刻骨铭心。每次面对作文题目我都是大脑一片空白。每一句每一字就如同在无边无际的大沙漠里寻找水滴毫无边际好不迷茫。凑足一篇三五百字的作文要耗费九牛二虎之力使出浑身解数。有时被折磨的就像一头闯进火烧阵里的疯牛毫无方向的四处乱撞四处碰壁。所以后来老师一布置作文我就认为这是逼我撒谎逼良为娼。

    面对高考作文又着实被折磨了一把。其实我对于写作文已经产生了心理恐惧,应该是一种病态。就是每当看到作文题目就会极度紧张,大脑一片空白。对于这场决定人生的重大考试更是难逃厄运,我足足头蒙了有十分钟看着考卷呆若木鸡。监考老师都看不下去了,几次提醒:个别考生注意了,抓紧下笔了。后来我才意识到是说我呢。高中毕业三年了就没有写过一字半句,此刻真是不知从何下笔。最后在焦灼万分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急中生智其实是饥不择食想到了我平时唱的那些革命歌曲中的歌词。我就七拼八凑东挪西借堆了几十个句子凑了几百个字。终于熬到交卷时间我如释重负走出考场同时也丧气到了极点。那种挫折和失败感让我羞愧难当无脸见人无颜见江东父老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当时我想老师能给分就不错了如果超过10分应该是奇迹。没想到竟然是42分的“高分”!(满分100)太出乎我的意料了。阅卷老师太给力了,给了我一个如此大大的惊喜!仅此一斑可见我的文学功底。

    成年后确实有很多次的挫折逆境及遭受周围卑鄙小人的算计,也会有郁闷和愤怒。但我能够很快的把这些负面因素迅速转化成为加速自我成长成熟的催化剂和正能量。更为可喜的是事后我是以一种感恩的心情面对这些经历面对伤害我的人。这种感恩绝对是源于本能发自内心绝不是矫揉造作虚情假意的作秀。因为经历这些人和事丰富了我的阅历、拓宽了我的人生、明白了很多道理、悟出了生命的本质、看清了很多肮脏的灵魂。生活本来就像原材料经过加工配色煎炸烹炒就变成了一道道五彩斑斓色香味俱佳的佳肴美食。生活因此而丰富多彩完美无缺,你怎能不心怀感激充满感谢难抑感恩之情呢。所以你必须展现出最美好的人生来回报他们。

    通过这一折腾,我又悟出了一些道理。这写文章和个人性格心态是有很大关系的。乐观豁达者就很难写出悲剧色彩的东西来。这可能仅仅是针对我流之辈这些业余都不入流的所谓文学爱好者而言。对于那些大家大师们来说写什么都是信手掂来一挥而就的小菜一碟吧。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我真想体味一下这样的感觉,希望在下一段人生路上让我尝一尝这种滋味。但愿天凉好个秋在我生命的秋天来临。

                                                     2013.6.4.

 

叶晓明
叶晓明 主任医师
福建省泉州市第一医院 耳鼻咽喉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