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叶晓明 三甲
叶晓明 主任医师
福建省泉州市第一医院 耳鼻咽喉科

腰肌劳损

由于自幼酷爱乒乓球运动,我早早就落下一个腰痛的毛病,经过医生检查也没发现什么大问题,就怀疑是腰肌劳损。印象最深的是从1976年在卫校的实习阶段查房时站立超过半小时就会出现腰痛。而且随着时间的延长疼痛会逐渐加重,最后达到一种腰部就像裂开的那种剧烈疼痛。一到这时,我就尽可能靠近病床让身体的某个部位靠在床边或床栏上,让身体姿势稍作调整,改变一下重心,就会大大减轻我的腰痛。而且这样做时还不能让查房的主任们发现。偶尔几次被发现遭到过批评,说我没有站相。我只好默默承受从不辩解。福建省泉州市第一医院耳鼻咽喉科叶晓明

 

慢慢我总结出我的腰痛规律:第一查房站久了就会腰痛,第二走路过长或逛街时会疼痛;第三干一些比较重的体力劳动时也会腰痛,特别是干完后疼痛明显。但很奇特的是我打乒乓球时从不腰痛,有时腰痛打打乒乓球反而就不痛了。年轻时我经常是四五个人轮流上阵一打就是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为什么我的腰就不痛。分析其原因:可能是我在兴奋和神情专注的状态下,人体会分泌一种镇痛因子,让我暂时失去疼痛感。

 

对于我的腰痛病,我从未进行过任何治疗就这么断断续续跟随了我几十年,也没有明显的变化。直到2005年有一个下咽癌的患者要求请上海专家手术。我就请了董教授。手术中我做第一助手全力予以配合,再次体现了“最佳第一助手”的默契。因手术时间较长,而且我大多时间都弯着腰。结果手术后引发了我的腰痛。而且从间歇性转化成为持续性,不论什么情况,什么姿势都疼痛,在变换体位时更加疼痛难忍。脊椎检查未发现什么异常,最终还是诊断腰肌劳损。我曾一度担心我这条老腰就这样废掉了。最初选择了理疗。是老母亲提出的这个治疗方法。就是用食盐2斤左右炒热后装在一个用毛巾做的布袋里,放在床上,我躺在床上腰部就压在盐袋上。开始那种热敷的感觉还不错,但时间一久腰部就会被灼热的盐袋烫的皮肤生痛生痛的难以忍受。几度被烫伤脱了几层皮,还外带烧坏了几条毛巾和床单,结果是腰痛未见明显好转。

 

这样我就放弃了这种治疗,然后我给自己设计了一套量身定做的综合治疗方法:冥想(腰肌在慢慢重新生长恢复)、暗示(疼痛消失了)、放松(让腰肌处于松弛状态加心理放松)、柔和运动(太极一类的运动)、轻轻按摩(以不痛为度,拒绝按摩师那种强力按压)。而且在我办公室的椅子靠背上加了一个软垫。一年之后竟也奇迹般的恢复了。而且那种间断性腰痛也明显减少了。其实这种病痛是很常见的,特别是腰肌劳损。虽然病不至死可又严重影响生活工作,所以一经确诊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正确治疗方案至关重要。其结果证明这一治疗方案是我康复的最佳选择。

 

2012.12.22.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叶晓明
叶晓明 主任医师
福建省泉州市第一医院 耳鼻咽喉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