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丰
张丰 副主任医师
北京美和眼科诊所 小儿眼科

跨越上万公里,我为什么来到了全球顶尖的摩纳哥学术大会

WechatIMG483.jpeg

2018年4月7日,摩纳哥,天气晴。北京美和眼科诊所小儿眼科张丰

今天我的同学在微信里问了我一个问题:作为一名小儿眼科医生,为什么要跨越上万公里来到摩纳哥参加学术大会?

算起来,从北京到摩纳哥,飞行时间16小时,长时间的飞行让我们一行人在下飞机的那一刻,都头昏脑胀,手脚麻木。可是,从我和于刚主任决定开始创办美和眼科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把最顶尖的技术、最好的服务带给患者,就算这一两年的时间里,我们熬得头发又白了几许,也愈发消瘦。

创业一日,人间几年。

前段时间接受记者苏原的采访(详见下期文章:《张丰:儿童眼科微创整形创新者》),对于医生创业这件事情,打心眼里,我是觉得快乐的。

儿童眼科需要精进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美和正式运营到现在,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在我们专家团队、视光及护理团队的不断努力下,我们有了长足的进步,看着线上线下患者的反馈,墙上越挂越满的锦旗,在适当肯定自己、鼓励团队之后,在很多个深夜里,我和于主任都在冷静地思考:如何才能把儿童眼科做到极致?

让自己专注在一个领域精益求精是培养医疗技能的必经之路。但是与此同时,当我们在一个领域中有一定作为之后,还需要从其他学科或者新的领域中寻找新的知识和思想的养料,来充实和启发我们所精研的领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也是为什么我和于刚老师不顾长途跋涉的辛苦,也要来到摩纳哥参加学术大会进行“头脑风暴”的原因。

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坚持儿童眼科手术要选择最佳的手术时机?因为在多年的行医过程中,我们深知视力对于儿童的重要性。

从功能上讲,一个患上睑下垂的儿童,如果早期手术可以保证孩子的视力尽可能少地被下垂的眼睑影响;而对于一个患上睑下垂的成人,如果是重度下垂,他在生长发育中,视力一定会受到影响,成年后手术只能解决其外观问题。

在临床上,我们见到了很多复杂上睑下垂的案例,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家从广东来求医的患者。父女俩都是重度小睑裂综合症,睑裂只有韭菜叶宽度,约摸40出头的父亲坐在诊室里,紧紧地把5岁的女儿抱在怀里。

“张院长……”

还未开口,孩子父亲的眼泪就下来了,不谙世事的孩子面无表情的把玩着手里的玩具,她身后的大山呈现出了柔软的一面。“我在镇上,乡亲都叫我‘怪物’,他们说‘求求你,不要出来吓人了’……”,回忆起这些残忍的记忆,孩子父亲不禁哭出声来。

我把孩子接过来抱在怀里,让她靠在我的肩头,没有回头看她父亲,我想用这样的方式,留住父亲在孩子眼里的坚强与尊严。

孩子父亲告诉我,女儿由于先天性重度眼疾缺陷,非常自闭和孤僻,很少出去和小朋友交流,他希望能尽快安排女儿手术。从自卑里走出来,不想让女儿再活在自卑里。

人对自体形象认知始于3岁,患有先天性眼睛畸形的儿童从3岁开始意识到自己面貌的缺陷,关注周围人对自己的看法、态度,并在心理上产生一系列副作用。

过去医生手术更多的是注意到美容效果,一般要推迟到7岁后手术,我们和北大心理学专家的一项研究发现,孩子3岁是心理发育的关键期,3岁的孩子已经有美丑的意识。


WechatIMG484.jpeg

(小睑裂综合症患儿)

眼睛的畸形,严重影响了孩子的心理发育,为了把畸形造成的心理负面影响降低到最小程度,我建议患有上睑下垂宝宝的家长和医生共同决策,在3岁左右为孩子选择合适的手术时机。

国内眼整形专家对于上睑下垂手术时机的一致观点:上睑下垂的手术时机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以前整形专家认为上睑下垂可以在12岁以后手术,儿童眼科专家认为上睑下垂应该在很小的时候手术,国内专家意见是不同的。

我们国家眼整形学组的组长范先群教授,专门组织国内的专家进行了长达三年的南北专家辩论会,最后国内的整形专家一致达成共识,上睑下垂手术原则是:中度和重度的下垂,3岁手术是最佳时机,如果合并弱视,斜视和重度下垂的孩子,1岁左右手术;超重度下垂的孩子应该越早手术越好,3岁手术的主要根据是两条,第一、3岁是孩子视力发育的敏感期,如果错过了这个时期;第二、弱视治疗会很难,视力发育也会非常难恢复。

后来这个宝宝,我们为她安排了两期手术,同时做了内眦成形术和上睑下垂矫正术,手术后孩子的外观得到了很多的改进,人也活泼了很多,我们还请了北大心理学专家给孩子做了心理康复指导,我们希望在孩子上学之前,自卑和自闭能够逐渐好起来。

我还记得手术后第二天当我给孩子打开纱布的时候,孩子的父亲和母亲都流下了眼泪。孩子的父亲把我拉到一旁,让我仔细看他的双眼:明显的瘢痕、外翻的下睑,我似乎看到了这个父亲在生活和工作中的无奈和艰难。

“我已经做过三次手术了”

孩子父亲做手术大约20年前,那个时候由于医疗水平的限制,手术后并没有改善他的外观,加上后来孩子出生后也发现是小睑裂,他把所有的积蓄都用来给孩子治病。

“您……您能不能给我再做一次手术?”

孩子父亲对我提出他心里的渴求,中国有句古话叫: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任何一个年龄阶段的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利。

面对他的请求,我沉默了。

其实美和眼科开业至今,我有过很多这样揪心的时刻。

WechatIMG479.jpeg

(我和于主任在摩纳哥学术大会)

我的创业伙伴于刚老师从1981年开始从事小儿眼科工作,治疗的上睑下垂、小睑裂综合、下颌瞬目的患儿成千上万。美和眼科创业开业以来,随着患者口碑的不断传播,很多疑难的上睑下垂、下颌瞬目综合征,小睑裂综合症的患者找到我们,有些患儿甚至是在外院做了2次、3次手术,手术失败后需要修复,面对越来越多的疑难、复杂的病例,我们觉得越来越无奈,越来越难以下手。

在国内目前对于上睑下垂儿童手术后的眼型、内眦角的宽窄设计并没有明确规定,很多医生只是要求把上睑下垂的患儿眼睑提起来就可以了,手术缺乏美学的考虑和设计,并没有考虑到孩子长大后的外观,但是我们更希望从美的角度来进行病理性的手术修复和治疗。

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家长手术前提出要求,希望手术帮孩子做成大双眼皮、“欧式眼”、“丹凤眼”、“芭比眼”、“杏核眼”保留孩子卧蚕等等关于更多的美容外观的需求,来摩纳哥其实是我们团队这2年多的时间里第三次出国深度考察:AAO美国眼科年会、欧洲眼科年会,加上此次摩纳哥之行,我们不断地走出去、请进来,是因为我们需要引入更新儿童正畸和整形的新理念、新观点,用更好的技术去解决患者的需求。

WechatIMG480.jpeg

(从左起:Charles Cheng教授、于刚主任、我

我们在摩纳哥和加拿大著名的医疗美容专家Charles Cheng进行了两天长时间的交流,围绕眼部整形的全新理念和国际领先手术术式进行深度探讨。

WechatIMG500.jpeg

(于刚主任和Charles Cheng教授)

我曾经和我的老师于主任讨论,在他从医36年的时间里,一直以儿童视功能为着力点,并为之不断地努力着。在把上睑下垂手术做到极致之后,我认为应该以视功能和外观美为双重砝码,在儿童生长发育中,给孩子最好的手术治疗效果。在完成病理性手术治疗的同时,辅助美学外观治疗,达到一箭双雕作用。

孩子在接受深度镇静进行上睑下垂或小睑裂综合症等手术时,我们依据孩子的实际脸型、眼型、眼距、眉形进行外观上的手术微创设计和处理,让孩子在接受一次手术的同时能够得到接近于完美的效果。我们要用这样的方式,在保证手术后视功能的情况下,让接受手术的孩子能够更漂亮,更自然,更自信。

为人父母,为了孩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

那位父亲的无奈请求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里,此次摩纳哥之行,我们和加拿大、美国一些世界顶尖级的整形专家在探讨关于儿童眼微创整形的问题。我们将会尝试为这些有眼外观修复需求的家长进行全新的上睑下垂眼睑外形设计。我认同一个观点: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样子才是每个人最特殊的符号,和患者一起创造属于他们内心的自己。

WechatIMG481.jpeg

(美和海外医疗事业院长David Cheng和我)

在摩纳哥的学术大会上,我和于主任,以及我们负责海外医疗事业的David Cheng,在聚焦儿童眼科的同时也在探讨与国际同步的先进成人眼整形手术术式。

2018年,美和眼科已经规划为这些存在先天性眼病缺陷孩子的父母,进行2次,甚至3次眼整形修复项目,并引进高科技的设备、国际化的专家,走出传统观念雷池的每一步都很难,但每一步都非常值得。

这是我的追求与目标。

创立美和以来,我一直和医护团队强调美和的线上服务,我们可以做到和患者及时的沟通,让我们的患者在微信群、微信公众平台、微博、知乎等多个平台提出的问题能够得到专业的解答。我自己除了门诊、手术之外的时间,基本上也是在与患者家长进行沟通,有的时候一个问题会讨论到凌晨,来来回回的对话上百上千条。

正是因为这样长期的沟通,当我在成为这些家长无助时的依靠后,我也看到了一颗颗伟大的爱子之心,尤其是遗传性上睑下垂、小睑裂综合症、下颌瞬目综合征这些复杂眼病的家长。

很多家长告诉我,他们觉得对孩子有愧,他们不该把有缺陷的宝宝带到人世间,看到孩子每次回家都低着头;在幼儿园里没有朋友;出去总有人问“你为什么是大小眼”……这样的言语就像一把把利剑插在家长的心上。求医路上,家长们好像变成了一个个超人,他们挡住陌生人疑问的眼神,牢牢地握紧孩子的双手,那么的勇敢和坚定。而他们内心柔软的那一面,我懂,我明白。

对于上睑下垂、小睑裂综合症、下颌瞬目综合征这类遗传性强的眼病,通常是父母双方有一方携带致病基因,对于这些家长来说,他们也是从上睑下垂的小患儿变成了守护上睑下垂小患儿的家长,他们把最好的时间、精力、财力都给了孩子,他们宁愿自己被别人称作“怪物”,也要守住孩子的尊严。

可怜天下父母心。

美和在2018年想要做的事情,希望能给这些“超人”们变美、变帅的机会,我们想用我们的双手,去守护作为父母的荣光。美和2018年开始了“亲子同台”手术的新项目:父母和孩子一同感受手术的艰难,父母和孩子一同享受战胜疾病的喜悦,一同经历风雨,一同见证彩虹!

美和,以“和”为美。

给孩子成长的自信,留住他们的童真与善良;给家长生活的空间,守护他们的尊严与勇气;给社会发展的和谐,追求“和合”的理念与目标——作为医者,我们有义务也有责任。

本文是张丰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张丰
张丰 副主任医师
北京美和眼科诊所 小儿眼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