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游思维 三甲
游思维 主治医师
西京医院 眼科

“换人头”闹剧,还有完吗?

换头的热门消息总是不胫而走。全球首例头部移植手术10个月内将在中国哈尔滨进行,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赛吉尔·卡纳维罗近日接受媒体采访,再次将这一备受争议的医学课题拉入舆论旋涡。今年427日,奥地利德文杂志《OOOM》刊登对卡纳维罗的专访,他披露称,该手术的第一位患者将是中国人;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任晓平教授将领导进行该手术。然而,暂且不论传统医学道德和社会伦理问题,仅就当今世界的科技水平和医疗条件来看,人头真的可以换吗?要弄清这个问题,我们还是先从人体神经系统的构造谈起吧。西京医院眼科游思维

神奇的神经系统

神经系统是人体内主要的功能调节系统,它控制和调节其他各系统的活动,使机体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

神经系统又分为中枢神经系统和周围神经系统。位于颅腔内的脑和椎管内的脊髓以及视神经属于前者,而从脑和脊髓发出的神经成分属于后者。脑是人体的总司令,通过延续于脑的脊髓接收来自全身的信息,经分析、处理后再通过脊髓向全身发布命令。当脊髓患病或损伤时,上传下达各种信息的通路中断,身体的各种感觉不能上传脑部,于是人体感觉丧失;同时脑支配肢体运动的命令无法下传,于是肢体瘫痪。

高等脊椎动物和低等脊椎动物的中枢神经有着显著的区别。低等脊椎动物(如鱼类和爬行类)的中枢神经被切断后,就像割了一茬又长一茬的韭菜一样,可以自发再生,继续支配相应的靶器官,使之完全恢复正常的功能。而对于高等脊椎动物中的哺乳动物,例如鼠、兔、猴和人类,中枢神经已完全丧失了损伤后自发再生修复的能力,唯有周围神经还部分保留了这种损伤后再生的本领。因此,医生能够利用周围神经的再生功能为病人进行断肢再植或移植手术,但严重的中枢神经系统(包括视神经)损伤或疾病只能沦为不治之症。

中枢神经不可再生的秘密

中枢神经不能再生,换头后脑与脊髓之间无法建立联系,这是人类至今不能开展换头术的根本原因。

在显微镜下观察,一条神经就像是一根绝缘电线,中间一条形似金属丝的神经细胞的突起叫轴突,外面包着类似绝缘橡胶的髓鞘。髓鞘是由胶质细胞所构成,而周围神经和中枢神经的髓鞘却来源于两种截然不同的胶质细胞——雪旺氏细胞和少突胶质细胞。

包裹周围神经的雪旺氏细胞非常能干,可以分泌许多神经发育、生长和再生所必需的化学物质。周围神经损伤后,雪旺氏细胞立即紧急动员,一方面大量分泌神经修复所需要的营养物质,另一方面大量增殖形成条索,引导周围神经向靶组织再生长。相比之下,中枢神经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少突胶质细胞构成的髓鞘非但不能提供足量的营养物质,反而会雪上加霜,分泌许多强烈抑制神经再生的化学物质。

一百多年前,曾获诺贝尔医学奖的西班牙神经解剖学家拉蒙卡哈首次描述了周围神经和中枢神经在再生能力方面的根本差别。他推测,如果将周围神经移植到中枢神经系统,那么损伤的中枢神经应该能够在周围神经良好的微环境中再生。由于那时研究条件和手段的限制,卡哈的设想未能得到证实。

透视换头术

犹如古人幻想奔月,人们一直在做着换头梦。据报道,自上世纪初始,美国和俄罗斯科学家就多次尝试过给狗换头,但都未成功。20世纪70年代,美国神经外科医生罗伯特·怀特初步获得成功。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他发明了先进的医疗设备,能把准备换头的头部血液循环的温度降低到10摄氏度,使得猴脑在中断血液循环长达1个多小时的换头手术过程中不发生死亡。最为轰动的换猴头手术是怀特医生多年前进行的,被换头的猴子不但在异体心脏供血的条件下清醒地生存了一段时间,而且能看,能听,能眨眼,有味觉及嗅觉,因为这些功能是由头颅神经自身支配的。

怀特医生的换头术只是将异体的猴头和躯干对接,用金属片固定脊柱,吻合头、身之间的血管以恢复脑的血液循环,并在手术成功后的短时间内保证新的身体不会因为免疫反应排斥嫁接过来的新头,或这颗猴头不会排斥它的新身子。由于脑与脊髓的上下联系始终无法恢复,所以换头后的躯体根本不可能活动。正如怀特医生本人指出的:那种认为移植的头真正与被移植的身体相连的说法,纯属误导……我的手术目的并不是使接受手术的那个人恢复得像正常人一样,可以用脑去指挥身体的活动。我的目的是延续生命,因为大脑代表着人的生命。

换头的想法现在就是一个梦

20世纪80年代初,随着神经科学研究技术、手段的不断提高与完善,加拿大科学家阿尔伯特·俄古阿约将取自大鼠后肢的一段周围神经植入脊髓,成功诱发了损伤的中枢神经在周围神经里的长距离再生,首次证实了半个多世纪前卡哈的预见。这一重大突破,使人类最终攻克中枢神经系统的顽症成为可能,也重新燃起了人们探索换头的热情。

二十多年来,在世界各国神经科学家的不懈努力下,极为复杂的中枢神经再生研究取得了令人鼓舞的进展。近5年来,科学家们总算找到一些办法,让被完全切断脊髓的大鼠用一度瘫痪的后肢一瘸一拐地走路。这些研究成果的意义在于,损伤的脊髓与脑之间的上下联系最终能够重建,截瘫病人有望甩开轮椅重新站立行走,换头的梦想在理论上也有了实现的可能。

然而,尽管在动物实验中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临床上至今未能实现横断的脊髓与脑之间的联系。因此,想要换头,现在也就是一个梦。卡纳维罗所称任晓平已经取得的所谓"将改变医学轨迹的非凡成果",充其量也就是“小动物头移植模型中预防供体脑缺血损伤”,并没有解决头部移植后脑与脊髓恢复联系的至关重要的难题。所以,过一段时间就宣称要给人换头,卡纳维罗和任晓平就是在炒作,一场又一场闹剧而已。

这场闹剧可以休矣!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游思维
游思维 主治医师
西京医院 眼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