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刘玉金 三甲
刘玉金 主任医师
上海岳阳医院 肿瘤二科

一封特别的家书

哥,我是感觉我们大部分劳动者都是这么在平凡的岗位上尽职尽责。特别是医务工作者,加班加点,任劳任怨,而当前医患矛盾似乎成一顽疾。刚才您讲的《心术》我认真看了,还有《医者仁心》我也看了。您知道我们医生是没有时间和心情看电视连续剧的,我更是如此,完成繁重的日常临床工作后,还要应付各种课题、写SCI论文,整天脑子像被紧箍咒罩着,没有放松的一天。今年在北京学习交流期间,从网上特意看了这两部反映医患关系的电视剧,我是关心舆论宣传部门是如何宣传我们的。总体感觉还是比较真实的,但医生的压力、繁重工作远远没有反映出来,我常常连续工作30小时,而我医学本科5年、研究生3年、博士3年,全是脱产全日制教育,因为读书、调动工作,耽误晋升职称,不同省市要求不一,重复考核,到现在老主治医师实发工资1800多元,谁能相信!奖金也只不过3-5千,医保政策还常常以经济手段惩罚我们为患者的积极救治!40多岁贷款也买不起小2房!拖家带口来到高消费的大上海,实在是亚历山大啊!您说没有医德,如何能支撑工作的热情?!都说医生收红包,别说没人送我们,就是有送,就当前的医患氛围谁敢收?不出少出并发症,病人安全出院我们就万事大吉了,何况有的住院出院好好的,时不时到纠纷办反映点问题,向院方来个什么信件,就够我们应付一阵子的。您说,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只要有点上进心的,除了学好业务,紧跟国内外最新进展,了解掌握最新技术疗法药物等就都累了,还要拿出大量的精力去应付无谓的纠纷、解释。在中国做医生的都是强人吧?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肿瘤二科刘玉金

    嗨,是您一个电话激起了我这么多牢骚,也算是知心的交流吧。

刘玉金
刘玉金 主任医师
上海岳阳医院 肿瘤二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