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郑昌志 三甲
郑昌志 主治医师
六安市中医院 肾病科

尿毒症患者有救 我国腹膜透析已达国际先进水平

我国目前有超过100万的尿毒症患者,大多数患者对其治疗方法并不太了解,而治疗尿毒症的费用却不菲。目前国际上治疗终末期肾病的发展趋势是运用“一体化治疗”,所谓尿毒症的“一体化治疗”指的是在尿毒症病程的不同阶段,根据患者的特点合理安排不同的肾脏替代治疗方式(包括腹膜透析、血液透析和肾脏移植),以提供给患者最佳的治疗效果、最好的生活质量和最优的生存期。目前临床医师已得到共识,腹膜透析作为肾脏替代一体化治疗的方法之一,可以作为治疗终末期肾病(尿毒症)的首选治疗方式。因为其有利于保护患者的残余肾功能;透析过程比较温和,对人体心脏、血液及循环动力影响较小,不易引起心脏病等各种并发症;并且操作简便:病人自购透析液后,经医生指导,基本可在家里自理透析。六安市中医院肾病科郑昌志

  在中国,由于医护人员的重视,近年来腹透疗效水平不断提高。来自中国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余学清教授介绍说,该院目前有近700名腹透病人,拥有亚太地区最大的腹透中心。该腹透中心的技术以及治疗与病人管理水平均处于全国领先地位,例如,该中心的腹透患者平均治疗时间达到35.3个月,远远超过19个月的中国平均水平。目前,该中心的腹透病人的两年存活率为84%。日前,余教授的关于腹膜透析的一个前沿学术研究课题还获得了国际知名企业百特公司的专项资助,充分表明中国的腹膜透析水平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就医的尿毒症患者林金蝉女士,其腹膜透析的经历则充分说明了尿毒症患者也能过上美好生活。她十二年来坚持自助腹透,已经成为肾友追捧的腹透“偶像”。

  今年45岁的林金婵在1997年9月初发现患有肾小球肾炎,由于当时两边肾脏已经开始萎缩,功能衰退,在确诊后半个月左右开始接受腹膜透析。从那时开始,原本自己做生意的她就开始在家休养,每天在家自行腹透。过去十多年,她时时刻刻与肚子里的两公斤透析液做伴。2010年,林金婵已经踏入了第12个年头,用了超过15000袋透析液。

“开始时很矛盾很复杂,感觉拖累了家里,曾想过放弃,但想到自己的丈夫,还有才九岁的女儿,所以决定不为自己生存下来,也要为家里人坚强活下去,还有医生护士对我的支持,百特对我的关爱,让我有了坚强的活下去的信念。”林金婵回忆起最初的痛苦时光。
   
  她说到自己的腹透的生活:“(腹透)可以在家做,根据出水的情况可以调整浓度,比如如果有水肿的化就用一袋2.5浓度的,很温和,我看到血透病人因为透析造成身体内环境变化很大,总是显得很疲惫的样子。我喜欢和朋友聚会聊天、逛街,喝早茶,出去旅游。如果做血透就得经常跑医院,限制了我的活动范围,做腹透的话,把腹透液放在车上就可以到处跑了。”肇庆,东莞,深圳,老家汕尾……这是她这几年去旅游的地方,腹透虽然每天都要进行换液操作,但是这种治疗方式却能够让她到处旅游。
 
  “钟南山院士对我说:最好的医生就是你自己!97年的时候《广州日报》的记者曾经来采访过我,知道了我的故事后,很多肾友给我打电话,都把我当老师,当偶像,我也很欣慰,我会耐心的开解他们。我既然做了她们的偶像,我要开心地坚强地生存下去。首先要放平心态,不要把透析当成多么大的事,把腹透就当作是自己的一项工作,每一天每一次都认真地把它做好。有时候觉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前些天有个三十多岁的肾友,很绝望,我告诉他,得了尿毒症就是肾脏没办法排毒,我们寻找到腹膜透析这种替代肾脏同样起到排毒作用的治疗方式,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你看,我们的肾友中还有透析后生了孩子做妈妈的呢。平时清淡饮食,像高磷高钾的食品像内脏、海鲜、酒一类的食品不要吃,多吃高纤维的食物能够通便,血压不好我就建议大家两天吃一次芹菜,出现水肿一定要注意了,水肿会引起血压升高,要及时与医生护士联系。”林金婵告诉其他肾友自己十多年来透析心得:“想想旁边的人,不要想着会拖累别人,因为完整的一个家是不能缺少自己的。所以,最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坚强的心态。”

 

郑昌志
郑昌志 主治医师
六安市中医院 肾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