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锋 三甲
张锋 主治医师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疼痛门诊

重度痛经

     门诊遇到一位年轻北京女性,痛经5年,已生育。每次月经时腹痛难忍,伴大汗淋漓和下肢串通。曾在妇科行检查,有子宫肌瘤,无其他异常。每次痛经时口服大剂量镇痛药。

    此女性格开朗,我跟她交流有一种打针治疗方式能够调节盆腔神经,她愿意打针治疗。在月经前一周在手术室在超声引导下行腰交感神经阻滞。之后一个月她跟我描述一是痛经有所缓解,但还是需要口服镇痛药,二是上次月经中出了很多黑血,但是因为之前交待过因此没有明显紧张。之后再次行腰交感神经阻滞,第二次不紧张了,跟我描述刚开始打局麻有点疼,跟打臀部差不多,之后没有明显感觉。我给她总共打过三次,每个月一次。之后她描述来月经时不疼了,但是能感觉小腹和大腿发紧,问我要不要再打一次巩固一下。按照我的经验,三针后基本没有人复发的情况,因此决定继续观察。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疼痛门诊张锋

    总结一下这几年治疗痛经的案例,很多到我门诊治疗痛经的女性已经在妇科排除了子宫和卵巢的明显器质性病变,而且痛的程度都是非常剧烈的,愿意打针治疗的。这些女性的痛经都是功能性的,也就是说局部神经功能紊乱导致的,应该从上到下顺序收缩的子宫无序收缩引起了腹痛。做神经阻滞能够调节这些神经,让其恢复正常的功能。很多人第一针后感觉不明显或只有轻度缓解,但是第二针后缓解非常明显,第三针后基本缓解恢复正常了。

    很多人有安全上的顾虑,腰交感神经阻滞不是椎管内封闭,不打针到椎骨里头,而是打到椎骨侧面;同时边看超声边扎针,更准确无痛。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张锋
张锋 主治医师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疼痛门诊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