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洪 三甲
张洪 主任医师
北京304医院 骨科

我的军之梦将在“基金”延伸

2016丙申猴年,我的人生将面临重大转折。北京304医院骨科张洪

 

我们关节外科隶属于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第一附属医院(304医院)。在这次习近平主席领导的“军改”中将有很大变更。

 

我的军之梦将在“基金”延伸。

这支基金的名字叫“北京厚爱关节健康公益基金”。由“北京厚爱关节健康公益基金会”作为公益方执行。

 

2009年12月,我作为304医院创立关节外科的学科带头人从北京积水潭医院特招入伍。


那一刻,我特别特别想念我的爷爷。

 

爷爷没有留下骨灰。


爷爷的遗嘱就是什么都不留。


但是,我知道爷爷已经融入了无边无际的宇宙。


那里,有他的八路军战友,有白求恩。

 

那一刻,我泪如雨下......

 

从小,我爷爷经常给我讲八路军与敌寇战斗的故事,他特别敬重和他们一起坚守在晋察冀抗日一线,不远万里从加拿大来到中国的白求恩大夫。他从小就教育我,希望我长大能成为一名军人,一名军医,像白求恩那样在炮声隆隆的火线救死扶伤,为伤员做手术。

 

十六岁那年,我报名参军通过体检,且得到哪天哪天发军装的正式通知,但还没有得到发领章帽徽的通知,据说要等到新兵连集训后再正式发领章帽徽。

 

那时的帽徽就是一颗镀上红漆的立体的铝制五星,领章是丝绒的两面小小的红旗。在领章的背后要写上姓名,部队番号和血型。六五式军装和红军时期、八路军时期、新四军时期的军装样式是一样的,只是颜色不同,六五式军装的草绿被全国军民称作“国防绿”。迄今,我觉得这套军装又朴素,又合身,又好看。

 

想到明天就要发军装了,我高兴地一夜都没有睡好,天还没亮就起来了,在床上学着叠被子,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用手拍的有棱有角的。想到马上就要穿上国防绿的军装,盖上草绿色的被子,还要打背包急行军,心里别提多美了。

 

就在这节骨眼上,我接到通知,我参军的名额愣是被别人给挤掉了。

 

这个晴天霹雳顿时让我一下就蔫了。这一天我就躺在床上哭,想不通也没怎么吃饭。

 

这时爷爷打来电话,他说,你虽然没有穿上这身军装,但是你可以在思想上、行动上要按照一个军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把参军的梦想悄悄的留在理想的怀抱。把参军的理想化为学习的动力。终于等来了高考恢复的好消息。终于在1977年全国首批高考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考上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

 

也许,是天上的白求恩天上的爷爷在共同助我。33年后,当我终于穿上正式军装那一天,我特地找出16岁那年在照相馆照的一张军人照。


     左图为16岁时的我,右图为33年后真正穿上军装的我


军人的魂魄、军人的骨血、军人的情结永在我心。我时刻明白,八路军晋察冀白求恩精神是我此生精神高地的最终归宿。当我在2016人生重大转折时期,我想的最多的是,我们人民军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与宗旨,怎样才能在我的关节外科生涯中延伸。我的军之梦、军之魂怎样升华更宽广更高远的形式与内容?怎样与中国强军之梦、强国之梦、强民之梦紧紧连接延伸?

 

2015年,有一位藏族女孩,我们都叫她“小龙女”,接受了“兰德光明基金会”的资助,来我们关节外科做了髋臼周围截骨术。这使我萌生了成立一个基金会,去帮助最需要帮助的人的愿望。

 

在我们中国边远地区,还有很多“穷病人”治不起病做不起手术,还有很多“穷医生”、“穷医院”送不起医生到国内甚至国外顶尖医院学习,与国际前沿接轨的关节外科培训及治疗方案几乎延伸贯彻不到中国的边远地区。

 

我们的基金会将承担起培训中国边远地区关节外科医生,扶助中国边远地区(过去叫“老少边穷”)患者的使命与责任。

 

其实,我在心里头早就动了成立这个基金的“念”了。这个基金的诞生,是我军人生命的延续。我深深地明白,金钱只有流动起来、传递起来、善行起来,才能发挥金钱最大的存在意义。

 

因为钱的流动性可以承载改变一位“穷患者”、“穷医生”的命运。某一个有善行捐助意愿的捐助者手中的钱只有流动起来,才能帮助那些特别需要帮助的人。

 

我实际上就是一个传递者,将“基金”传递去给更有用的人用。这样才实现作为一个执行者,一个捐助人来到这个世间的价值。

 

让更多的人加入到“基金”捐助这个行动里来。和我们的“北京厚爱关节健康公益基金会”同“念”同“想”,去形成帮助更多人的“念想”,凝聚集合成一个强大的精神与物质力量,用这个力量爱别人,爱世界、同时也是爱自己。我作为一名军人后裔和一名军人,有义务有责任有执行唤醒凝聚大众的爱的能量。

 

不论这次“军改”后,我还是不是一名军人,但我将永远践行中国军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也是“北京厚爱关节健康公益基金”的核心理念。

 

我将用本微信公众号公布“北京厚爱关节健康公益基金”的公约与所有捐助信息、使用信息(在保护个人信息的前提下)。

 

我希望所有想感谢我本人我们关节外科团队的所有人,把这一份感谢汇入“北京厚爱关节健康公益基金”。

 

我相信,“北京厚爱关节健康公益基金会”在我们医患同心同德同爱的哺育之中,会成长成为中国关节外科的阳光基金。


关于基金的运作及汇款方式,将在以后的微信中公布。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张洪
张洪 主任医师
北京304医院 骨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