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徽声 三甲
张徽声 主任医师
黄山市人民医院 肿瘤科

NK/T细胞淋巴瘤无药可治时的中药治疗及思考

NK/T细胞淋巴瘤放化疗5年后复发,出现脾转移,予以放疗,后血小板低下,无法化疗,2月前勉强在安徽省肿瘤医院予以VCR加左旋门冬酰胺酶治疗,后血小板更低,出现带状疱疹,不能坐立,乏力、活动后气喘,全身可见瘀点,因为发热一直服用强的松,面肿,口腔溃疡严重。予以健脾益气后患者一般状况大有改善。黄山市人民医院肿瘤科张徽声

7.11再调整方子,并将患者强的松口服药量减少,患者口干口苦改善,口腔溃疡基本痊愈,胁肋疼痛有所缓解(口服加巴喷定止痛中),复查血小板仍较低。上方主要以益气养阴补血,导赤散泄热从尿中而走。

至此治疗还是得力和有效的,因患者体质改善,但血小板一直较低,提出需要升血小板,方药中予以鹿血精等温阳药物,服后2天,患者出现发热咳嗽,后痰培养找到大肠埃希菌,再次调整中药并加以敏感药物抗感染治疗,但是无力回天,患者胸腹部CT显示肺、肝脏浸润,呼吸功能极差,肝功能显示黄疸高 谷丙高 白蛋白低下,虽经百方抢救总归无效,患者死亡。反思之,是否与温阳药物激动患者免疫系统导致病情反复所致。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张徽声
张徽声 主任医师
黄山市人民医院 肿瘤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