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徽声 三甲
张徽声 主任医师
黄山市人民医院 肿瘤科

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治验三则

案例1

膝关节骨性关节炎    黄山市人民医院肿瘤科张徽声

陈某,女,38岁。2010年9月9日初诊。3月前一次劳动汗出后,遇风雨交加,全身淋雨,衣服湿透,夜里发热,体温39℃,全身肌肉疼痛,经当地医院治疗后发热退,全身疼痛消失,唯双膝关节疼痛时轻时重,虽经服药、理疗等,时有减轻,但终未愈。

刻诊:双膝关节疼痛稍有肿胀,皮色不变,双下肢沉重困乏,午后较甚。X线摄片报告:双膝关节退行性病变。舌质淡,苔白腻,脉沉滑。证属太阳表实,风湿之邪凝聚筋骨 、肌肉。治宜辛散透邪,祛风除湿,方选麻杏薏甘汤加川牛膝、海桐皮。

药用麻黄(中药配方颗粒,相当于饮片剂量,下同)12克,杏仁、川牛膝、海桐皮各10克,薏苡仁20克,炙甘草6克。5剂,日1剂,分2次冲服。

    二诊:药后微汗,膝关节胀痛及下肢沉困减轻,守方麻黄减为6克。5剂,服法同前。

    三诊:药后膝关节胀痛全消,下肢舒适。为巩固疗效,继服5剂。半年后因他病来诊,言其虽劳累而膝痛未复发。

按:本例患者系汗出腠理疏松,风湿之邪乘虚入侵,稽留于筋骨关节,致经络阻塞,气血凝滞,不通则痛;下肢困乏,舌苔白腻,脉沉滑,系属湿邪留滞之象。针对病机,立辛散透邪,祛风除湿之法。方中麻黄辛温发汗,透邪外出,杏仁“疏利开通”(《长沙药解》),助麻黄开腠理,祛风湿;薏苡仁渗湿健脾除痹,《本经》谓其“主筋急拘挛……风湿痹”;炙甘草甘缓,扶中健脾,且缓和麻黄峻烈之性;川牛膝活血通经,又引药下行;海桐皮“主顽痹腿膝疼痛”(《海药本草》)。诸药合用,紧扣本病“汗出当风受寒,风湿困滞肌肉关节”之病机,故疗效可靠。

案例2

 扁平疣    

宋某,女,20 岁。2010年6月3日初诊。患扁平疣2年余,经用肌注聚肌胞和外涂干扰素等,久治无效。查:双面颊密布芝麻大至绿豆大扁平丘疹,皮色稍暗。双手背亦有同样皮损。舌质淡,苔白腻,脉弦滑。诊为扁瘊,证属肝经郁热挟风湿之邪上攻于面部和手部。治宜散风祛湿,疏肝清热,活血散结之法。

方用麻杏薏甘汤加味,药用麻黄12克,杏仁、木贼、香附各10克,薏苡仁20克,炙甘草、炮山甲各6克。10剂,日1剂,开水冲泡后2次温服。

    二诊:药后无变化,守方继服,10剂,服法同前。    

三诊:药后面部丘疹增多,原皮损增大鼓起,瘙痒。此药已中的,守方去炮山甲加黄芪30克,10剂,服法同前。并嘱患者按时服药,服完即消。1周后患者电话询问,面及手部皮损全消。嘱其将药改为2日1剂,坚持服完。1年后随访未复发。

按:扁平疣,中医学称之为“扁瘊”,多由肝郁化火上炎或风热郁表所致。本例患者,舌苔白腻,脉弦滑,属肝郁化火挟风湿郁于肌表,气血凝滞,结聚成形。治宜散风湿,疏肝郁,消结块之法。所用麻杏薏甘汤加味方中:麻黄既开腠理,祛风湿,还有“破癥坚积聚”(《本经》)之功,炮山甲走窜穿透力强,“凡血凝血聚为病,皆能开之”(《医学衷中参西录》),与麻黄配伍,一表一里,散聚破癥之力倍增,黄芪益气扶正托毒外出,香附疏肝解郁,行气活血,木贼疏散风热。又据临床经验,木贼、香附、薏苡仁均为消疣佳品。诸药熔散风祛湿,疏肝行气、活血消癥、扶正托毒药于一炉,与扁瘊病机契合,故疗效彰显,2年顽疾,月余收功。

案例3

结节性红斑    

患者,陈某,女,48岁。2010年3月6日初诊。述其双小腿红斑疼痛,反复发作3年余,遍服中西药,输液、外涂等均无效。查:双小腿散在红斑,小如黄豆,大如1角硬币,色红焮热,肿胀疼痛。足踝部酸困肿胀,晨起减轻,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证属湿热痰瘀蕴结。治宜清热祛湿化痰,破瘀消癥散结之法。方选麻杏薏甘汤合桂枝茯苓丸化裁。

药用麻黄12克,杏仁、川牛膝各10克,桂枝、炮山甲各6克,茯苓、赤芍、丹皮、桃仁各10克,浙贝母20克,连翘、薏苡仁各30克。7剂,日1剂,开水冲泡后2次分服。外用益母草、泽兰各100克,熏洗双小腿。部分较大皮损,外涂重楼(七叶一枝花)、红花适量,开水冲泡后成糊状,外用塑料薄膜盖贴,胶布固定,日1换。 

二诊:药后皮损色红灼热,肿痛减轻,足踝部肿胀大减。守法守方,内服药7剂,外用法同前。    

三诊:药后色红灼热及足踝部肿胀消失,结节缩小1∕2,活动时稍有疼痛。守方去炮山甲,加黄芪30克,白术20克,外洗药停用,个别较大皮损外涂三七(陈醋调膏)。至5月26日共服药60剂,结节全消而告愈,嘱其服桂枝茯苓胶囊善后。1年后随诊未复发。

按:结节性红斑属中医“瓜藤缠”,系湿热痰瘀凝结所致,盖湿性下趋,故多发于小腿及足踝等处,常反复发作,缠绵难愈。本例患者结节色红灼痛,足踝肿胀,结节较大,系湿热并重,痰瘀互结。药少味乏则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故合方治疗,麻杏薏甘汤散风祛湿,桂枝茯苓丸消癥破结,又加浙贝母化痰散结,炮山甲活血消癥,连翘清热散结,黄芪、白术益气健脾,扶正托毒。诸药共奏散风湿,清郁热,化痰凝,逐瘀血,消癥结,扶正气,托毒邪之功,与本病病机唇齿相对,故收效甚捷。又配以外用药,如此内外兼治,则疗效倍增,沉疴得起。

来自: 山东中医竹林 > 《佛天海心》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张徽声
张徽声 主任医师
黄山市人民医院 肿瘤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