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杰 三甲
张杰 主任医师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 精神科

抑郁症患者做“电疗”会被“电傻”吗?

作为一名精神科临床医生,当我们收治的某些严重的抑郁症患者需要做 “电疗”来控制症状时,年轻医生在对患者或家属进行知情同意的过程中,常常会遇到患者和家属这样的顾虑,患方担心“电疗”把患者给“电傻”了。那么“电疗”真的会“电傻”患者吗?要弄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就要弄清楚什么是“电疗”,什么样的患者需要做“电疗”,“电疗”有哪些副反应,对记忆力的影响到底如何。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精神科张杰

首先我们要弄清一个概念,我们这里“电疗”的全称是“电抽搐疗”,并不是电影或电视剧中所看到的患者手上、腿上扎上银针通电后满地打滚、痛得死去活来的治疗,那种治疗方式叫做“电针治疗”。  

电抽搐治疗一种古老的治疗方法,早在1934年,Meduna提出通过应用降低抽搐阈值的化学制剂来诱发患者全身性痉挛发作,进而治疗某些精神病性障碍和抑郁症,这一疗法取得了显著效果,但因为这种治疗的操作方法困难且同时患者的治疗体验欠佳,患者常常出现恐惧情绪,难以接受。1938年,休克治疗的方法得以改进,开始使用电流诱发痊孪发作,即电抽撞治疗。这种方法安全、简便,能为多数患者接受,因而很快成为标准治疗方法,一直沿用至今(如电影《美丽心灵》中的主人公约翰纳什接受的电抽搐治疗)。然而即便如此,在其治疗过程中,因为患者反复的抽搐仍然导致了较多的,患者的治疗感受仍然不佳。20世纪50年代初,国际上对传统的电抽搐治疗进行了改良,即在电抽搐治疗前加用静脉麻醉药和肌肉松弛剂,被称为改良电抽搐治疗(我们通常简称为MECT治疗)。由于电抽搐治疗的治疗作用在于发作,不在于痉挛。因此,利用肌肉松弛药对骨骼肌的神经-肌肉接头有选择性的阻断作用,使骨骼肌松弛,患者抽搐明显减轻,但是,大脑内依然有癫痫样放电,同样引起发作,从而发挥其治疗作用。由于治疗过程中痉挛不再出现,减轻了患者的恐惧感和不良反应,心脏负荷减轻,并发症减少,没有骨关节方面的禁忌证和合并症。因此这种改良电抽搐治疗自问世以来,已被广泛应用。我院作为广东省规模最大的精神疾病专科医院,开展改良电抽搐治疗已30余年,目前有一支非常专业的团队开展该项治疗,疗效和安全性进一步得到了保障。

那么通常什么类型的患者需要进行改良电抽搐治疗呢?一般而言,电抽搐治疗没有绝对的禁忌症,几乎所有难治的精神障碍都可以尝试该治疗。教科书上明确说明改良电抽搐的适应证包括重性抑郁(所有的类型)、躁狂、精神分裂症以及伴有兴奋冲动、烦躁不安、拒食、违拗和紧张性木僵症状的其他疾病;对于精神药物治疗无效或对药物治疗不能耐受的患者也可考虑电抽搐治疗。虽然研究指出电抽搐治疗比抗抑郁药有较高的有效率和较快的缓解速度,但是当前的临床习惯仍然是先用药物治疗,若患者对药物治疗不配合或疗效欠佳再考虑使用电抽搐治疗,当然我们医生对伴有严重自杀观念、拒食、违拗的患者,通常也会建议首先考虑电抽搐治疗较快控制症状,同时合用药物治疗。此外,基于电休克治疗快速控制症状的这一特点,有时也会对希望缩短住院周期的患者采取药物治疗方案的同时合并改良电抽搐治疗。此外,有较多的证据表明电抽搐治疗是最有效的治疗急性期抑郁症患者的方法之一。

精神科的任何治疗方案都是有副反应的,不管是药物治疗还是电抽搐治疗。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有副反应就去抗拒治疗,而应该充分的评估患者进行某一治疗方案的获益和副反应,进行风险-获益评估,然后确定治疗方案。对于改良电休克而言,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包括:轻者可能出现头痛、头晕、乏力、肌肉酸痛、短暂的意识障碍、记忆减退等;严重时可能出现呼吸延迟恢复、心肌梗塞、呼吸循环衰竭,甚至死亡,报道表明死亡率为万分之一左右,这一风险相对于患者本身的严重精神障碍而言,还是值得我们去进行该治疗来控制患者精神障碍所导致的风险。当然,我们在临床操作过程中,在对患者进行“电疗”前会认真的评估其肝肾功能、甲状腺功能、心脏功能等,以考虑其是否可以耐受“电疗”的副反应,这进一步保证了患者的安全

从上面改良电抽搐的副反应中我们可以看到,进行该治疗的患者是可能出现记忆减退的,这就是家属常常担心的会不会把患者“电傻”的问题。我们的临床观察和一些研究报道表明,这种记忆减退多数是一种短期内(1个月内可以恢复记忆)的副反应,一般不超过6个月,也不需要我们进行特殊处理

综上,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电疗”是一种较为安全且能快速控制抑郁症患者症状的一种治疗手段,正常情况下并不会把患者“电傻”。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张杰
张杰 主任医师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 精神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