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清华
张清华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康复科

农场小景

捉鱼
  大人们上工去了,放了暑假的孩子就去田里割草。大家你追我赶拼命地把筐子装满,看看天色,只是前半晌,有人喊道:“捉鱼去喽!”孩子们呼啦啦尥着蹶儿奔跑,一会儿跑到小河边。
  河水清澈见底,鱼儿游来游去,游到了大人们喂马淘草的地方,舍不得离去,鱼儿撒着欢儿,一会儿摇尾巴,一会儿扭身子,过一会儿,排着队绕着圈儿打着水花走了,又过了一会儿,还是觉着这儿好,又排着队绕着圈儿打着水花回来。一条小鲫鱼游到水面,四下瞅瞅,四周没人,又放心的潜到水底觅食。好大夫工作室康复科张清华
  垂钓不用下位子,不用玻璃钢钓竿。只需顺手折一枝芦苇,拴上一根线,一只鸡毛筒做的鱼浮,一只大头针弯成的钩,钩尖串一条红红的小蚯蚓,放进水里即可。
  风儿在水面围着鱼浮儿打着转儿,一条小鲫鱼咬住了钩,似乎觉着硬硬的,赶紧往外吐,还没等它弄清怎么会事,就被哧溜一声提出水面,这时它瞪着一对圆鼓鼓的小眼,望见孩子们不怀好意的笑时,仿佛明白了笑声里暗藏的杀机。鱼儿一条一条、一闪一闪地甩上岸,串满了柳条,火上一烤,喷喷香。
  吃完了鱼,看看天,还是前半晌,钓鱼的蚯蚓不知不觉用光了,下水去捉!脱掉裤子甩掉鞋,光光的屁股蛋儿晒的跟黑泥鳅似的。
  清清的水一搅和,混了,鱼儿感到大祸临头,吓得直往稀泥里钻。鲫鱼胆子最小,专往脚坑里钻,一边钻,一边打着哆嗦;桂鱼带刺儿,碰到它就紧紧抓住,没等它把刺儿张开已经被扔上了岸;鳝鱼滑滑的,用中指紧紧扣住它,动弹不得;脚下硬硬的壳,这是小乌龟,使劲往泥里踩,听说它在水里是不咬人的;咦!手里涩涩的,这是什么,拿出水面一看,一条小蛇,正吐着信子,瞪着两只幽幽的小眼睛,快扔掉。爬上岸,心里突突跳个不停,眼睛一闭,腿被无数只小蛇紧紧缠住。过了一会儿,定了定神,不知什么时候又跑到水里去了。
  大人们收工回来,看看自家的门前挂着的鱼儿多了好几串。


  逮鸟
  “啾!啾!啾!”鸟儿在枝头鸣叫。“啾!啾!啾!”鸟儿在屋顶鸣叫。“啾!啾!啾!”鸟儿飞到自家的窗台上。
  抬头一看,一只百灵,刚刚出飞,鸟妈妈在旁边不远的树上教它唱歌,瞧,那小嘴上的两个黄黄的瓣儿。
  丢下作业,悄悄的到窗前去捉,小鸟啾啾叫着飞走了,一边飞,一边胆战心惊的回头望。
  再也忍不住了,扔下书包,推开门,喊着同伴,一溜烟儿跑开了。来到屋后的杨树林,树梢上一只大鸟窝。托起我,爬上去。爬呀爬,爬呀爬,不能再爬了,树梢要断了。折个树枝,捣啊捣,捣啊捣,“啪啦!”几只鸟蛋掉到地上,摔碎了。
  孩子们郁郁的走了。回头一看,老喜鹊正在那儿鸹鸹地骂人呢。“走啊,去掏鸟蛋。”不知谁提议,孩子们一窝蜂地向马棚跑去。
  马儿在棚下吃草,雀儿在棚顶唧唧喳喳吵个不停,他们感叹着自己的不幸:刚刚走了一拨,雀儿们还没来得及医治好创伤,现在又来了一拨,哎呀,怎么的了。
  孩子们不顾雀们的抗议,刺溜刺溜爬到马棚上。马棚上的雀窝就象蜂的巢。闭着嘴,屏住气,脸转向一边,小心翼翼的把手伸进鸟窝,千万别碰到蛇呀。
  窝里空空的,再掏一个,还是空的,连一根草都没有。这次一无所获。
  日头下去了,女人们扯着嗓子喊着自己孩子的乳名,一声,接一声。
  孩子们一个一个垂头丧气地往回走,不知是谁看到了路边的一只马蜂窝,从裤袋里取出弹弓,啪的一下,正中靶心,蜂们嗡的一声,四处乱飞,妈呀,妈呀,孩子们哭喊着抱头跑回了家。


  拾秋
  拖拉机带着犁头吭哧吭哧的把大地翻开,一群群乌鸦围着在寻找刚刚翻出土的虫子,这时,放了学的孩子们,打狼似的围过来,哇!哇!哇!乌鸦一阵惊慌,盘旋了一圈,落在远处瞅着,不肯离去。
  土地翻起来,除了虫子还有更大的收获。一个个大红薯被翻出了地面,孩子们光着脚丫,跑着,捡着,笑着,田野里漾起一串一串的笑。
  收花生的日子就象过节,大人把一棵棵花生秧从松松的沙土里连根拔起,一个个的花生打着秋千钻出了地面,一箩箩花生被送到土场里凉晒,一堆堆的秧苗被送到养马场。
  孩子们早就忍不住了,坐在田塍上,心里充满着渴望,只听队长一声吆喝,收工了,大人们一边打情骂俏一边在暮霭中向宿舍走去。
  放了学的孩子们冲进了花生地。孩子们仔仔细细地敲开每一个土坷垃.。
  新鲜的花生是孩子的水果,农场里的孩子盼呀,盼呀,终于盼到了这一天。男孩子有力气,挖出一块块土,女娃们手巧心细把土捻碎,孩子们趴在地上,细细的寻找,地上的花生越来越清楚,呀!孩子们奇怪的抬起头,圆圆的月亮已经挂在了天空。
  远处传来一声声的吆唤,翠花、小红、喜子、大春、玉龙一步一步朝家里走去,身上背着沉甸甸的秋。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张清华
张清华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康复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