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荣生
张荣生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妇产科

暂不再欢迎外省病友前来就医(以前答应的除外)

    或许与业内大多数同道的想法不同,我希望我的病友数量少一点,更准确的说,希望我职责外的病友数量少一点。何故?

    目前我在急诊科常年上夜班,主要职责是接待夜间急诊,然而大量病友慕名而来,让我应接不暇,身心俱疲。虽然,我曾为自己创新发明的方法——盆腔局揉术,暗自叫好,可越来越大的压力让我实在难以承受,而且,我的诊室环境也较差。特别是来自外省的病友给我的压力较大,尽管我于去年底停止了下夜班早上的义务加班,但考虑到外省病友在深圳的吃住的花费开销大,因此我在做盆腔局揉术治疗的时候,多数会增加一次治疗,希望她们早日康复回家,但这样不仅增加我的心里负担,还会加重我的双手指,腰椎及肩膀的劳累程度,每天下班后,手痛腰痛及肩膀痛,长久难以缓解。好大夫工作室妇产科张荣生

    另外,外省外地来的病友,许多都是长期在各地大医院多方求治无效,病情较重才来,否则也不会来深圳,更不会来深圳的二甲医院了。全国大医院,超大医院多如牛毛,各式专家应有尽有。北京有位病友述在北京某大医院排队一个月花380元特诊挂号费(80多岁的老专家),治疗一月无效来找我,一个只需9元挂号费的普通妇科主任医生。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挂号费就达380元之巨。这位专家够牛。

    一句话,外省的病友,多数病情较重,期望大。这样大大增加了我的身心负担,而且这是我急诊职责外的压力。尽管临床实践让我对自己创新的疗法充满信心。

    外省外地的病友,谢谢您的理解。

    以前用以接听病友电话的小灵通,因打进电话太多,早已关机近2年,也该彻底停机了。

    我需要工作,但更需要健康。所谓名气对我早已不重要,因为早已参悟人生。我做不了“大师”级的医生,我能做到的是尽可能尽职尽责的医生。一个普通人,一位普通医生,希望过着普通人的健康快乐生活,创造并品尝着生活带来的每一个快乐细节。

    关键词:外省患者 就诊 建议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张荣生
张荣生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妇产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