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善东 三甲
张善东 主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中医科

针刀医学与中医现代化

                                 中国中医科学院 王雪苔教授
    我国有中医和西医两种医药学,这是我国医药卫生事业的一大优势。两种医药学并存,不但可为广大人民群众的医疗保健提供多样化的技术服务,而且通过两种医药学的互相渗透,又可促进中医现代化,加速我国医药学的发展。针刀医学就是中西两种医药学互相渗透的产物。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中医科张善东
    针刀医学是在针刀疗法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一门新学科。自1976年针刀疗法诞生之年算起,今年正好是它的而立之年。当初朱汉章首创针刀疗法,把针灸针与外科手术刀的两种长处融为一体,使骨伤科的切割剥离松解等手术由开放变成闭合,明显提高了对慢性软组织损伤、骨质增生等类疾病的治疗效果。后来发展为针刀医学,不但使针刀疗法的适应症从骨伤科疾病扩展到内、外、妇、儿、五官、皮肤等科的疾病,而且还对许多常见病、疑难病的发病原因、发病机理和针刀治疗机理提出来一系列符合临床实际的理论和见解,其中关于慢性软组织损伤的病因病理学理论,关于骨质增生的病因学理论,关于脊柱区带病因学理论,以及针刀调节机体功能使之恢复平衡的理论,不论对中医或西医来说,都是在前人的基础上的新进展,具有重大的应用价值和理论价值。
    三十年来,针刀医学队伍迅速发展,已达到三万余人,并且成立了自己的学术团体,即中华中医药学会针刀医学专业委员会,经常进行国内外学术交流,教育部门还将针刀医学定为全国高等中医院校的教学课程。为什么针刀医学具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根本原因就在于针刀疗法对不少常见病、疑难病具有相对优越的疗效。我曾亲眼看过针刀治疗颈椎病、腰椎病、强直性脊柱炎、青少年脊柱侧弯、不完全性外伤性截瘫、缺血性股骨头坏死、儿童哮喘等病,了解了病人的感受和看法,并且听取了几位在西医院校从事过针刀医学的内外科教授的评价,都证明针刀的疗效的确令人惊喜。例如,内蒙古医学院观察针刀治疗颈椎病622例,治愈率85%;总装备部513医院观察针刀治疗晚期强直性脊柱炎376例,全都取得不同程度的疗效,表现为症状消失或基本消失,驼背明显改善,髋关节与脊柱的活动功能增强;浙江中医学院附属医院观察针刀治疗骨性关节炎68例,治愈加显效率达85.3%;大庆骨伤病医院观察针刀治疗股骨头坏死216例,优良率95%,经2-5年随访,疗效巩固。针刀医学的优势表明,认真地将这一新兴学科加以完善和推广,不但有助于对当代常见病、疑难病的防治,而且其经得住时间检验的临床效果和理论见解,还会对中医现代化和中西医结合起到有力的促进作用。
以下就如何进一步发展针刀医学的问题,提出几点粗浅看法:
一、针刀医学发展到今天,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还没解决,那就是针刀医学的定位问题。其一,认为针刀疗法是在传统针刺疗法基础上的改进与发展,所以针刀医学应该属于中医药学范畴;其二,认为针刀医学从技术到理论,既不同于中医,又不同于西医,是一个全新的理论体系;其三,认为针刀疗法与传统针刺技术毫无共同之处,针刀医学是外科手术学的一个新的分支,应该属于西医药学的范畴。显然,不同的看法会引导针刀医学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三种看法的分歧如此之大,不能不令人担心合力变成分力,影响针刀医学的前途。
    我认为,判断一个学科属于哪个学术领域,不应该简单的从技术层面去看,而应该从理论高度去看。就具体的医疗技术而言,针刀疗法的确与针刺疗法有所不同,尽管针刀疗法在施术时也重视针感,有时也要选取针灸学里的相应穴,但其着眼点在于利用刀刃进行定向的切割、剥离、松解,显然有别于针刺。可是从理论的高度来看,针刀医学关于慢性软组织损伤的病因是由于动态平衡失调的理论,骨质增生的病因是体内力平衡失调的理论,以及脊柱区带病因学的理论、针刀治病机制在于恢复人体的各种平衡的理论等,无不与中医学、针灸学的基本理论相契合。当然,所谓契合是指基本观点、理论原则方面的一致,表明针刀医学的基本理论构架属于中医理论体系而已。契合不等于等同,事实上针刀医学提出的理论见解都是以现代科学为依据的,这同古典理论有本质的区别。我多年来致力于中医现代化,认为实现中医现代化的途径是使中医与现代科学技术包括现代医学技术相结合,现代化的标志则应该是在保持与发展中医理论体系的前提下赋予中医以全新的现代科学内涵。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一向认为把针刀医学看作中医现代化的成功范例之一。
二、尽管针刀医学不断地有新进展,然而高标准的临床研究却跟不上来,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针刀医学的推广。今后应该按照循证医学的基本要求,加强对部分足以显示针刀特色的疾病进行前瞻性的研究,以期向国内外医学界提供说服力更强的研究报告。在临床研究当中,随机分组对照是极其重要的,但是用针灸、推拿、中药的治疗来做对照意义不大,应该采取国际医学界公认的西医最佳疗法来做对照,使对照组能够真正成为衡量针刀治疗价值的标尺。
三、当前的针刀医学理论,是临床实践知识的升华,从其基本观点、原则、理论来看,无疑是正确的。但是按照严格的科学标准来看,医学理论还只是处于假说阶段,有待于进一步从一系列细节上加以验证和充实。例如,关于针刀的治疗作用,很多针刀医生认为它既有刀的作用,又有针的作用。切割、剥离、松解是刀的作用,调整机体功能使之恢复正常是针的作用。其实,切割、剥离、松解也是对机体的强烈刺激,同样包含着针的作用。因此,研究针刀作用机理,不应单纯着眼于闭合性手术,应该更多的关注针灸研究现状,充分借用针刺作用机理研究的经验与成果。针刀学术团体如能推动针刀队伍与针灸研究队伍合作,共同探讨针刀作用机理,将会事半功倍。
四、针刀疗法的安全性如何是社会上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平心而论,像颈椎病、腰椎病、强直性脊柱炎、股骨头坏死、骨性关节炎这类疾病,西医手术同样存在一定的风险,何必偏偏苛求于针刀治疗。可是安全与疗效毕竟是医学永恒的主题,针刀治病要取得最大的安全系数,除了不断改进诊疗技术以外,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有二:一是制订常见病针刀治疗技术规范,使广大针刀医生有所遵循;二是加强对针刀医生的管理,制订针刀医生的培训制度与执业资格认定标准,防止未经正规训练的医务人员滥用针刀疗法。当然,要做好这两方面的工作,单靠针刀队伍的自律是不够的,需要政府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与推动,针刀学术团体要多做具体工作。
    当代中医药学发展的最大特点,一是现代化,二是国际化,这是当代中医药学发展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由之路。摆在人们面前的问题,不是要不要现代化的问题,而是如何现代化的问题。在中医现代化的过程中,吸收现代科学知识固然重要,而坚持以中医理论体系为基石尤其重要。针刀医学所取得的重大成就表明,中医理论一旦被赋予现代科学的内涵,将会显示出多么大的科学价值!将会给现代西方医学观念带来多么大的冲击!
                                                             香山科学会议2006.2.21-23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张善东
张善东 主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