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晓会
张晓会 主治医师
天津市东丽区东丽医院 泌尿外科

精索静脉曲张治与不治——蛋蛋决定选择

  

    男人所有的外在风光都抵挡不住对失去“蛋蛋”的恐惧,万一不小心成了“公公”,现代社会到哪儿去找个“老佛爷”安身立命?天津市东丽区东丽医院泌尿外科张晓会

   一对夫妇带着16岁的儿子来看精索静脉曲张,不同医院,不同的医生说法迥异,令其莫衷一是。其焦虑只关乎儿子的“蛋蛋”:要不要手术治疗?会影响睾丸发育吗?会影响将来生育吗?青少年精索静脉曲张的治疗,在发达国家也充满争议,国内更是缺乏统一的标准,问题的核心是:当发现青少年精索静脉曲张,是治还是不治?

                           精曲治与不治,蛋蛋状况说了算

综合欧洲、美国和国内的各种指南和资料,青少年精曲治的治疗考量,既不是取决于曲张程度,也不是决定于是否合并所谓的“胡桃夹综合症”,主要是“蛋蛋”决定论(以手术治疗为例):

   1 蛋疼。这种“蛋疼”一般是指曲张同侧的蛋蛋轻到中度的,久站或者久行后的不适感,平卧后缓解比较明显者。注意:剧烈难以忍受的蛋疼不属于此列。

   2 蛋小。患侧(一般是左侧)蛋蛋较对侧小2ml或者20%是比较明确的手术指征,也有研究认为较对侧小10%的手术也有价值。

   3 双侧精索静脉曲张时,由于缺乏“正常”蛋蛋作为对照,而且有没有公认的和年龄相关的睾丸体积标准,可以建议手术治疗,但是无论选择手术治疗或者观察都有一定的主观性,因此必须与患者父母和患者本人充分讨论手术的细节和风险,大家共同做出治疗选择。

   4 如果前面3点还不能做出决定,对于年龄稍大的青少年可以考虑尝试精液分析来决定治疗与否,由于男性不育症患者中有40%以上合并精索静脉曲张;当然,引起精液异常的因素复杂而多样,因此手术并非具有绝对意义,其价值需要医患双方充分讨论。

蛋蛋大小,谁说了算?

既然蛋蛋的大小对手术的选择那么重要,那么,蛋蛋大小,谁说了算?当然是医生体检和超声测量说了算。医生的体检(有时候借助专用测量器)不仅可以初步明确曲张的程度、还可以对比睾丸的体积。当然,医生的体检还不能作为唯一凭证,有时候还要借助超声检查证实,超声还可以鉴别和发现一些阴囊的其他疾病如鞘膜积液、囊肿、肿瘤等。

说法不一时,谁说了算?

 患者和家属常常会在不同医院得到不同的结果和结论:如精曲的有无、单侧还是双侧、曲张程度判定、是否治疗等。究竟如何选择?

首先,要去正规医院就诊,而不能靠度娘“引渡”,因为它把各种疾病吧都卖给了骗子和野鸡医院,有网友说百度庄主李彦宏账户里“500亿现金的每一分一厘都沾满了患者的血泪”,此言虽嫌夸张,但亦绝非空穴来风。

其次,医学是一个不断发展的科学,具有阶段局限性,同时医学也是经验学科,成长周期长,医生个体间也存在学识差异。如果结论差异明显,最好选择权威性强和口碑好的医院和医生。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张晓会
张晓会 主治医师
天津市东丽区东丽医院 泌尿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