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医生

张鑫 住院医师 上海市第一康复医院 康复科
2019-03-30 109人已读
张鑫 住院医师
上海市第一康复医院

       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在中国,对于医生这个职业,我们很多时候讨论和关注他专业技术如何,很少讨论他是怎样的态度。患者顶多会说一句人蛮好的,挺客气的。而美国的患者一般没这么好伺候,对于态度,专业性,亲和力有一系列的评价,最常见的除了professional,responsible外,往往会说“I like him because I think he cares me"。上海市第一康复医院康复科张鑫

a.png

      当然一个技术工种,技术是安身立命之本。一直记得以前本科上课,红房子妇科主任讲功血,说,外面的人问“你们用的是什么灵丹妙药,为啥人家看不好你这里能看好?”,而她的回答是,“我们用的也没有什么不一样,还是那些药,只是剂量稍微做一些调整,往往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去年一个康复治疗大牛说到治疗的exercise,也说“it is probably not that much about what they do, but more about how they do it”。

      我是康复医生也是治疗师,大多数患者不会认为自己有做手术的能力,不会认为自己有开药的能力,却确信自己有康复的能力,"掰腿嘛,做动作嘛,你告诉我几个动作,我可以自己做的"。

      治疗师是个新职业,却是个很有意思的职业,很幸运的,我们得以和患者有更多时间的接触。

      同样是掰腿,末端手感,肌肉抵抗程度,损伤时间,疼痛程度,周围软组织条件,患者性格和心理,加一起,到哪一个点push more,到哪一点back up。真是是乐趣无穷的一件事情,也充满了变幻的可能,临床工作本身也就此形成明确的个人风格和经验。

       没有什么one fits for all,临床路径也好指南也好,都在追求 cover and benifit最大群体,然而真正乐趣的部分其实在于他们都是不一样的!!!训练更是如此,每次都有很多人说,你告诉我做什么动作吧。殊不知,动作完成质量,肌肉当时反应,肌肉延迟反应,疼痛反馈,患者性格和心态,患者职业和时间,医患之间信任感。。。每一样对于最终结果的影响都和做什么动作一样重要。

      离开剂量谈训练真的都是刷流氓,离开评估谈剂量,一样也是耍流氓。好的剂量应该基于患者感受,不是每组xxx个,应该是告诉患者你做完应该达到xxx的感觉。没有就应该继续调。我目前见到的治疗师,90%以上太温柔,主动训练剂量不足。当然,you will be suprised how well they can do if you push them hard enough.

b.png

       最近感触很多,经常有患者被各种医学专家宣布手废了,腿废了,坐轮椅,不能上楼,不要运动,不能爬山,尽量少走。。。事实证明这些无异于饮鸩止渴,功能越差,风险越高。而且经过耐心的治疗和训练,很多时候那些被“判了死刑”的人可以“起死回生”,他们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只是需要科学的方法,需要给他们一个可能和信心。当你不是患者,你无法理解他们的绝望,医生的一句话可能毁患者一生,可能完全改变别人的生活方式兴趣爱好。 

c.png

        很可惜,在中国的医学教育体制里,有讲怎么避免医患纠纷的,有讲怎么逃生防身的,有讲怎么告知签字的,有讲怎么危言耸听的,却几乎没有讲怎么安慰患者,没有讲怎么尊重患者,没有讲怎么鼓励患者。在舞台上的表演者,除了技艺,我们会把专业微笑也列为专业程度的一部分,但是对于医者呢?除了技术,我们是否把人文的关怀也加入了我们的评估体系?

d.png

      当医学考核还是把人文关怀列为体检前搓两下手,那我们离它的本质真的太远了。它可以是帮患者遮挡隐私,可以是坐在比患者低的位置而不给患者压迫感,可以是在患者痛苦时候表达出你也难过的情绪,可以是跪在地上帮患者穿鞋而不自知,可以是引导但是不打断患者。。。它是一种熨烫在心里的妥帖。

      前两天给治疗系毕业生考核,小姑娘业务倒是很熟练,问诊的也很细,机关炮一样一顿问,气势如虹,然后刷刷记录,因为在考试,生怕漏了哪个模板问题。但是过程中谈论一个人的受伤和痛苦,焦虑和抑郁,和谈论今天晚上家里吃啥一样平淡。学生很优秀,但我相信她应该没听任何老师说“你应该放下笔,看着患者的眼睛,对他的病史作出相应的情绪反应(无论真假),认真倾听不要打断,了解患者关注的点是什么,需求是什么,听完把病史在汇报给患者,多问一句您觉得我说的对吗”我们太多时候关注采集疾病信息(包括很多没用信息),而忽略了坐在我们前面的是个人。我曾经以为这些都是钱的问题,后来很多经历告诉我,钱很重要,但是我们仍旧远远低估了其他因素的力量。

      任何一个人,如果没有被温柔对待过,都不知道被温柔对待有多好。见过好的,你便不能忍受粗糙的。

      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作为医疗工作者,你做到了吗?

e.png

有帮助
期待更新

张鑫 住院医师

上海市第一康复医院 康复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