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燕 三甲
张燕 主任医师
济南市章丘区中医医院 疼痛科

补而不泻才是补法大道

一个41岁的女性患者,头整天昏昏沉沉的不舒服,伴心烦,多梦,眠差,脾胃以及饮食二便等都基本正常。发病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济南市章丘区中医医院疼痛科张燕

   老师诊毕后说她是典型的阴精亏虚,虚火上亢。一听老师这么说,我们赶紧趁着老师开方的时候,把患者的双手拿过来细细的品脉。发现她双手脉弦细,脉势上越明显,双尺脉尤其细得难以摸到。

   老师转过身来问我们:“阴虚火亢,虚烦不得眠,用什么方”?

   “黄连阿胶汤”。王彩玲这次反应相当的快啊。

   老师满意地点点头道:“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就用黄连阿胶汤打底吧”。

   “那患者头晕是怎么回事呢”?杜姐问道。

   “双脉上越,为浊阴不降。脉弦细,是阴虚不濡,当然会头昏沉啦”。老师一边回答,一边开始处方:

   黄连5克,黄芩10克,白芍20克,阿胶15克,鸡子黄2枚,龙骨20克,牡蛎30克,半夏40克,细辛5克。

   整个方子用黄连阿胶汤加龙骨、牡蛎、半夏降逆敛阴。但是为什么要用细辛呢?细辛的辛味极厚重,动力极强,走窜之性大能耗散气血。用在这里不怕加重气血的上逆吗?我向老师提出了这个问题。

   老师告诉我们:“黄连阿胶汤加龙骨、牡蛎、半夏,养阴收敛下降的力量很强大,药力偏于“静”,静而不动则补药都会堵塞在一起,无法发挥作用。这时候加入一味细辛,动静结合,就像人一呼一吸一样,整个方子就活起来了。这样于阳中求阴,则补阴而不会壅滞,效果就会好”。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想起我以前治疗那些通宵熬夜后,脉显得虚烦而大的患者,重用阿胶取效很快,但患者的脉由虚大变平时会显得实而滞,原来就是因为药物过于敛补,偏于静而不动的原因。

   “那如果补阳的时候呢,是不是也要动静结合”?我问老师。

   “也一样的”老师答道:“无论补阴补阳,都要讲究动静结合,循环流通,令补而不滞才是补法的大道”。

   “比如说,用大量附子的时候,火力太猛,动力太强,就容易出事,这时候就要用一些静的药来控制它,比如加一味炙甘草就能伏火缓其急,或者加磁石,或者加龙骨、牡蛎,就能潜伏它的火力。又比如说,温补心阳的时候,就要注意通胃肠气机,这样心阳才能下行到小肠,心与小肠表里气机循环,药力才能补得进去,不然反而会壅滞形成热邪”。

   难怪,老师每次治疗肾虚腰痛患者的时候,在应用杜仲、桑寄生、川续断、大芸、巴戟天等药物补肾的同时,通常还会加狗脊、乌稍蛇或者苍耳子等药升阳通督脉,就是要让补肾的药力顺着督脉流通起来。而且,在这同时,老师还常常根据具体情况,加枳实、竹茹等降任脉的药,就是为了督脉和任脉之间能循环流通,药物才能发挥作用。而且老师对肾气虚的患者,用杜仲、桑寄生和川续断来补肾气的时候,都是很灵活的。老师平时一般的用量都是杜仲30克,桑寄生20克,川续断20克,但对于下焦邪气重,阳气郁闭不升的患者,老师用杜仲量就会减少到20克,桑寄生就会减少到15克,而川续断还是20克,这是因为杜仲和桑寄生偏于敛补,所以用量要减少,以免壅滞。而川续断补中有通,所以用量大点都没问题。有时候老师用杜仲的量会少到10克,这时候就是用杜仲来起到药引的作用,而不是为了补益肾气了。

   而老师每次用大量黄芪补肺气以行其肃降之令,治疗肺气虚浊气不降的时候,都要加一味知母,就是以知母之阴迎黄芪之阳,则阴阳化合为雨,肺气因而能下行。否则,如果单单大剂量使用一味黄芪的话,独阳壅于肺部,患者就会烦闷而周身发热。说实话,这样用药的“勇夫”,在临床上真是经常会碰到,甚至有时候我自己也是犯了这样的错误而不自知。

       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袭,敬请联系,及时删除。

       喜欢请转发,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疼痛科是针对颈肩腰腿类疼痛进行诊断和治疗,采用针刀、银质针、阻滞针、注射、腕踝针、浮针、三维电脑牵引、臭氧、射频等综合治疗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肩周炎、增生性膝关节炎腱鞘炎、网球肘、跟骨刺、风湿病、强脊炎等各类颈肩腰腿痛,以及头痛、头晕、三叉神经痛、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疗效显著。

       更多详情敬请关注一下

好大夫个人网址:https://Zhangyanyisheng.haodf.com

电话:0531—83255832      周一至周三上午 提前预约

地址:章丘市中医院疼痛科(门诊楼三楼南首)

       长按下面二维码,更多精彩内容供您分享!!!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张燕
张燕 主任医师
济南市章丘区中医医院 疼痛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