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滢 三甲
张滢 副主任医师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 精神卫生科

患焦虑症十八年,服药两年把病除

两年前的某日,我正在坐失眠抑郁门诊,一个中年女士搀扶着一个老年妇女走了进来,老年妇女应该有70来岁了,双眼有一层薄薄的白翳,应该有视力残疾,走路时另一只手张在腰间,小心翼翼。她们挂的是隔壁精神卫生的号,要配两盒舒乐安定片,因为那边队伍太长,所以想让我帮着配药。浙江省立同德医院精神卫生科张滢

我拿起医保卡,看到医保信息是中年女士的,就问:“不是给你妈妈配药吗?怎么用了你的卡?”,老年妇女听到我发问,挤出一点微笑,说:“是给我女儿配的,她不吃睡不着,以前她不愿意出门,都是我来帮她配,最近眼病重起来了,叫她陪我来一下。”我又端详了一下中年女士,她穿着很旧的外套,头发略蓬乱,外形瘦削、面色苍白,不敢对视,因为没有化妆,面部的细纹比较明显,表情慌乱而紧张,勉强挤出一点尴尬的笑容。鉴于之前曾经遇到吸毒者用多个医疗卡试图配大量安定类药物,所以我仔细看了她的病历,病历里面显示,患者是杭州某景区大酒店的员工,近几年反复因为睡眠差、心慌配用舒乐安定,再往前翻,有多次到心内科就诊的记录。为防万一,我让她们坐下来,开始询问睡眠情况和起病时间,中年女士表情紧张,反复抿着嘴唇答不上来,她母亲用手背擦了擦眼角,开始讲了起来。

20年前,女士旅游学校毕业,被招聘到某酒店做服务员,那时的她,身材挺拔,容貌清丽,像极了影星巩俐,所以刚到单位便被几个小伙子追求,有时还被住客骚扰。她一向家规甚严,平时很拘谨,胆子很小,对诸多追求者始终保持距离,那时酒店附近还比较荒凉,父亲怕她出事,每天骑自行车接送她上下班。但父亲不可能老是陪着她,有几次还是被不良青年拦路搭讪,受了惊吓,她渐渐开始出现入睡困难,有时会梦见被毒蛇猛兽追赶,哭喊着惊醒,白天精神差,不想上班,怕见外人,有时无故心慌、手抖,家人带她多处求医,查不出原因,如此看了一年多,眼看无法工作,从1998年起只好病休在家,不敢出门,要母亲在家陪着才放心,母亲只能辞了工作,在家旁边开了个小面摊,勉强维持。

女士父母是普通工人,好不容易把一个鲜花般的姑娘养大成人,没想到突然出此变故,家里一下子少了两份工资,而且女儿躲在家里不见外人,眼看着过了出嫁的年龄,母亲只能终日以泪洗面,慢慢的眼睛看不清了,患了一种罕见的眼病。父亲带着妻子到处求诊,起初毫无效果,后来找到了我院的李安民医生,在中药调理下,眼疾不再进展。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女士的父亲由于长期过度劳累,患了肺部疾病,一直拖着没去治疗,2010年病情加重,住院半年后过世。家中的顶梁柱到了,留下母女二人相依为命。由于女士稍微活动便心慌气促,所以母亲虽然眼睛不好,还是包揽了所有家务和面摊的一应杂务,每月还要到医院给女儿配药,今天眼睛实在看不清,所以求着女儿陪她一起来。

在交谈过程中,中年女士一直没有插话,低头听着我们的交谈。由于觉得她的疾病表现很像焦虑症,所以就问了她几句疾病发作时的体验,她的回答更肯定了我的判断,我考虑她是在较大的精神压力下,出现的以惊恐发作为主要表现的焦虑症,后来出现意志要求减退、回避交往,所以把自己封闭了十八年之久。于是我给她们介绍了焦虑症的定义和表现,指出中年女士的疾病特点,建议她们正规抗焦虑治疗。母女二人听得频频颔首,同意接受相关药物治疗,于是我在舒乐安定助睡眠的基础上,加用了少量抗焦虑药物,让她们遵嘱服用,她们面带喜色,感谢而去。

就这样过了两年,每月母女二人都会相伴而来,眼看着中年女士表情渐渐放松,渐渐敢和母亲一起出门活动,能主动整理被褥,洗晒衣物,有时甚至能陪着母亲到菜场买菜,到母亲的面摊帮忙。期间女儿一度不听话,偷偷减药,因为病情复发,再度服用,以后就没有停止服用过药物。

2017年1月下旬,农历新年前的最后一次门诊,母女二人又来到我的诊室,配过药后,两人又坐了十来分钟,面带笑容向我拜个早年,聊起二十年来的各种沟沟坎坎,讲起一次次的绝望,母亲又忍不住频频擦眼泪。谈到现在的生活,母亲又露出乐观的微笑,称现在街道对她们也很照顾,给她办了残疾证,每月发些补贴,女儿现在也能帮着做事情,打算张罗着给女儿介绍对象了,讲到这里,她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一直在旁边抿嘴浅笑的女儿,脸也红了起来。离开时她们连连致谢,我也非常开心,希望她们从此走出厄运,重新开始美好的生活。

张滢
张滢 副主任医师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 精神卫生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