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张耘新 三甲
张耘新 副主任医师
兰州大学第二医院 泌尿外科

梅毒、淋病诊疗指南

中华皮肤杂志 2014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控制中心、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性病学组、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性病亚专业委员会

执笔:王千秋、刘全忠、徐金华

在国家卫生计生委疾病控制局的指导和安排下,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控制中心、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性病学组、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性病亚专业委员会组织专家讨论制定了《性传播疾病临床诊疗与防治指南》,供皮肤科医师、妇产科医师、泌尿科医师、预防医学医师和其他相关学科医师在性病临床诊疗实践及预防控制工作中参考。现将 4 种性传播疾病的诊疗指南公布如下。

参加指南制定的专家有(以姓氏笔画为序):王千秋、王宝玺、尹跃平、冯文莉、田洪青、刘巧、刘全忠、齐淑贞、孙令、李文竹、李东宁、李珊山、苏晓红、何成雄、张建中、杨帆、杨斌、杨森、杨立刚、周平玉、陈祥生、郑和义、郑和平、段逸群、骆丹、涂亚庭、徐金华、梁国钓、龚向东、蒋娟、蒋法兴、韩建德、程浩、赖维。

梅毒

梅毒(syphilis)是由苍白螺旋体引起的一种慢性、系统性的性传播疾病。可分为后天获得性梅毒和胎传梅毒(先天梅毒)。获得性梅毒又分为早期和晚期梅毒。早期梅毒指感染梅毒螺旋体在 2 年内,包括一期、二期和早期隐性梅毒,一、二期梅毒也可重叠出现。晚期梅毒的病程在 2 年以上,包括三期梅毒、心血管梅毒、晚期隐性梅毒等。神经梅毒在梅毒早晚期均可发生。胎传梅毒又分为早期(出生后 2 年内发病)和晚期(出生 2 年后发病)。

1. 诊断

1.1 一期梅毒:

流行病学史:有不安全性行为,多性伴或性伴感染史。
临床表现:
硬下疳:潜伏期一般 2~4 周。常为单发,也可多发。初为粟粒大小高出皮面的结节,后发展成直径约 1~2 cm 的圆形或椭圆形浅在性溃疡。典型的硬下疳界限清楚、边缘略隆起,创面平坦、清洁;触诊浸润明显,呈软骨样硬度;无明显疼痛或轻度触痛。多见于外生殖器部位;
腹股沟或患部近卫淋巴结肿大:可为单侧或双侧,无痛,相互孤立而不粘连,质中,不化脓破溃,其表面皮肤无红、肿、热。
实验室检查:
采用暗视野显微镜或镀银染色显微镜检查法,取硬下疳损害渗出液或淋巴结穿刺液,可查到梅毒螺旋体,但检出率较低;
非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如感染不足 2~3 周,该试验可为阴性,应于感染 4 周后复查;
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极早期可阴性。
诊断分类:
疑似病例:应同时符合临床表现和实验室检查中第二项,可有或无流行病学史;或同时符合临床表现和实验室检查中第三项,可有或无流行病学史;
确诊病例:应同时符合疑似病例的要求和实验室检查中第一项,或同时符合疑似病例的要求和两类梅毒血清学试验均为阳性。
1.2 二期梅毒:

流行病学史:有不安全性行为,多性伴或性伴感染史,或有输血史(供血者为早期梅毒患者)。
临床表现:可有一期梅毒史(常在硬下疳发生后 4~6 周出现),病期 2 年内。
皮肤黏膜损害:皮损类型多样化,包括斑疹、斑丘疹、丘疹、鱗屑性皮损、毛囊疹及脓疱疹等,分布于躯体和四肢等部位,常泛发对称。掌跖部暗红斑及脱屑性斑丘疹,外阴及肛周的湿丘疹或扁平湿疣为其特征性损害。皮疹一般无瘙痒感。可出现口腔黏膜斑、虫蚀样脱发。二期复发梅毒皮损数目较少,皮损形态奇特,常呈环状或弓形或弧形;
全身浅表淋巴结可肿大;
可出现梅毒性骨关节、眼、内脏及神经系统损害等。
实验室检查:
采用暗视野显微镜或镀银染色显微镜检查法,取二期皮损尤其扁平湿疣、湿丘疹,町查到梅毒螺旋体。口腔黏膜斑因不易与口腔中的其他螺旋体相鉴别,故不采用此法检查;
非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
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
诊断分类:
疑似病例应同时符合临床表现和实验室检查中第二项,可有或无流行病学史;
确诊病例应同时符合疑似病例的要求和实验室检查中第一项,或同时符合疑似病例的要求和两类梅毒血清学试验均为阳性。
1.3 三期梅毒:

流行病学史:有不安全性行为,多性伴或性伴感染史,或有输血史。
临床表现:可有一期或二期梅毒史,病程 2 年以上。
晚期梅毒:
皮肤黏膜损害:头面部及四肢伸侧的结节性梅毒疹,大关节附近的近关节结节,皮肤、口腔、舌咽的树胶肿,上腭及鼻中隔黏膜树胶肿可导致上腭及鼻中隔穿孔和马鞍鼻。
骨梅毒,眼梅毒,其他内脏梅毒,累及呼吸道、消化道、肝脾、泌尿生殖系统、内分泌腺及骨骼肌等;
心血管梅毒:可发生单纯性主动脉炎、主动脉瓣闭锁不全、主动脉瘤等。
实验室检查:
非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极少数晚期梅毒可呈阴性;
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
诊断分类:
疑似病例应同时符合临床表现和实验室检查中第一项,可有或无流行病学史;
确诊病例应同时符合疑似病例的要求和两类梅毒血清学试验均为阳性。
1.4 神经梅毒:

流行病学史:有不安全性行为,多性伴或性伴感染史,或有输血史。
临床表现:
无症状神经梅毒:无明显的神经系统症状和体征;
脑膜神经梅毒:表现为发热、头痛、恶心、呕吐、颈项强直、视乳头水肿等;
脑膜血管梅毒:为闭塞性脑血管综合征的表现,如偏瘫、截瘫、失语、癫痫样发作等;
脑实质梅毒:可出现精神症状,表现为麻痹性痴呆,可出现注意力不集中、情绪变化、妄想,以及智力减退、判断力与记忆力、人格改变等;可出现神经系统症状,表现为震颤、言语与书写障碍、共济失调、肌无力、癫痴发作、四肢瘫痪及大小便失禁等。若梅毒螺旋体弓丨起脊髓损伤,即为脊髓痨。可发生闪电样痛,感觉异常,触痛觉及温度觉障碍;深感觉减退及消失;位置觉和振动觉障碍等。
实验室检查:
非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极少数晚期患者可阴性;
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
脑脊液检査:白细胞计数 ≥ 5x106/L,蛋白量 > 500 mg/L,且无引起异常的其他原因。脑脊液荧光螺旋体抗体吸收试验(FTA-ABS)和(或)性病研究实验室(VDRL)试验阳性。在没有条件做 FTA-ABS 和 VDRL 的情况下,可以用梅毒螺旋体明胶凝集试验(TPPA)和快速血浆反应素环状卡片试验(RPR)/甲苯胺红不加热血清学试验(TRUST)替代。
诊断分类:
疑似病例:应同时符合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查 1. 2. 3. 中的脑脊液常规检查异常(排除引起异常的其他原因),可有或无流行病学史;
确诊病例:应同时符合疑似病例的要求和实验室检查第三项中的脑脊液梅毒血清学试验阳性。
1.5 隐性梅毒(潜伏梅毒):

流行病学史:
有不安全性行为,多性伴或性伴感染史,或有输血史。
早期隐性梅毒:病程<2 年:
在过去 2 年内有明确的高危性行为史,而 2 年前无高危性行为史。
在过去 2 年内,有符合一期或二期梅毒的临床表现,但未得到诊断和治疗者。
在过去 2 年内,性伴有明确的梅毒感染史;
晚期隐性梅毒:病程 > 2 年。无法判断病程者作为晚期隐性梅毒处理。
临床表现:无临床症状与体征。
实验室检查:
非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少数晚期隐性梅毒可呈阴性;
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
脑脊液检查无明显异常。
诊断分类:
疑似病例:应同时符合实验室检查中第一项,既往无梅毒诊断与治疗史,无临床表现者;
确诊病例:同时符合疑似病例的要求和两类梅毒血清学试验均为阳性。如有条件可行脑脊液检查以排除无症状神经梅毒。
1.6 胎传梅毒:

流行病学史:生母为梅毒患者。
临床表现:
早期胎传梅毒:一般<2 岁发病,类似获得性二期梅毒,发育不良,皮损常为红斑、丘疹、扁平湿疣、水疱-大疱;梅毒性鼻炎及喉炎;骨髓炎、骨软骨炎及骨膜炎;可有全身淋巴结肿大、肝脾肿大、贫血等;
晚期胎传梅毒:一般 > 2 岁发病,类似于获得性三期梅毒。出现炎症性损害(间质性角膜炎、神经性耳聋、鼻或腭树胶肿、克勒顿关节、胫骨骨膜炎等)或标记性损害(前额圆凸、马鞍鼻、佩刀胫、锁胸关节骨质肥厚、赫秦生齿、口腔周围皮肤放射状皲裂等);
隐性胎传梅毒:即胎传梅毒未经治疗,无临床症状,梅毒血清学试验阳性,脑脊液检查正常,年龄<2 岁者为早期隐性胎传梅毒,>2 岁者为晚期隐性胎传梅毒。
实验室检查:
显微镜检查:采用暗视野显微镜或镀银染色显微镜检查法,取早期胎传梅毒患儿的皮肤黏膜损害或胎盘标本,可查见梅毒螺旋体;
非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其抗体滴度 > 母亲 2 个稀释度(4 倍),或随访 3 个月滴度呈上升趋势有确诊意义;
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其 IgM 抗体检测阳性有确诊意义,阴性不能排除胎传梅毒。
诊断分类:
疑似病例:所有未经有效治疗的患梅毒母亲所生的婴儿,或所发生的死胎、死产、流产病例,证据尚不足以确诊为胎传梅毒者。
确诊病例:符合下列任何一项实验室检查和随访结果:
暗视野显微镜检查,或镀银染色在早期先天梅毒皮肤/黏膜损害及组织标本中查到梅毒螺旋体,或梅毒螺旋体核酸检测阳性;
婴儿血清梅毒螺旋体 IgM 抗体检测阳性;
婴儿出生时非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滴度 ≥ 母亲滴度的 4 倍,且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
婴儿出生时非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阴性或滴度虽未达到母亲滴度的 4 倍,但在其后随访中发现由阴转阳,或滴度上升有临床症状,且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阳性;
患梅毒母亲所生婴儿随访至 18 个月时梅毒螺旋体抗原血清学试验仍持续阳性。
2. 处理

2.1 一般原则:

及早发现,及时正规治疗,愈早治疗效果愈好;
剂量足够,疗程规则。不规则治疗可增多复发及促使晚期损害提前发生;
治疗后要经过足够时间的追踪观察;
对所有性伴同时进行检查和治疗。
2.2 治疗方案:

早期梅毒(包括一期、二期及病程<2 年的隐性梅毒)推荐方案:普鲁卡因青霉素 G80 万 U/d,肌内注射,连续 15 d;或苄星青霉素 240 万 U,分为双侧臀部肌内注射,每周 1 次,共 2 次。替代方案:头孢曲松 0.5~1 g,每日 1 次,肌内注射或静脉给药,连续 10 d。对青霉素过敏用以下药物:多西环素 100 mg,每日 2 次,连服 15 d;或盐酸四环素 500 mg,每日 4 次,连服 15 d(肝、肾功能不全者禁用)。
晚期梅毒(三期皮肤、黏膜、骨梅毒,晚期隐性梅毒或不能确定病期的隐性梅毒)及二期复发梅毒推荐方案:普鲁卡因青霉素 G,80 万 U/d,肌内注射,连续 20 d 为 1 个疗程,也可考虑给第 2 个疗程,疗程间停药 2 周;或苄星青霉素 240 万 U,分为双侧臀部肌内注射,每周 1 次,共 3 次。对青霉素过敏用以下药物:多西环素 100 mg,每日 2 次,连服 30 d;或盐酸四环素 500 mg,每日 4 次,连服 30 d(肝、肾功能不全者禁用)。
心血管梅毒推荐方案:如有心力衰竭,首先治疗心力衰竭,待心功能可代偿时,注射青霉素,需从小剂量开始以避免发生吉海反应,造成病情加剧或死亡。水剂青霉素 G,第 1 天 10 万 U,1 次肌内注射;第 2 天 10 万 U,每日 2 次肌内注射;第 3 天 20 万 U,每日 2 次肌内注射;自第 4 天起按下列方案治疗:普鲁卡因青霉素 G,80 万 U/d,肌内注射,连续 20 d 为 1 个疗程,共 2 个疗程(或更多),疗程间停药 2 周;或苄星青霉素 240 万 U,分为双侧臀部肌内注射,每周 1 次,共 3 次。对青霉素过敏者用以下药物:多西环素 100 mg,每日 2 次,连服 30 d;或盐酸四环素 500 mg,每日 4 次,连服 30 d(肝、肾功能不全者禁用)。
神经梅毒、眼梅毒推荐方案:水剂青霉素 G1800 万~2400 万 U 静脉滴注(300 万~400 万 U,每 4 小时 1 次),连续 10~14 d。必要时,继以苄星青霉素 G240 万 U,每周 1 次肌内注射,共 3 次。或普鲁卡因青霉素 G,240 万 U/d,1 次肌内注射,同时口服丙磺舒,每次 0.5 g,每日 4 次,共 10~14 d。必要时,继以苄星青霉素 G240 万 U,每周 1 次肌内注射,共 3 次。替代方案:头孢曲松 2 g,每日 1 次静脉给药,连续 10~14 d。对青霉素过敏者用以下药物:多西环素 100 mg,每日 2 次,连服 30 d;或盐酸四环素 500 mg,每日 4 次,连服 30 d(肝、肾功能不全者禁用)。
早期胎传梅毒(<2 岁)推荐方案:脑脊液异常者:水剂青霉素 G,10 万~15 万 U·kg-1·d-1出生后 7 d 以内的新生儿,以每次 5 万 U/kg,静脉滴注每 12 小时 1 次,以后每 8 小时 1 次,直至总疗程 10~14 d。或普鲁卡因青霉素 G,5 万 U·kg-1·d-1肌内注射,每日 1 次,10~14 d。脑脊液正常者:苄星青霉素 G,5 万 U/kg,l 次分两侧臀部肌内注射。如无条件检查脑脊液者,可按脑脊液异常者治疗。对青霉素过敏者,尚无使用其他治疗方案有效的证据,可试用红霉素治疗。
晚期胎传梅毒(>2 岁)推荐方案:水剂青霉素 G,15 万 U·kg-1·d-1分次静脉滴注,连续 10~14 d,或普鲁卡因青霉素 G,每日 5 万 U/kg,肌内注射,连续 10 d 为 1 个疗程(对较大儿童的青霉素用量,不应超过成人同期患者的治疗量)。脑脊液正常者:苄星青霉素 G,5 万 U/kg,l 次分两侧臀肌注射。替代方案:对青霉素过敏者,既往用过头孢类抗生素而无过敏者在严密观察下可选择:头孢曲松 250 mg,每日 1 次,肌内注射,连续 10~14 d。<8 岁儿童禁用四环素。
妊娠期梅毒:在妊娠期新确诊患梅毒的孕妇应按相应梅毒分期治疗。治疗原则与非妊娠患者相同,但禁用四环素、多西环素,治疗后每月作一次定量非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观察有无复发及再感染。推荐对妊娠期梅毒患者在妊娠早 3 个月和妊娠末 3 个月各进行 1 个疗程的抗梅毒治疗。对青霉素和头孢类药物过敏者,由于妊娠期和哺乳期不能应用四环素类药物,可试用大环内酯类药物替代:红霉素 500 mg,每日 4 次,早期梅毒连服 15 d;晚期梅毒和不明病期梅毒连服 30 d。红霉素治疗梅毒的疗效差,在治疗后应加强临床和血清学随访。在停止哺乳后,要用多西环素复治。
梅毒患者合并 HIV 感染的处理:
所有 HIV 感染者应作梅毒血清学筛査;所有梅毒患者应作 HIV 抗体筛查;
常规的梅毒血清学检查无法确定诊断时,可取皮损活检,作免疫荧光染色或银染色找梅毒螺旋体;
所有梅毒患者,凡合并 HIV 感染者,应考虑作腰椎穿刺检查脑脊液以排除神经梅毒;
梅毒患者合并 HIV 感染是否要加大剂量或疗程治疗梅毒仍不明确,对一期、二期及隐性梅毒建议检查脑脊液以排除神经梅毒,若不能实现,则建议用神经梅毒治疗方案来进行治疗;
对患者进行密切监测及定期随访。
淋病

淋病(gonorrhea)是一种经典的性传播疾病,由淋病奈瑟菌(淋球菌)感染所致,主要表现为泌尿生殖系统黏膜的化脓性炎症。男性最常见的表现是尿道炎,而女性则为宫颈炎。局部并发症在男性主要有附睾炎和前列腺炎,在女性主要有子宫内膜炎和盆腔炎。咽部、直肠和眼结膜亦可为原发性感染部位。淋球菌经血行播散可导致播散性淋球菌感染(DGI),但临床上罕见。

1. 诊断[1-2]

1.1 流行病学史:

有不安全性行为,多性伴或性伴感染史,有与淋病患者密切接触史,儿童有受性虐待史,新生儿的母亲有淋病史。

1.2 临床表现:

无并发症淋病:
男性无并发症淋病:淋菌性尿道炎为男性最常见的表现,约 10% 感染者无症状。潜伏期为 2~10 d,常为 3~5 d。患者常有尿痛、尿道刺痒或尿急、尿频。患者尿道分泌物开始为黏液性、量较少,数日后出现大量脓性或脓血性分泌物。尿道口潮红、水肿,严重者可出现包皮龟头炎,表现为龟头、包皮内板红肿,有渗出物或糜烂,包皮水肿,可并发包皮嵌顿;腹股沟淋巴结红肿疼痛。偶见尿道瘘管和窦道。少数患者可出现后尿道炎,尿频明显,会阴部坠胀,夜间有痛性阴茎勃起。有明显症状和体征的患者,即使未经治疗,一般在 10~14 d 症状逐渐减轻,1 个月后症状基本消失,但并未痊愈,可继续向后尿道或上生殖道扩散,甚至发生并发症;
女性无并发症淋病:约 50% 女性感染者无明显症状。常因病情隐匿而难以确定潜伏期。a.宫颈炎:阴道分泌物增多,呈脓性,子宫颈充血、红肿,子宫颈口有黏液脓性分泌物,可有外阴刺痒和烧灼感;b.尿道炎:尿痛、尿急、尿频或血尿,尿道口充血,有触痛及少量脓性分泌物,或挤压尿道后有脓性分泌物;c.前庭大腺炎:通常为单侧性,大阴唇部位局限性隆起,红、肿、热、痛。可形成脓肿,触及有波动感,局部疼痛明显,可伴全身症状和发热;d.肛周炎:肛周潮红、轻度水肿,表面有脓性渗出物,伴瘙痒;
儿童淋病:
男性儿童多发生尿道炎和包皮龟头炎,有尿痛和尿道分泌物。检查可见包皮红肿、龟头和尿道口潮红,有尿道脓性分泌物;
幼女表现为外阴阴道炎,有尿痛、尿频、尿急,阴道脓性分泌物。检查可见外阴、阴道、尿道口红肿,阴道及尿道口有脓性分泌物。
有并发症淋病:
男性有并发症淋病:
附睾炎:常为单侧,附睾肿大、疼痛明显,同侧腹股沟和下腹部有反射性抽痛。检查可见一侧阴囊肿大,阴囊皮肤水肿、发红、发热,触诊附睾肿大、触痛明显,尿道口可见脓性分泌物;
精囊炎:急性期有发热、尿频、尿急、尿痛,终末血尿,血精,下腹疼痛。直肠检查可触及肿大的精囊并有剧烈的触痛;
前列腺炎:急性期有畏寒、发热,尿频、尿急、尿痛或排尿困难,终末血尿或尿道脓性分泌物,会阴部或耻骨上区坠胀不适感,直肠胀满、排便感。直肠检查示前列腺肿大,有触痛。重者可并发急性尿潴留、前列腺脓肿等;
系带旁腺(Tyson 腺)或尿道旁腺炎和脓肿:少见(<1%),系带的一侧或两侧疼痛性肿胀,脓液通过腺管排出;
尿道球腺(Cowper 腺)炎和脓肿:少见,会阴部跳痛、排便痛、急性尿潴留,直肠指检扪及有触痛的肿块;
尿道周围蜂窝织炎和脓肿:罕见,脓肿侧疼痛、肿胀,破裂产生瘘管。体检可扪及有触痛的波动性肿块。常见于舟状窝和球部;
尿道狭窄:少见,因尿道周围蜂窝织炎、脓肿或瘘管形成而致尿道狭窄。出现尿路梗塞(排尿无力、困难、淋漓不尽)和尿频、尿潴留等;
女性有并发症淋病:淋菌性子宫颈炎上行感染可导致淋菌性盆腔炎,包括子宫内膜炎、输卵管炎、输卵管卵巢囊肿、盆腔腹膜炎、盆腔脓肿,以及肝周炎等。淋菌性盆腔炎可导致不孕症、异位妊娠、慢性盆腔痛等不良后果。
盆腔炎:临床表现无特异性,可有全身症状,如畏寒、发热(>38 ℃ )食欲不振,恶心、呕吐等。下腹痛,不规则阴道出血,异常阴道分泌物。腹部和盆腔检查可有下腹部压痛、宫颈举痛、附件压痛或触及包块,宫颈口有脓性分泌物;
肝周炎:表现为上腹部突发性疼痛,深呼吸和咳嗽时疼痛加剧,伴有发热、恶心、呕吐等全身症状。触诊时右上腹有明显压痛,X 线胸透可见右侧有少量胸腔积液。
其他部位淋病:
眼结膜炎:常为急性化脓性结膜炎,于感染后 2~21 d 出现症状。新生儿淋菌性眼结膜炎常为双侧,成人可单侧或双侧。眼结膜充血、水肿,有较多脓性分泌物;巩膜有片状充血性红斑;角膜混浊,呈雾状,重者可发生角膜溃疡或穿孔;
咽炎:见于有口交行为者。90% 以上感染者无明显症状,少数患者有咽干、咽部不适、灼热或疼痛感。检査可见咽部黏膜充血、咽后壁有黏液或脓性分泌物;
直肠炎:主要见于有肛交行为者,女性可由阴道分泌物污染引起。通常无明显症状,轻者可有肛门瘙痒和烧灼感,肛门口有黏液性或黏液脓性分泌物,或少量直肠出血。重者有明显的直肠炎症状,包括直肠疼痛、里急后重、脓血便。检査可见肛管和直肠黏膜充血、水肿、糜烂。
播散性淋病:临床罕见。
成人播散性淋病:患者常有发热、寒战、全身不适。最常见的是关节炎-皮炎综合征,肢端部位有出血性或脓疱性皮疹,手指、腕和踝部小关节常受累,出现关节痛、腱鞘炎或化脓性关节炎。少数患者可发生淋菌性脑膜炎、心内膜炎、心包炎、心肌炎等;
新生儿播散性淋病:少见,可发生淋菌性败血症、关节炎、脑膜炎等。
1.3 实验室检查:

显微镜检查:取男性尿道分泌物涂片作革兰染色,镜检多形核细胞内见革兰阴性双球菌为阳性。适用于男性无合并症淋病的诊断,不推荐用于咽部、直肠和女性宫颈感染的诊断;
淋球菌培养:为淋病的确诊试验。适用于男、女性及所有临床标本的淋球菌检查;
核酸检测:用 PCR 等技术检测各类临床标本中淋球菌核酸阳性。核酸检测应在通过相关机构认定的实验室开展。
1.4 诊断分类:

应根据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和实验室检查结果进行综合分析,慎重作出诊断。

疑似病例:符合流行病学史以及临床表现中任何一项者;
确诊病例:同时符合疑似病例的要求和实验室检查中任何一项者。
2. 处理[1-4]

2.1 一般原则:

应遵循及时、足量、规则用药的原则;根据不同的病情采用不同的治疗方案;治疗后应进行随访;性伴应同时进行检查和治疗。告知患者在其本人和性伴完成治疗前禁止性行为。注意多重病原体感染,一般应同时用抗沙眼衣原体的药物或常规检测有无沙眼衣原体感染,也应作梅毒血清学检测以及 HIV 咨询与检测。

2.2 治疗方案:

2.2.1 无并发症淋病
淋菌性尿道炎、子宫颈炎、直肠炎推荐方案:头孢曲松 250 mg,单次肌内注射;或大观霉素 2 g(宫颈炎 4 g),单次肌内注射;如果衣原体感染不能排除,加抗沙眼衣原体感染药物。替代方案:头孢噻肟 1 g,单次肌内注射;或其他第 3 代头孢菌素类,如已证明其疗效较好,亦可选作替代药物。如果衣原体感染不能排除,加抗沙眼衣原体感染药物;
儿童淋病:体重 > 45 kg 者按成人方案治疗,体重<45 kg 者按以下方案治疗。推荐方案:头孢曲松 25~50 mg/kg(最大不超过成人剂量),单次肌内注射;或大观霉素 40 mg/kg(最大剂量 2 g),单次肌内注射。如果衣原体感染不能排除,加抗沙眼衣原体感染药物。
2.2.2 有并发症淋病:
淋菌性附睾炎、前列腺炎、精囊炎推荐方案:头孢曲松 250 mg,每日 1 次肌内注射,共 10 d;或大观霉素 2 g,每日 1 次肌内注射,共 10 d。如果衣原体感染不能排除,加抗沙眼衣原体感染药物。替代方案:头孢噻肟 1 g,每日 1 次肌内注射,共 10 d。如果衣原体感染不能排除,加抗沙眼衣原体感染药物。
淋菌性盆腔炎门诊治疗方案:头孢曲松 250 mg,每日 1 次肌内注射,共 10 d;加口服多西环素 100 mg,每日 2 次,共 14 d;加口服甲硝唑 400 mg,每日 2 次,共 14 d。住院治疗推荐方案 A:头孢替坦 2 g,静脉滴注,每 12 小时 1 次;或头孢西丁 2 g,静脉滴注,每 6 小时 1 次,加多西环素 100 mg,静脉滴注或口服,每 12 小时 1 次。注意:如果患者能够耐受,多西环素尽可能口服。在患者情况允许的情况下,头孢替坦或头孢西丁的治疗不应<1 周。对治疗 72 h 内临床症状改善者,在治疗 1 周时酌情考虑停止肠道外治疗,并继以口服多西环素 100 mg,每日 2 次,加口服甲硝唑 500 mg,每日 2 次,总疗程 14 d。住院治疗推荐方案 B:克林霉素 900 mg,静脉滴注,每 8 小时 1 次,加庆大霉素负荷量(2 mg/kg),静脉滴注或肌内注射,随后给予维持量(1.5 mg/kg),每 8 小时 1 次,也可每日 1 次给药。注意:患者临床症状改善后 24 h 可停止肠道外治疗,继以口服多西环素 100 mg,每日 2 次;或克林霉素 450 mg,每日 4 次,连续 14 d 为 1 个疗程。多西环素静脉给药疼痛明显,与口服途径相比没有任何优越性;孕期或哺乳期妇女禁用四环素、多西环素。妊娠头 3 个月内应避免使用甲硝哇。
2.2.3 其他部位淋病:
淋菌性眼结膜炎推荐方案:
新生儿:头孢曲松 25~50 mg/kg(总量不超过 125 mg),静脉或肌内注射,每日 1 次,连续 3 d。
儿童:体重 > 45 kg 者按成人方案治疗,体重<45 kg 的儿童:头孢曲松 50 mg/kg(最大剂量 1 g),单次肌内注射或静脉滴注。
成人:头孢曲松 1 g,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张耘新
张耘新 副主任医师
兰州大学第二医院 泌尿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