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世坤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4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1642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占世坤

占世坤

主任医师 教授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媒体报道

手术室目击全过程‘成都马加爵’边聊天边开颅

发表者:占世坤 2506人已读

手术室目击全过程 “成都马加爵”边聊天边开颅
                        2004年07月01日09:20 

  获得医院“特许权”,记者手术室目击开颅手术成功全过程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占世坤

  自本报连续推出“成都马加爵”郑松(化名)上海做手术的报道后,他的命运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昨日早上7点,记者赶赴瑞金医院6号楼的914病房,已经剃头的郑松和父亲正在等待手术开始。在一大堆媒体记者的簇拥下,郑松来到了病房侧的另一栋大楼里先戴头套并接受核磁共振定位。当时,除了医生,大家的心里都充满了忐忑。

  准备过程 胆小女记者不敢睁眼

  7:30,大部队抵达会诊室,他将在这里戴上钢架。只见孙教授先拿出记号笔在郑松的头上,横竖各划了一条线,将左右半脑、头顶与眉际从头皮上标出来。消毒后,一顶钢圈环套在了郑松头上,两根钢柱伸进耳朵固定住。此时,一直不说话的郑松,表示耳朵有点痛。孙医生开始在郑松的头顶的四个方位注射麻醉剂,很快直径2.5厘米的一个小乒乓球大小的包(医学上称皮丘)从头皮上鼓了起来。“唔、唔,痛,胀得很!”郑松说道,不过麻醉针效果一出,他就立刻停止了扭动。

  7:48,四根钢钉旋入了刚打出来的包里,将头套稳定地固定在了郑松的头骨上。一旁,胆小的女记者不敢睁开眼,甚至跑了出去。10分钟后,一个六方形的头盔戴在了郑松的头上,小钢柱从郑松耳朵中小心地取出。8:05,记者连问郑松感觉如何?郑松睁开眼睛,将食指竖在嘴前:“嘘!”然后认真地跟在医生后面自己走进了扫描室。外型看起来像科幻电影《机器战警》里的情节。

  调整手术 植入电极变插入电极

  8:16,初步扫描。一旁,手术组医生在观察室里耐心地等待结果。10多分钟后,清晰的扫描头像出现在了屏幕上。孙伯民教授介绍说,从外表上看,郑松的大脑没有任何异常。但核磁共振可以找准出问题的脑部神经沟回,以便进一步手术。据悉,整套仪器价值100多万。由于具体原因,孙教授临时调整了手术方式,将植入电极改成了插入电极直接毁损紊乱神经回路的方式。

  8:24,孙教授对记者说,许多成都朋友打来电话,祝他手术成功。

  8:45左右,郑松走出MR检查室,咳了一声。“受罪啊!”老父亲红着眼眶在一旁说道,他透露郑松的母亲也打了几个电话来询问情况,一家人都担心得很,“今天早上我知道一个出车祸的娃娃,颅内出血了,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我就怕他脑袋里面出血……”郑松的哥哥连声安慰郑父:“放心,他一定会好的。”

  目击手术 郑松心跳一度升到177

  9:10郑松被推进了手术室,老父亲被拦下,目睹儿子被推进手术室,眼泪在老父的眼眶中打转。手术中,他一直在外面来回走着,像丢了魂一样。

  手术中口齿清晰

  9:49,第一个洞开钻。在经过清场之后,本报记者获得了目击手术全过程的“特权”。只见,在经过严格的消毒之后,孙伯民医生和助手占世坤医生就位,两位护士忙碌着用绿色的布将郑松严实地裹起来,只露出头。反复消毒后,在头顶处敷上薄膜,开启了生理监控器和引流器。一个精密的月牙形钢头套架在了郑松头上。郑松睁开眼睛,医生忙说:“快闭上,酒精会流到眼睛里。”局部麻醉开始。

  9:49,孙教授正式下刀。在牵引嵌的帮助下,郑松左边头皮被拉开了一个2厘米见方的洞。之后,医生小心翼翼地用小钻头在头骨上打了一个黄豆大小的洞。期间,郑松没有任何不适反应,心跳一直维持在68次/分钟,血压是109/67左右。

  9:55,清理之后,一根长长的针刺进了郑松的大脑。郑松微微地皱了皱眉毛。孙伯民教授问道,有什么不妥当,是不是不舒服?郑松动了动,口齿清晰地回答:“很好,想吐痰!”

  心跳一度升到177

  长针连接着电线,与一台仪器相联。操持仪器的占世坤医师介绍,这是专门的治疗仪,通上电以后,探针可以达到80度,达到毁掉受阻神经环路的效果。只见孙教授一边监控着郑松的头,一边让护士将温度升到50度。“郑松,有什么不舒服告诉我们哦!”“好!”郑松回答着。“有什么不舒服?”“还可以!”“今天早上有打针吗?”“有!”“头痛不?”“痛!”那里痛?“伤口痛!”“你在想些什么?”“没有!”

  孙教授将温度升高到80度,郑松的心跳从68、74、153陡升到177次,血压也变成116/82。60秒后,探针缓慢取出,身体指标恢复正常。左边的创口缝合手术有条不紊地进行,一位姓肖的漂亮护士一直监控着郑松的反应并与他不断说话。

  收尾发生小意外

  相对于左边的手术,右边的还要快速一些。孙教授边做边说:“他左右脑差别不小,核磁共振对找准脑子里的沟回非常重要。”随着手术的进行,郑松竟然睡着了,孙教授立刻叫醒他。

  10:44,右边的洞被打开,探针插入,“你把左边的手和脚动动!”郑松依言将左手左脚抬了起来。11:01,手术开始缝针,进入收尾阶段。此时,发生了一场小小的“意外”。当取下在头颅上的四根钉子时,右后方钉子刚一取出来,小洞处血立刻涌了出来,“碰到血管了!”占医生立刻用纱布堵住,迅速缝了两针,血止住了。

  手术之后 第一句话:把你右手拿开

  “没事了,将你的右手拿开!”郑松突然完整而清晰地冒出了一句话。一直抱着他的护士一愣,没反应过来。郑松又清晰地重复了一遍,明白之后,大家都忍俊不禁笑了。原来扶着郑松的护士是用右手支撑着郑松的脖子,而他怕压住了护士,要自己撑起来。看来他思维非常正常,记者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清创后,郑松从床上坐了起来,还准备下床。郑松说:“想换个床垫!”原来他身下的手术床已经被血和汗给弄污了。大家一下笑了,忙移了一张新床给郑松,将他送回了原来的病房。

  术后反应

  父亲:真像一场噩梦

  在手术室外面等候的郑父看到儿子平安出来,稍稍松了一口气,之后立刻向呆在手术室里的记者打听儿子每时每刻的具体反应。一听记者说郑松手术中的反应,郑父僵硬的脸上就会挤出一个笑容。他感叹:“真像一场噩梦!”老郑操着四川话对记者透露:“听医生说,他接下来一两天可能会发生短暂的记忆障碍,比如上午的事情,下午就记不清了。这是正常情况,过两天就会好!”

  医生:他须再睡6小时

  手术后,孙伯民教授不顾劳累又来到病房看望父子俩,并叮嘱老郑,让他睡足了6个小时后再给他吃的。“现在效果还看不出来,一般要等明天早上才看得到,需要一个恢复期。”据悉,3个月后,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的专家将再次对患者量表打分,以判断手术效果如何。

  访谈实录

  术前:怕火烧,希望活在古代

  29日下午,在瑞金医院喷水池旁的石凳上,记者和即将进入手术室的“强迫症”患者郑松(化名)进行了长聊。采访中,他手上的烟一根接一根。

  问:你现在还有暴力想法吗?

  答(皱眉):不知道……没了,离开学校,压力小了。我现在正在思考一些东西,越想越复杂,一种矛盾解决了,另一个矛盾就出来,两个矛盾总是并存,在一起互相抵触,我在想两个问题是否能同时解决。

  问:现在在想什么?

  答:我在想医生的话……医生说的话,我既想听又不敢听,心事多了……森田治疗让我在床上躺了2个月,规范行为,我觉得糟透了,现在怕吃药……

  答:能生活在古代就好了!

  问:为什么?

  答:(摸胸口)没有火烧(指火化),我怕被火烧死,古代死后都是土埋。(埋也会闷啊?)埋了没那么痛苦!我为了习惯火烧,还专门用打火机烧自己的胳膊,烧了1分钟……

  问:治疗好了想做什么?

  答:以前想做爱因斯坦,现在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做些有用和实际的事情。

  术后:有点痛,但是神志清醒

  30日,手术刚一结束,记者就立刻凑近郑松,躺了这么久,郑松第一个反应就是站起来。看到他神志清醒,本报记者立刻在第一时间和他聊开了话题。

  问:××、××,你能听见吗?答:唔,知道。

  问:你现在怎样?答:伤口有点痛。

  问:想你爸爸吗?他正在外面,很担心你,给他报平安吧!答:好!

  问:你饿不饿?

  答(睁开眼):唔(轻微左右摆动了一下头)。

  问:你看这是谁?(指着占医生)

  答(睁开眼睛,准确并大声说出):占世坤!(周围人欣慰地大笑)

  问:你现在脑袋里还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吗?

  答:不知道。

  问:觉得手术后比以前怎样?舒服些了吗?

  答:还可以。

  记者手记

  如果张国荣能接受手术…

  在这次采访中,记者听得最多的两句话是“如果张国荣也能接受手术,也许就不会死”、“我做了六七十例这种神经疾患手术,你们(媒体)都没有来,现在为了一个‘马加爵’就都来了”……同样的悲哀、同样的无奈!

  在来上海之前,记者在22天时间内亲眼目睹了两次悲剧的始末。成都两个正在读书的花季少年,一男一女都选择用跳楼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痛苦”。而上海的地下铁也成了不少人的“自杀场”。谁为他们援手?还有多少心理疾病不为人知?今天“成都马加爵”凭借自己的坚强将“强迫症”摆在世人面前。

  在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的专家那里,记者了解到,光他们接待的“强迫症”每年都有40多名,而且近年还有增长趋向,以高知居多。作为严重影响人们生活质量的4大精神障碍之一,该症已成为21世纪精神心理疾病研究的重点。

  孙伯民医生随口举出了大量的事例:一个40多岁的公司职员,患上强迫症,老是要把所有东西弄得完美才行。吃完饭,离桌了,姿势不对,重新回来再走一遍,出门一定要迈右脚,不然也重来。即使到了手术台上,也因为觉得自己的姿势没对,反复要求重躺,让医生哭笑不得。一个34岁的私营企业家,打出租车,看到一棵大树从车窗闪过,觉得很美,要求司机重新再开过去一次,司机诧异,他却说脑袋痛,一定要重新做一次才高兴,多给钱也要绕回去,结果弄了七八次,看满足了才舒服,根本没办法做生意。有的强迫症患者还强迫别人,一妈妈,要求自己的孩子从这边走到那边必须5步半……

  郑松因为“强迫症”被“请”出了学校,对此,孙教授语重心长地说:“强迫症一般都不会伤害别人。

  郑松因为有强迫症,所以看到马加爵的报道后,他就会反复想自己是否是马加爵,越想越害怕,于是向媒体和医院求助。社会对他们歧视是不公正的!”

  张国荣跳楼自杀、马加爵被枪决,绝非句号。留给我们思考的,远不是文字所能承载。

  新闻回放

  从刑台“转战”上海

  自本报3月20日报道了《救救我我不想当马加爵》后,郑松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河北省刑台县医院心理科表示愿意免费为其治疗。4月17日,在父亲的陪同下,郑松赶赴刑台但由于郑松所患强迫症很顽固,一般的心理疗法无法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父子俩于本月5日回到老家攀枝花。

  郑松在刑台治疗期间,上海瑞金医院的孙伯民教授同样打进本报热线,说是可以用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手术为郑松治疗。6月11日,孙教授专程从上海赶到成都在本报为郑松诊断。当天,父子俩最终决定再赴上海一搏。

  见习记者王迪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预约就诊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09-07-28 10:05

占世坤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占世坤大夫电话咨询

占世坤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占世坤大夫

占世坤的咨询范围: 难治性癫痫,帕金森病,脑瘫,肌张力障碍,抽动症,痉挛性斜颈, 脑肿瘤(垂体瘤、脑膜瘤、听神经瘤)外科及伽玛刀治疗,难治性疼痛,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难治性精神病(强迫症、焦虑症、抑郁症、双相情感障碍、厌食症、药物依赖、人格障碍),植物人促醒。欢迎江西籍老乡及全国别的地区的患者就诊咨询。有挂号困难可直接到诊室加号。郑重承诺来就诊的都能加班加点给予诊治。 更多>>

咨询占世坤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