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赵德喜 三甲
赵德喜 主任医师
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 脑病中心

因病人而开心

  今天,我的一位老病人又来到了诊室。她来看病的时间比较早,在我有记录的1800多门诊病人病例中,她的排号是293号,第一次就诊时间是2006年12月3日,已有三年半了,她给我的印象极深。

  记得先是有一位家住吉林市的患者,男性,在北京研究生毕业后留京工作。因工作压力太大患了抑郁症,不能坚持工作,准备辞职,被家人接回吉林市的家里,不知听了谁的介绍来找我治疗。服用中药一个多月症状消失而恢复工作。今天这个病人是前一个病人的亲戚,由于对我的信任,想找我治疗。因为病人情况非常糟糕,不肯到医院就诊,所以,家属要求我到家往诊。而我因为医院的工作忙,家里也有事,拖了好几天才去。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脑病中心赵德喜

  那是一个周六的下午,我到了患者家。这是一个富足的家庭,住的是跃层的房子,可是,家里的气氛却是十分压抑,打开门我马上听到一个女人哭诉:“我不想死,可是我必须得死啊!”尖利的哭声令人心颤。家里有三位老人面墙而泣,是病人的父母和病人的婆婆,我能感觉到他们在受着怎样的煎熬。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家属去“请”病人。可是病人并不配合,只听她在喊:“别管我,我得死!”强拉硬扯之下,病人现身了,衣着不整,篷头垢面,唇周满布疱疹,有新起的,也有干结的。

  病人出来一下子跪在我跟前,说:“大夫,你可不要光糊弄钱不看病啊!”

  看得出,病人挣扎在痛苦的漩涡中。细问病史,该患27岁,是一名中专学校的教师。3个月前行剖腹产手术,1个月前,到医院复查时,有人说她:“你这么高的个头,本来可以自然产,何必手术留下疤痕呢?”于是,患者坚持认为自己剖腹产是个愚蠢的决定,从此身上有了一个不该有的疤痕,永远无法消除的疤痕......逐渐变得悲伤,绝望,烦躁,失眠,终日哭号,精神困顿,痛苦不堪,三次割腕自杀以求解脱,却获救。每日坐立不安,面红目赤,不思饮食,夜不安寐,大便3日未行,舌质红,苔黄厚而腻,脉弦滑。产后月经来潮1次,色暗,有血块。从小生活安逸,未遇挫折,性格要强。

  这是我曾经见过的最严重的抑郁发作的患者。因思虑、悔恨,肝气克脾,痰浊内生,郁久化热,气滞血瘀,心神被扰,精神不能自持。以化痰清热为急要,以礞石滚痰丸加活血药治疗。

  服药5天后患者经劝说可以来医院就诊,并在诊室中候诊约40分钟。此时每夜已能入睡约2小时,大便干,3-4天一行。舌质暗尖红,体大,舌苔减少,脉弦滑。痰热减而未净,加重化痰清热之力,并予安神药以助之,仍以礞石滚痰丸化裁。

  再服药2周,偶尔独自去超市购买生活用品,可以下棋,仍有思虑,偶尔哭泣,舌质淡,苔白腻,略黄,脉弦滑。肝胆郁滞为主,以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化裁。

  以后,逐渐可以洗衣、洗碗、买菜、上街。2007年3月19日最后一次就诊,自己要求上班,建议家属陪同下,改变环境,外出旅游,促其痊愈。家属听从了我的建议。

  其后几次随访,患者已正常上班,但没能看到患者。今日患者来到诊室,已非当初的衣衫不整,而是一个正常人的表现。问及工作,现在在学校做出纳员,还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每天与很多人打交道。

  这是一个成功回归社会的病人,虽然她的痊愈不能全是因为我的治疗,但我还是忍不住为她而开心,这是当医生最最美妙的感觉。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赵德喜
赵德喜 主任医师
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 脑病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