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医生的文章
导航
按医院找医生 按疾病找医生
首页 疾病知识 下载客户端

赵东奇医生未开通在线咨询服务

马上提问,医助帮我找医生 查看并咨询更多同科室医生

赵东奇 副主任医师 松原市中医院 推拿按摩科

乌梅丸巧解夜间哮喘

赵东奇 副主任医师 松原市中医院 推拿按摩科
发表于2018-01-29
人已读

临证治疗哮喘,只要具备“哮喘发作或加重时间在‘厥阴病欲解时’”,临床具有“‘喘逆上气’‘烦满’及风木犯肺出现的上热(头面、上胸热或口渴等)下寒(腿脚肤冷、或便溏)之证”两个特点,即可放胆运用乌梅丸。

乌梅作为乌梅丸之灵魂药物,必须重用,方能取效。松原市中医院推拿按摩科赵东奇

笔者跟随龙砂医学流派代表性传承人顾植山教授侍诊有年,临床见证了顾师基于“厥阴病欲解时”理论运用乌梅丸的大量验案,拓展了笔者的临床思辨能力,丰富了诊治疑难杂症的思路与方法。今将笔者学用“厥阴病欲解时”理论运用乌梅丸诊治的一例下半夜哮喘发作验案记录如下,与同道分享、讨论。

病案举例

李某,女性,40岁,教师,2014年10月26日首诊。支气管哮喘间作3年余,近2月每日夜间1时左右即开始发作,丑时症状为甚,发作前有咳嗽,咽痒,痰色清稀,有泡沫,偶有少量黄痰,继则喉间哮鸣,喘闷难忍,张口抬肩,大汗淋漓,需用沙丁胺醇气雾剂缓解,多方治疗,未获良效,求诊于余。

刻诊:哮喘夜间1时左右发作,伴有咳嗽、咳痰、痰黄白相兼,口干喜饮,心烦,纳差,手足发凉,舌淡嫩,苔薄腻,脉沉小弦,两尺尤甚。鉴于此前医家按喘证常规辨证,使用定喘汤等不能收效,加之患者哮喘发作的时间属于“厥阴病欲解时”,遂考虑使用乌梅丸原方治疗。

处方:炒乌梅肉40克,炮附片(先煎)10克,川桂枝10克,淡干姜片6克,炒花椒6克,辽细辛(先煎,去沫)6克,炒川连8克,炒黄柏10克,潞党参10克,3剂水煎服,首剂夜服。

二诊(2014年10月27日):患者来电诉,服上方后,昨夜哮喘小作,未用气雾剂即缓解,嘱继服前方。

三诊(2014年10月28日):患者再次来电,诉昨夜哮喘未作,并询问药中是否有激素,告知中药无激素一说,嘱继续服用。

四诊(2014年11月06):诉近日哮喘未作,口不干,手足发凉明显改善,偶有干咳,夜寐可,纳谷馨,二便畅,舌淡,苔薄,脉沉细。药已中的,守方再进,同时配合膏方调理。膏方处方如下:鹿角胶(另烊兑入)80克,龟板胶(另烊兑入)50克,陈阿胶(酒炖烊入)120克,蛤蚧(去手足,另炖兑入)8对,西洋参(另炖、兑入)60克,盐菟丝(包煎)100克,大熟地(砂仁泥60克拌炒)150克,大红枣(擘)100克,炒乌梅400克,炮附片60克,川桂枝80克,淡干姜60克,炒花椒40克,辽细辛50克,炒川连80克,炒黄柏100克,潞党参150克,仙茅100克,仙灵脾100克,生白术100克,法半夏100克,广陈皮80克,云茯苓200克,炙甘草60克,益智仁120克,绵黄芪300克,关防风100克,淮山药120克,五味子100克,净萸肉120克,厚杜仲80克,枸杞子100 克,覆盆子100克,怀牛膝70克,宣木瓜100克,冰糖400克,收膏,取药伏火后,每日早晚各1药匙,温水化饮。

五诊:近日患者来电,云病情稳定,哮喘未作,且服用膏方后,手足不再发凉,夜寐酣香,纳谷馨,二便畅。

按:支气管哮喘是指以突然发作,呼气困难,并伴有哮鸣声,鼻翼煽动,甚者张口抬肩等为主要症状的过敏性支气管疾病,中医属“哮病”“喘证”范畴。一般认为,该病主要因肺内伏痰,阻滞气道,使肺失宣肃而发。该病常规辨证,主张分寒热虚实论治,或温肺化痰,止咳平喘,或清肺化痰,宣肺平喘,或温肺平喘,补肾摄纳,临床有效者,亦有不效者。

顾植山教授醉心五运六气研究多年,对仲景三阴三阳六经理论别有会心,擅于运用三阴三阳“开阖枢”理论指导临床,注重抓“厥阴病欲解时”时机,临床各种疑难杂病,但见在丑时至卯时间(下半夜1~3点)出现相关症状或症状加重者,皆可选用乌梅丸进行治疗,屡获良效。

顾植山认为,厥阴为两阴交尽,由阴出阳的时间节点,正如柯琴所说,为“阴之初尽,即是阳之初生”,有其特殊性,如“得天气之助”,邪退正复,“值旺时而解矣”,故病愈;若不能“得天气之助”而“值旺时而解”,则疾病不能向愈,或逆传少阴转为危重。可见,“厥阴病欲解时”的临床意义尤为突出。

病至厥阴,两阴交尽,由阴出阳,一阳初生。丑时至卯时,若厥阴病欲解不解,不能“随天气所主之时”而“值旺时而解”,则阴阳气不相顺接,故临床症候转著。本例患者哮喘发作在下半夜1点以后,符合“厥阴欲解时”(丑至卯上)的特点,并同时兼有口渴、心烦、手足发凉等上热下寒、“阴阳气不相顺接”的厥阴病特征,故选用乌梅丸进行治疗。因病机明确,药证相和,故能应手而效。

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史锁芳主任中医师在跟随顾植山学习后,将乌梅丸运用临床,取得显著疗效,他总结道:临证治疗哮喘时,只要具备“哮喘发作或加重的时间在‘厥阴欲解时’(丑至卯上)”,临床具有“‘喘逆上气’、‘烦满’及风木犯肺出现的上热(头面、上胸热或口渴等)下寒(腿脚肤冷或便溏)之证”两个特点,即可放胆运用乌梅丸,每收捷效。

需要说明的是,临床运用乌梅丸,要重用乌梅。

《神农本草经》记载,乌梅有“下气,除热烦满,安心,止肢体痛”之效。张志聪在《本草崇原》中论述乌梅云:“乌梅,酸也。主下气者,得春生肝木之味,生气上升,则逆气自下矣;除烦热满者,禀冬令水阴之精,水精上滋,则烦热除而胸膈不满矣……梅实结于春而熟于夏,主敷布阳气于腠理……后人不体经义,不穷物理,但以乌梅为酸敛收涩之药,而春生上达之义未讲也”之感慨。

此外,乌梅是未成熟的果实,性类厥阴,且生气旺盛,可助阳气升发,使“两阴交尽”、阴尽阳生之际阴阳顺利转化,则疾病顺利完成传经而向愈。因此,乌梅作为乌梅丸之灵魂药物,必须重用,方能取效。(作者:龙砂医学流派传承工作室 陶国水  本文转载自 五运六气)


送上暖心

支持医生写出更多好文章

写评论
乌梅丸巧解夜间哮喘... 的相关疾病
手机版 | 普通版| 电脑版 |网站地图 |问答知识
© 2016 好大夫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