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赵桂宪 三甲
赵桂宪 主治医师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神经内科

在疾病治疗过程中,有哪些患方不知道的账是我会帮你们算的?

前言:关于中枢神经系统免疫病的发病机制、疾病的临床表现、诊断和鉴别诊断、免疫病的治疗药物、如何让免疫系统保持在平衡状态减少疾病复发等方面写了一些科普文章。有同道、患者和家属希望我写一些治疗的科普,一直没有写太多,原因在于:目前对于中枢神经系统免疫病除了多发性硬化视神经脊髓炎有指南外,其它疾病还没有指南,这些疾病的治疗经验来源于各个医院或团队,或传承、或新近总结,还有一些疾病是随着影像、检验等科学技术发展新出来的疾病诊断名称,诊断都还是一个问题,更谈不上大宗或长期治疗、随访经验了。在免疫病患者的治疗过程中涉及的问题很多,当然,不光是免疫病,所有的疾病过程中都会去考虑的,尤其是细节问题很多,这些都需要医生为患者去考虑,今天先粗浅谈一谈吧…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内科赵桂宪

我的体会是,一个在诊治过程中,医生必须要学会帮患方算账。

听到这个观点,不知道你的反应是什么?

啥?

医生帮患者算账?

是嫌医生的事不够多?门诊、病房、急诊、会诊、突发状况抢救、周末开会、学习、各种考试、还要顾家里的事:马大嫂(买、打、扫),管孩子的学子和生活,我的天呢,中国的医生已经够累的了,还要帮病人算账?学会做会计?医生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做吗?医生会设身处地为患方打算吗?

请不要误解我的意思!

我是说医生在给患者诊疗的过程中,要学会帮患者精打细算,因病情或治疗需要,该做的化验检查不要省略,但不需要的或没有意义的,能省的还是要省,当然这里会存在一个问题,现在的有意义或无意义会随着研究的深入发生一些变化,不是一成不变的。

举个例子吧:我看的是神经系统免疫病,尤其是中枢神经系统免疫病为主,我们的免疫病急性期的治疗有激素、免疫球蛋白(即常说的丙球)和血浆置换、血浆滤过法,首先对患者的病情要做全面评估,是否有丙球治疗的必要,如果有必要,晚给不如早给,但如果决定要用血浆置换或滤过,那就放在血浆置换或滤过后再用,免得血浆置换或滤过过程中把先前用的丙球给置换或滤过掉了,毕竟丙球价格昂贵,一个疗程2-3万左右可能就被浪费了。

在考虑预防复发时经常我们会用到硫唑嘌呤、环磷酰胺、马替麦考酚酯、米托蒽醌、干扰素、利妥昔单抗、丙种球蛋白等药。不同的药物适应症不同,给药途径不同,起效时间不同,副作用不同、监测指标时间和项目不同,涉及方方面面,最终的效果也可能会有差别。如何抉择确实是个很现实的问题。有些病人疾病很简单,很容易抉择,有些病人,疾病比较复杂,加上一般身体状况、经济情况、文化程度、依从性不同,抉择上存在一定困难。这时候就涉及到经济学的帐:用什么药?口服、静脉、皮下?用药过程中是否需要合并使用其它药物,药物的相互作用尤其是副作用是否会叠加?需要合并使用多长时间?如何监测副作用?出现副作用时如何对抗?对抗风险时所带来的身体、经济负担如何?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患者很多是从外地来的,跑一趟路,路上的花销加上陪诊人员的花销,时间成本+人员成本+金钱成本…

还有一些关于感觉症状的处理,出现感觉症状需要明确是否复发,有些感觉症状不一定是复发,所以是不是一定要按发作用激素、丙球等治疗?激素治疗必然要考虑激素副作用、风险等问题,丙球虽然副作用少,但价格昂贵,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对这些内容不光是要有所了解,还必须了然于胸。

我经常会给我的患者算账,帮他算如何才是最经济、最安全、最便捷?我也经常给我们小组的医生讲,面对一个患者,他把自己交给我我们,我们就要帮他选择效果最好、经济最优化、副作用最小、患者最便捷、依从性最高的方案。

还有很多问题,都是需要考虑的,以后的文中会逐渐涉及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赵桂宪
赵桂宪 主治医师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神经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