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兰才_好大夫在线

赵兰才

主任医师 副教授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 感染疾病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8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1163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赵兰才

赵兰才

主任医师 副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论文精选

武维屏治疗哮喘经验

发表者:赵兰才 3114人已读

 

武教授认为,哮喘发作是正邪交争,脏腑功能失调的结果,病性总属本虚标实,强调风、痰、气、瘀、虚为哮喘发作的基本病机特点。治疗上擅以病机特点辨证施治,参以西医辨病治疗,疗效显著。现将其辨治支气管哮喘经验介绍如下。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感染疾病科赵兰才

2.1 风哮 武教授认为,哮喘发作之诱因首推外感六淫,而风为六淫之长,故以风邪外袭诱发者最为多见。临床上哮喘多发病迅速,骤发骤止,反复发作,与风邪“善行而数变”特点极相吻合。风有外风、内风之分,外风始受于肺,内风肇始于肝。外风多挟寒、热、暑、等袭肺而致哮喘,此肺之自病,固然多见。但因肝之阴血亏虚,血燥生风,阴虚风动而致内风上扰,摇钟而鸣者也不乏见。若本为虚风内伏之体,肺又感受外邪,非但金不能平木,反由外风引动内风上冲于肺,荡金而鸣者则更为多见。其临床特点为哮喘时发时止,或时轻时重,多可寻及明显诱因(过敏原),胸憋干哮无痰,鼻塞流涕,咽干口渴,舌红少苔,脉弦细。武师常用过敏煎合桂枝加厚朴杏子汤加减(柴胡、防风、乌梅、五味子、桂枝、白芍、厚朴、杏仁、炙甘草),既祛外风,又熄内风。若由外感风寒引起者加炙麻黄、苏叶;外感风热引动者加蝉衣、桑叶;肝阳上亢明显者加钩藤、地龙;阴虚血燥明显者加生地、山萸肉。另外,武师常结合哮喘病人过敏原进行辨治,如对霉菌过敏,病发于冬季者,多为风寒挟湿袭肺所致,常选用麻杏苡甘汤加味,药如炙麻黄、杏仁、炒苡仁、苍白术、白芥子、厚朴、炙甘草;病发于夏暑季节者,多为风、湿、热相合犯肺所致,常选用麻黄连翘赤小豆汤加杏仁、石苇、苦参、白藓皮等。

2.2 痰哮 痰为哮喘发病之夙根,痰的产生一般多责之于肺脾肾对津液的生成、输布失常所致,但武师认为肝脏在哮喘病痰浊的产生中起重要作用。肝气郁结,疏泄失职,津液凝而成痰;肝郁化火,郁火灼津成痰,肝木乘脾,脾失健运,酿液为痰。此皆因肝郁而生之痰,谓之“郁痰”。郁痰内阻,枢机不利或郁痰上贮于肺,壅滞肺气,均可导致肺气不利,上逆作喘。痰有寒、热之别,临床表现虽有不同,但哮鸣喘息,胸胁脘腹胀满或疼痛,苔腻是其共有见证。寒痰多伴有咳痰稀白,纳呆便溏,苔白腻,脉濡滑或沉滑;热痰多伴有咳痰黄黏,口渴欲饮,便秘,苔黄腻,脉弦滑或滑数。治痰必先理气,郁痰更应如此。武教授在辨治痰哮时喜参伍运用柴胡剂(大、小柴胡汤、四逆散等)加减以通利枢机,调畅气血从而使痰祛瘀除,气机升降自如,枢机开阖有序而哮喘得愈。对于寒哮,导师常用其经验方柴朴二三汤:柴胡、厚朴、橘红、法半夏、茯苓、苏子梗、白芥子、炒莱菔子;对于热哮,常选用柴胡陷胸汤(大柴胡汤合小陷胸汤)加减:柴胡、黄芩、清半夏、全栝楼、枳实、赤芍、生大黄、胆南星。

2.3 气郁哮 武师认为,气郁、气逆是哮喘发病的中心环节,在哮喘发作过程中始终存在。气郁不解,气逆不除,哮喘难平。因此,理气降逆当为治疗哮喘的重要法则之一。此类患者,哮喘发病或加重常与情志因素有关,女子又与月经周期关系密切。症见呛咳少痰,胁肋胀痛,苔薄白或薄黄,脉弦。常选用小柴胡汤合四逆散加减,药如柴胡、黄芩、清半夏、枳壳、赤白芍、苏子梗、炙甘草。肝郁化火,木火刑金者,加山栀子、桑叶皮、黛蛤散。阴伤明显者,加南沙参、知贝母。临床上有些支气管哮喘与胃食道反流(GER)有关,其主要临床表现为干咳少痰,呛咳不已,易于夜间发作,咳甚喘起,夜寐不安,呕恶泛酸,两胁不舒,舌淡红,苔薄白,脉弦。武师认为此类病症原发于胃,涉及于肝,累及于肺。辨证为肝胃气机失调,升降失司,肺胃之气上逆。因此治疗当以肺为标,肝胃为本;法宜调肝理肺,和胃降逆。方选四逆散合旋复代赭汤加减,药如柴胡、赤白芍、枳壳、厚朴、旋复花、代赭石、煅瓦楞、郁金、炙杷叶、炙甘草。又肺与大肠相表里,气郁哮若见大便干结、腑实明显者,急当通腑降逆,导师常以大柴胡汤化裁。

2.4 血瘀哮 血瘀导致哮喘临床上并不少见,古代文献早有论述。如《素问·经脉别论》曰:“度水跌仆,喘出于肾与骨。”《素问·脉要精微论》亦云:“当病坠若搏,因血在胁下,令人喘逆”。武师认为,跌仆损伤,瘀血阻络或肝气郁滞,血行不畅皆可导致枢机不利,肺气出纳受阻,清肃失司,气逆于上而作哮喘。另外,痰瘀同源,痰可酿瘀,瘀能生痰,痰瘀胶结,阻滞气机,升降失常,升多降少亦发哮喘。若临床症见哮发日久,反复不愈,胸闷胁痛,唇甲青紫,面色晦暗,舌紫暗或有瘀斑,脉沉涩。治当活血化瘀,降逆平喘。常选用血府逐瘀汤加减:当归、川芎、赤芍、柴胡、枳壳、苏子梗、桃杏仁、桔梗、川牛膝。如兼有痰浊壅盛,痰瘀互阻者,加全栝楼、石菖蒲。若见有肝郁脾虚,痰瘀内阴之临床征象者,常以当归芍药散合逍遥散化裁以疏肝健脾,活血化痰。药如当归、赤白芍、川芎、柴胡、茯苓、白术、枳实、泽兰泻、桃杏仁、苏子梗。

2.5 虚哮 武师认为支气管哮喘无论发作期或缓解期均可表现为本虚标实,临证当详辨虚实主次,标本缓急以明确治疗法则。对于虚哮而言,重在辨别本虚之病位及性质,分清虚在何脏,损在气、血、阴、阳。临床医家比较重视气虚(肺脾气虚或肺肾气虚)、阳虚(脾肾阳虚)在哮喘发病中的作用,但是阴虚(肺肾阴虚、肝肾阴虚)在哮喘发病中的作用也不容忽视。因为阴虚则更易阳亢、火升、风动、气逆、痰凝,故而风、火、痰、瘀内伏,遇感引触之时,哮喘骤发在所难免。若临床症见咳嗽气短,胸满喘促,痰白量多,头晕乏力,手足心热,舌质淡暗,苔白腻,脉沉滑细者,证属肺肾两虚,痰湿上泛。治疗上常选《景岳全书》金水六君煎加味以滋肾益肺,化痰渗湿。药如当归、熟地、陈皮、法半夏、茯苓、海浮石、金沸草、白芥子、知贝母、苏子梗。若症见咳喘夜甚,时发时止,痰少而黏,不易咳出,伴眩晕耳鸣,胁肋不舒,舌暗红少苔或苔薄黄,脉弦细数等肝阴亏虚,痰凝血瘀证候者,选用一贯煎加减以养阴熄风,化痰活瘀。药如生地、南北沙参、麦冬、当归、赤白芍、金沸草、乌梅、川楝子、海蛤壳。若为哮病日久,迁延不愈,停减激素即反复者(激素依赖型哮喘),此为哮喘病久,肺气先伤,加之应用激素等纯阳之品,更耗气阴,致虚风内伏,外邪侵袭。内外相合,风痰上扰,摇钟而鸣,治疗以乌梅丸调补阴阳气血,祛风活血化痰。药如乌梅、当归、赤白芍、太子参、细辛、桂枝、椒目、炙麻黄、制附片、黄芩、黄柏等。临证可根据阴阳之偏损,寒热之轻重灵活化裁。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1-09-13 20:45

赵兰才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赵兰才大夫

赵兰才的咨询范围: 欢迎患者或家属咨询以下疾病:多耐药菌感染、支气管扩张、慢阻肺、支原体肺炎、呼吸道病毒感染、EB病毒感染、间质性纤维化、肿瘤放化疗后中医调理、不明原因发热、肠炎以及内科疑难杂病,以中医见长。 更多>>

咨询赵兰才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