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赵卫国 三甲
赵卫国 主任医师
上海瑞金医院 神经外科

恼人的面肌痉挛

    人人都拥有一张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脸。不仅能展现个人容貌,还能自由地表达喜怒哀乐。这是再也自然不过的事了。可偏偏却有人做不到这一点,这是多么苦恼的事情。已到不惑之年的方老师是一位大学副教授,她讲的课声情并茂,形象生动,同学们都说听方老师的课真是一种享受。方老师科研工作也非常出色,经常要出国参加国际学术交流。可是,近两年来不知什么原因,学校的讲台上难见她的身影,多次重要的国际会议她也借故推辞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神经外科赵卫国

  原来方老师犯病了。她感到脸部时时会难以控制地抽搐。两年前,方老师觉得一侧下眼睑不自主地跳动,她以为是工作紧张劳累所致,就没特别注意。以后症状加重,逐渐发展为一侧面部肌肉的抽动,到后来频繁地发作,使得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搅得她心神不安,有时甚至睡眠中也不能停止。去医院检查,大多配回些卡马西平和安定类药物,开始还有些效果,后来就不管用了,吃药后不仅症状未见好转,整天还昏昏沉沉,反应迟钝。为了治好病,方老师跑遍了省内的各大医院,做过各种针灸、推拿治疗,收效甚微。有人建议她做面部肉毒素封闭,可是治疗后出现了面瘫,三个月后面瘫终于康复,但面部抽搐症状依旧。虽说此疾无生命危险之虞,却也足以影响方老师的事业。她开始惧怕上讲台,避免参加会议及各种社交活动。因为每上讲台,众目睽睽之下心情稍一紧张,面部就抽得越是厉害。不仅影响讲课质量,那挤眉弄眼的怪相还引得台下哄堂大笑,好不尴尬。正当她心灰意冷之际,听人介绍来到上海瑞金医院就诊,医生给她做了特殊的脑磁共振血管断层成像(MRTA)检查,发现在她脑干面神经根部附近存在微血管压迫,于是医生提出用外科手术治疗的方案。方老师万般无奈之际,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同意了手术。经过医生们三个小时的精心手术,奇迹出现了,那骚扰了她两年的面部不自主抽搐症状完全消失,手术获得了完满成功。方老师的心里乐开了花。现在,方老师已精神焕发地重上讲台,活跃在教学、科研的第一线。

  像方老师那样患了病一开始得不到合适治疗的例子并不少见,由于医疗技术水平的限制和基层医院医生对此病缺乏正确认识,往往使方老师那样的病人得不到及时的最佳治疗,辗转求医无门。方老师的病,医学上称为“面肌痉挛”,通常中年起病,女性多见。据有关流行病学调查,面肌痉挛在人群中的患病率达21/10万。发病初起时主要是一侧眼轮匝肌(多为下眼睑)不自主的阵发性抽动,以后抽搐逐渐扩展至一侧面部表情肌,发作频繁时脸部变形,口角歪斜,眼呈裂隙状,严重影响患者的身心健康。通过多年来对面肌痉挛的大量临床研究,已搞清了它的病因不外乎两大类。其中最常见的病因是微血管压迫面神经根部所致。由于解剖变异存在,且随着年龄增长,颅内血管迂曲硬化,压迫面神经根部的髓鞘薄弱处,造成神经冲动传导“短路”而诱发面肌痉挛。病因出自颅内,各种外部的局部治疗难以取得良效也就不足为怪了。病因未除,何谈根治?另一类继发性病因如颅内肿瘤或血管病变引起面肌痉挛则约1%~2%,但一旦延误诊治就会酿成严重后果。

  医生替方老师做的手术名称为面神经微血管减压术。此类手术的开展在国外一些医学发达的国家相当普遍,有效率高达90%左右,长期随访复发率小于10%,并发症少。手术治疗高效,已被专家推崇为面肌痉挛治疗的首选方法。由于面肌痉挛发病后一般无自动缓解趋势,保守治疗无效则应尽早行外科手术。若无全身严重慢性疾患能够耐受麻醉者,都适合显微血管神经减压手术治疗。手术只需在耳后局部剃发,开一直径约3厘米的骨窗,在显微镜下用特制的器械分离压迫面神经根部的血管襻,然后插入特制的垫片将血管与神经隔离开来便可奏效。一般术后一周拆线即可回家。由于皮肤切口隐藏在枕后发际内,不易看到疤痕,不影响美观。目前国内已有多家医院能够开展此项手术,取得良好疗效。上海瑞金医院在微血管减压治疗颅神经疾病方法积累1600余例的丰富经验,处于国内领先水平。多次应邀在世界神经外科大会,亚洲神经外科大会和美国、日本及国内神经外科年会上作报告。受到广泛好评。面肌痉挛患者应及时找有经验的专科医生诊治,查出病因,做针对性治疗。相信现代医疗技术能为你解除烦恼,还你一张舒心的脸。

 

赵卫国
赵卫国 主任医师
上海瑞金医院 神经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