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了解核苷类药物

赵中夫 主任医师 长治和平医院 传染科
2017-12-19 222人已读
赵中夫 主任医师
长治和平医院

了解核苷类药物,知足常乐,心存感激!
缪晓辉 肝胆相照
1998年,著名制药企业之一的葛兰素公司,在全球同步上市了第一个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拉米夫定(LVD)。当时我接任上海长征医院感染科主任不到三个月,赶上了享受一次“特权”的机会:获赠10个人份、每人可服用3个月的拉米夫定,并要求给到包括我在内的5位医生,让大家都尝尝鲜。“私心膨胀”的我,把“属于”我的那两份子赠给了我的老师。不久,拉米夫定几乎成为抗乙肝病毒的“标配”。

其时,感染科医生们很欣喜:我们终于有了一款新式武器了!然而,好景不长,短则一年,长则三年,不少视拉米夫定为救星的慢乙肝病人出现了病毒反弹和/或转氨酶反弹,于是,“耐药”这个名词不再仅仅与抗生素捆绑在一起,也成为抗乙肝病毒药物的“伴侣”。

在困惑和期待5年后的2003年,新品核苷酸类似物——阿德福韦(ADV)问世了。请注意: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分别属于核苷类似物和核苷酸类似物。这一字之多被视为不发生交叉耐药的依据,阿德福韦也被全球感染和肝病界乐观地视为拉米夫定的救星。有趣的是,在英文文献里,把耐拉米夫定后转换为阿德福韦的做法称之为rescue therapy,即“挽救疗法”。具体做法是:一旦发现拉米夫定耐药立即加服阿德福韦,重叠使用三个月后再抽掉拉米夫定。当然也鼓励初始抗病毒(初治)的病人直接选用阿德福韦。

意外还是出现了,无论是初治单用阿德福韦,还是为了“挽救”拉米夫定而换用阿德福韦,都出现了高概率的耐药或再耐药。核苷类药物耐药的噩梦从此就挥之不去了。善良的医生们基于1+1至少大于1的算术原理,为了防止单用拉米夫定或单用阿德福韦之后出现的高耐药,在没有更多选择的背景下,不管一一得一还是三七二十一,很多病人在一开始治疗是就被“联合”,即所谓核苷类药物的“初始联合”,并创造了一些有关“双”药联合的神话。

及至2005年,又一个新的核苷类药物横空出世,它叫恩替卡韦(ETV),由同样著名的制药企业施贵宝公司出品。这个药物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核苷类药物抗乙肝病毒治疗的窘境,它在抗病毒效果、耐药性和不良反应三方面的表现,不仅优于单用拉米夫定或单用阿德福韦,而且还优于二药的联合,这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它不仅仅给我们医生、给病人们多了一种可选择的药物,更是多了一份放心。

恩替卡韦早期研发中“致肺腺瘤”的动物实验数据,引起了临床专家的高度重视,很多医生担忧它会不会诱发肝癌,担忧一个原本治疗乙肝并指望防止或减少肝癌的药物,到头来会不会“偷鸡不着蚀把米”?历史上,上市之初用于治病的药物后来发现有致畸、致癌作用的案例不少。所以本着对广大患者负责的态度,恩替卡韦长达10年的上市后研究启动了。迄今的研究结果证实,致癌问题不过是一场虚惊。

恩替卡韦完美吗?否也!随着用药人数的不断增加,用药时间的不断延长,使用恩替卡韦后的6年时间里,仍会有1.2%左右的病人发生耐药。但又不得不承认,迄今,这个药的综合表现仍然是数优的。

在恩替卡韦上市后的2年,诺华公司研发的替比夫定(LdT)也进入医生处方。这个药实在是有点尴尬。前面已经说过,看一个抗乙肝病毒药物的优劣需要从三个方面考量,即疗效、副作用和耐药性,还可以增加一个对比项,那就是售价。就这四点看替比夫定,它均位居中间(不妨提前把替诺福韦拉进来一起比较):

1.抗病毒能力:

它优于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但弱于恩替卡韦和替诺福韦;

2.耐药性:

它低于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但高于恩替卡韦和替诺福韦;

3.副作用:

它的表现比阿德福韦和替诺福韦略好,但不如拉米夫定和恩替卡韦;

4.价钱:

巧了,它也居中;

更有趣的是,它的上市年限,恰恰位于首个上市核苷类药物拉米夫定和最新一个药物TAF中间。

微信图片_20171218132755.jpg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赵中夫 主任医师

长治和平医院 传染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