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郑瑞君 三甲
郑瑞君 主任医师
河南省中医院 不孕不育科

不孕症为什么久治仍不育

郑瑞君教授指出:首要原因是从来不做“双合诊”,不知患了“盆腔炎”

  郑瑞君教授在为患者把脉问诊


  □记者 喜月霞 文图

  

  采访河南省中医院(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中西医结合生殖医学科主任医师郑瑞君教授,是在一个周五下午,距下班时间仅剩半小时,但排队候诊的患者仍有20个。河南省中医院不孕不育科郑瑞君

  郑瑞君教授说,很多患者的不孕、胎停育是由多种因素导致的,必须在繁复的病因中揪出主因,所谓“急者治其标,缓者治其本”,只有对症下药,才能药到病除。

  具体检查包括:妇科检查、实验室检查、彩超检查、造影检查、腹腔镜等。其中的妇科检查是最有效的检查,最重要的环节是“妇科双合诊”检查。检查时,医生戴上无菌手套,右手或左手的食指、中指蘸润滑剂,顺阴道后壁轻轻插入,另一只手在腹部配合检查,患者称之为“压肚子”。它能帮助医生判断患者有无盆腔炎症、子宫内膜异位症、盆腔生殖器肿瘤、盆腔粘连等疾病。但是很多不孕症患者,甚至从来都没有做过“双合诊”!不孕患者对妇科检查的理解就是:取分泌物,送实验室化验。

  郑瑞君教授说:“如果在做妇科检查时,医生仅仅是提取患者阴道及宫颈分泌物,却不给患者做双合诊检查,那这位医生就称不上认真负责;对患者而言,如果不做双合诊,就不是一次完整的妇科检查!”

  既然妇科双合诊如此重要,为何“不受宠”呢?

  郑瑞君教授说:一方面,很多患者心里排斥妇科检查,能不做就不做;另一方面,有些妇产科医生没有认识到妇科双合诊的重要性往往会“偷懒”,省掉了这项检查。

  正因为双合诊太重要了,所以不管门诊诊疗工作多么繁忙,郑瑞君教授都要亲自为每个患者做检查。而很多不孕症、胎停育、宫外孕等棘手之患,经过双合诊才发现,竟因盆腔炎所致!

  “很多盆腔炎的症状并不明显,或者有轻微症状,但患者根本不会往盆腔炎上联系,往往误认为是痛经、腰痛。如果任盆腔炎发展,最明显的三大后遗症是:不孕、宫外孕、盆腔疼痛综合征。只有妇科双合诊才能及早发现隐性盆腔炎,才能发现可能导致不孕不育症的其他疾病!”

  郑瑞君教授有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着找她看病后顺利怀孕的患者名字和电话,记者粗略计算,竟有两三千个!这还不包括怀孕后没向她报喜的患者。

  举3个病例吧。

  

  婚后12年未孕,治疗6个月后怀孕,丈夫脱口而出:“你不会在蒙我吧?”

  

  谈起自己的求子经历,37岁的王素英笑着说:“跟做梦一样。”

  2005年,王素英结婚了。婚后没避孕,但一年多没怀上。医生检查后说她有“多囊卵巢综合征”。

  “吃着药,例假挺规律;药一停,例假就不来。我就换了中医,但中药一停,例假又不来了。”

  还好婆家人没给她压力。但她对孩子的渴望越来越强烈,每每听说哪个大夫“厉害”,她总上门求医,可惜总不如愿。

  2014年12月,婆家二嫂生了孩子,王素英主动请缨去照顾。抱着孩子,她的母爱瞬间爆棚,擦屎刮尿的活儿也干得可起劲。二嫂感激她,更心疼她。

  恰好二嫂的同事来医院探望,听说同事也是治疗后才怀上孩子,二嫂就向她打听,同事说,是河南省中医院中西医结合生殖医学科郑瑞君教授给她治好的。

  “她当时没带教授的名片,就随手撕下来一张纸,给我写上医院的地址。”

  2014年12月8日,小两口一起找到郑瑞君教授。经过检查,丈夫查出“衣原体阳性”,她查出“盆腔炎”。

    令王素英惊奇的是,她的“盆腔炎”竟然是郑瑞君教授用手“诊断”出来的。

  “我之前做了不下20次妇科检查,每次只取分泌物。只有这次,郑教授用手压我的肚子,问我疼不疼?说来奇怪,我平时没啥感觉,偏偏按肚子时感觉疼。郑教授说,这是‘隐性盆腔炎’的表现,我之前一直不怀孕,很可能和盆腔炎有关。”

  “说来也怪,等我做了相关治疗后,再做妇科检查,再按压肚子,竟然不疼了!”

  王素英对郑瑞君教授佩服极了。她鼓足勇气问:“我治疗多久才有希望怀孕?”

  郑瑞君教授说:“3~6个月。”

  “我老公悄悄说:这个教授吹牛吧?咱们12年都没怀上,她凭啥让咱6个月怀上?但是我想:12年都等了,还在乎多等6个月?治吧。”王素英说。

  治疗5个月后,郑瑞君教授让她试孕。

  2015年6月29日,当月该来的例假迟迟未来。她买来试纸一测,试纸上代表怀孕的那道杠略显!她害怕结果有误,又买了6个不同厂家的试纸,连测6天,结果那道杠越来越明显,她这才告诉丈夫她怀孕了!

  丈夫脱口而出:“你不会是在蒙我吧?”他们立即找到郑瑞君教授求证,抽血一查孕酮和HCG,均显示她怀孕了。

  “我的预产期在4月下旬,等生完孩子,我会第一时间向教授报喜,谢谢她圆了我的妈妈梦!”王素英说。

  

  3次胎停育,治疗后第4次怀孕,听到胎心时激动坏了,当场就哭了

  

  在濮阳农村,一般结婚较早。2013年,刚满20岁的韩莹莹结婚了,婚后很快怀孕。怀孕50多天查彩超,竟没看到胎心搏动。韩莹莹不相信“胎停育”的诊断,想回家再观察几天。仅过了3天,她就在内裤上看到粉色的分泌物,后来慢慢变成褐色的脏东西。医生建议做人流手术。

  5个月后,韩莹莹第二次怀孕。她不敢大意,立即去查彩超,没有胎心搏动。过了一周再查,依旧没有胎心搏动。2014年1月,她做了第二次人流手术。

  夫妻二人到濮阳市一家医院做了全面检查,最后查出“封闭抗体的值为负数”。

  从医学角度解释:如果女性体内缺乏封闭抗体,体内就会存在未被抑制的细胞毒,这些细胞可以作用于胚胎,或者通过释放炎性介质,间接损害胎儿或胎盘,从而导致胎停育,或流产。

  经过治疗,封闭抗体结果达标后,医生说可以试孕了。很快,韩莹莹第3次怀孕。就像“解不开的咒语”一样,怀孕50多天做彩超,仍然没看到胎心搏动。她哭着做了第3次人流手术。

  在郑州上班的亲戚听说后,推荐了河南省中医院的郑瑞君教授。2014年12月17日,他们带着所有的化验单,慕名找到了郑瑞君教授。

  通过妇科双合诊检查,郑教授诊断她有盆腔炎,而且输卵管一侧通而不畅,丈夫则有“精子存活率低”的问题,需要夫妻双方同治。

  “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医生给我做过妇科双合诊,我也不知道我有盆腔炎。”韩莹莹对大河健康报记者说。

  2015年10月18日,韩莹莹第4次怀孕。因为有过3次胎停育,郑教授建议她住院进行早期保胎治疗。等怀孕49天时,建议她做超声。

  “我站在超声室门外,腿直打哆嗦。直到听医生说‘胎心正常’,我激动坏了,当场就哭了。”

  郑瑞君教授说,临床上时常会遇到胎停育、自然流产的患者,医生多重视免疫抗体、血型、染色体的检查,最普通的妇科检查反倒忽略了。

  “胎停育的患者,如果其他检查项目没有异常,半数以上有盆腔炎,且多为‘盆腔隐性感染’。隐性感染不但会导致胎停育,而且会导致输卵管粘连、积液、通而不畅或不通,从而导致不孕不育。”郑瑞君教授说。

 

  婚后3年不孕,来郑州看病前,她说:“如果再怀不上,就抱养个孩子算了!”

  

  周口姑娘肖媛说,她的例假一直不规律,“两三个月不来是常事,时间最长的一次,半年都没来”,也吃药调过,但一吃药就来例假,一停药就不来。

  24岁,她结婚了。婚后一直怀不上,就四处看不孕症。

  “我找过很多医生,吃过无数的药,最后换来的都是不见成效和失望。后来我还专门到安徽治疗了快1年,依旧没效果。我实在不想治了,就跟老公一起到浙江打工。”

  刚到浙江,肖媛就接到了嫂子的电话。原来,嫂子的同学是河南省中医院的医生,说郑瑞君教授专看不孕不育症,建议她试试。

  耐不住嫂子的再三劝说,肖媛说:“那就再看一年!如果再怀不上,就抱养个孩子算了!”

  2015年3月26日,肖媛夫妻二人从浙江专程来找郑瑞君教授。

  通过系统检查,肖媛被查出盆腔炎、支原体阳性、输卵管边缘毛糙、子宫小、子宫内膜偏薄、卵巢功能不太好,丈夫被查出支原体感染、精子液化不太好。

  “我一看查出这么多问题,当时就崩溃了:这还能怀孕吗?郑医生鼓励我说,一定要有信心,对症治疗后,一定能怀孕。”

  “我去了那么多家医院,从没有一个大夫给我做妇科双合诊,怪不得查不出我有盆腔炎!说来也怪,我以前总感觉腰骶部酸痛,还以为是椎间盘突出,谁知道治好盆腔炎后,腰疼也好了——原来,这才是病因!”肖媛感叹道。

  2015年7月,肖媛终于怀孕了!郑教授给她做了早期保胎治疗,目前一切正常。

  “我把我的求医经历发表在好大夫网站为郑瑞君教授开设的个人页面上了,希望能帮到更多的人。如果能早一点遇到郑教授,我就不会走那么多弯路,有那么多的心酸了。”肖媛对大河健康报记者说。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郑瑞君
郑瑞君 主任医师
河南省中医院 不孕不育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