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郑杰
郑杰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妇科

你的痛,我懂

“我还能生宝宝吗?”

 

望着泪眼婆娑的患者, 我摇摇头。“你的子宫内膜因为以前的人流手术伤害的太厉害,现在B超报告内膜厚度只有2~3mm,给你安排的宫腔镜检查,结果显示子宫腔的形态失常,到处都是瘢痕,没有明显的子宫内膜,这样的宫腔不太适合妊娠。”我尽量选择她能接受的词,没有直接说出我已经知道的答案,可她似乎不愿听懂。 好大夫工作室妇科郑杰

 

“我真的没有希望了吗,我才24岁呀!不能生宝宝,我就可能离婚呀!”此刻的她简直是泪雨滂沱了。

 

“你知道怎么样才能种好庄稼打出粮食吗?这先得需要一块地,这片地还得比较肥沃,再有好的种子,还要风调雨顺才能收获粮食,这就像孕育胎儿。你的这片土地上全是石头和沟坎,没有土壤,更谈不上肥沃,在这样的地上怎么能种庄稼打粮食?做试管婴儿也需要好的宫腔环境,没有人会在山洞里种庄稼吧!”我竭尽全力的想让她弄明白现在她的宫腔真实状况。她的眼泪,我乏术后的无奈,此刻都那样的沉重。

 

几年来,我数不清多少次得面对这样的年轻患者,她们不远千里,不辞辛苦,半夜起来挂号看病,把省吃俭用攒下的钱都拿出来花在医院,就是为了圆上生育的梦想,因为如果无法生育,公婆的冷眼甚至刁难、丈夫的责骂、家庭的破裂……,这些后果使她们没有选择!她们的痛,我懂!

 

然而,这些身处生育黄金阶段的女人,可能再也无法圆梦了!因为她们可能不知道,过去的一个错误选择注定的未来的一个无良的结局:放纵的欢愉之后本可以选择免费的继续妊娠时,不明就里的她们选择了自费人工流产。也许将来有一天,妊娠不再免费了,她们再哭喊着排队等候在自费妊娠的人群中;她们可能不知道,每年都会有数以百万计的新增宫腔粘连患者在等待治疗,也会有几十万像她一样的本可以做妈妈的年轻女性永久失去了生育能力,而我的门诊排队等床待术的患者甚至需要等56个月,这长长的队伍何等让人揪心。

 

对于没有遭受过创伤的子宫内膜而言,宫腔本是一片肥沃的热土,它能顺理成章的孕育生命。当这种自然的孕育被人为终止时,原本平整光滑的子宫内膜被吸刮破坏,露出了下方的肌层就像石头,而且宫腔各壁的肌层贴附交联自然而然地导致了宫腔粘连,原本肥沃土地缺失并贫瘠了,原本的孕育胎儿的宫殿没了!期待生育的患者选择宫腔镜手术,希望以此来解决宫腔粘连。她们可能不知道,并非金钱、努力和虔诚就能挽救一切,并非所有的手术干预、人为补救都能奏效,很多宫殿再也无法重建,因为在与自然对抗中,医者常常是失败者!此刻的我只能沉默、悲哀并惋惜着,这是我们这些医者无法回避的痛,而这些痛,你懂吗?

 

“亡羊补牢”是使没有被狼吃掉的的羊不再丢失,但是对于生育,我们应该选择先“补牢防狼”——选择好的避孕方式,为了那些本可以不发生的痛,也为了那些还有希望的宫殿。

没有做过流产的子宫或者还有——救救子宫!

 

郑杰
郑杰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妇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