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愤怒后的警示-----我的寻医之路 文/原

郑拥军 主任医师 上海市华东医院 疼痛科
2013-09-23 1187人已读
郑拥军 主任医师
上海市华东医院
    下文是转载我的一位病患的求医经历,中间有些观点个人觉得不完全正确,但是具有警示意义的一点,疱疹需要早治疗,除了抗病毒,还要治疗疼痛本身。为了保持文章的整体完整性,我没有做修改,只是隐去了部分医院的名字。作为医者,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只是能够治疗部分疱疹后神经痛患者,此患者比较幸运的算作其中之一,还有大批的患者尽管我们竭尽全力,也还是难以除去顽固的疼痛。自勉,切切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疼痛科郑拥军

    今天,我终于对患了近三个月的病痛,(在继续服药的情形之下)如释重负的进行告别了。昨天,有上海仁济医院疼痛科的郑拥军副主任医师、对我的带状疱疹后遗痛施行了手术治疗,(行神经丛阻滞刺激、与周围神经嵌压松解术)半月后还要进行一次射频手术。我的所谓“天下第一痛”的症状才得以改善。首先,在这里我要对“上海浦东国际华山医院”皮肤科黄岚教授,对她的医德、操守与对病人的责任心和同情心,表达我衷心的敬意和深深的谢意。正是在她的提醒下,终止了我对皮肤病的寻医之路。她还退还了我的专家自费门诊费150元。她告诉我;不要再去皮肤科寻医,必须到疼痛科或者神经内科去寻医治疗。其次我要真切的感谢郑医生,对我精心手术治疗所付出的劳动。我的寻医之路是一个让人愤怒与值得公众警示的经验之路。

      我从4月18日清早发现身上右后背与右前胸出现红点般的疹子,即感觉是得了带状疱疹。一早即去浦东**医院皮肤科就诊,医生看了,就给我开了该院常规的治疗疱疹的药片与涂剂。我服药四天后感觉身上十分的疼痛,始毫没有减轻的症状。4月22日早上,在熟人的引领下,即去上海**医院皮肤科一专家教授处看病。该教授没有给我开什么药,只是给我开了一支提高免疫力的针剂与几瓶涂剂,还有一包治疱疹疼痛的激素药。我问该教授能不能挂点滴,她摇头说不需要,先前医院给的药继续吃。因为我吃了先前医院给的药,二条大腿及小腿疼痛的难受,我问这个教授怎么回事。她回答说;腿痛与带状疱疹没有关系,让我去看神经内科。我知道自己病痛的原因,当时没有听她的。回家后继续吃原来医院给的伐昔洛韦片剂。晚上吃了二片激素药,大腿以下的疼痛在第二天早上竟然消失了。假如当时这个教授答应我挂点滴,也许不会导致我后来得神经后遗痛的结果。我9天服完了**医院给的药,(此病一个疗程是十天)因为周末4月29日第11天我去该院复诊,该院的年轻女医生很随意的看了我的病体,脱口而出的说:好了!再吃三天药,巩固一下不要来了。我妻听了暗自窃喜,这么快就好了。然而事与愿违恰恰相反,在吃药的几天里,我的疼痛更加厉害苦不堪言。我只能在地段医院挂了5天治疗病毒的点滴,因为不对病症没有什么效果。“五一”节日一过,第14 天5月2日我即换了医院,去**医院皮肤科就诊,该院医生看后就诊断说:我已经得了神经后遗症。也开了一些中药调理,吃了几天无济于事,5月6日在网上查到“上海**医院”即与该院皮肤科教授预约,下午即去见医,该医生当时就问我挂过治疗疱疹的阿昔洛韦盐水吗;我回答没有,她说现在给你补挂,但是已经晚了,试试看吧!对方说;这个病当时挂盐水1--2百元就可以治好的,怎么不给你挂?言下之意是挂盐水打点滴的药,是最便宜的。当时这个医生很认真的给我打针开药治疗,我连续挂了6天,仍减轻不了我的病痛。之后,我走马灯似的隔4--5天换一家3甲医院,相继去了所有的专家都诊断为带状疱疹后遗痛。而每家医院的皮肤科都没有能力治好我的病痛,只是开一点没有用的药,吃完了你再去。明知不能而为之,这意味着什么样的医疗目的与态度,明眼人一看就明了。没有一个专家教授建议我换别的医科去看看,幸亏到了最后有浦东华山医院的黄岚教授的指点,不然我的病痛仍旧会无期限的拖延下去。在这中间,我去了**医院的医患协调办公室,质询该院的治疗方法,与责任心。该负责人说我帮你找一个专家让他给你好好看看,结果这个付主任医生仍然不认为我是得了后遗症,先后二次开给我治疗疱疹的药,我说为什么我的病不能挂盐水,他回答:挂盐水落后了,他们不挂盐水的。自认为他的治疗方案没问题,问题就出在这里。第一次吃了6天没有用,第二次吃了一天我就停下了,我觉得不能再这样吃下去了,所以第二天就去咨询了黄岚教授。辗转了37天后我才如梦方醒的去换看了上海仁济医院的疼痛科,花了近万元没有治好病痛,这怎么叫人不愤怒。。在80岁老教授许医生的悉心治疗下,我的病痛才略有减轻了一些,最后,在网上查到与她同科的博士郑拥军医生,经问询我的病情,立即答应给我手术治疗,所以才有我开头的那一段话。在我手术之前,我还去曙光医院看了中医专家门诊,吃了20贴中草药没有一点用,每次开中药,她都要附带给开二盒没有用的中成药,还强调说中成药里有一味需要的药。明知是搭配你也没法拒绝,因为你有求于她。难道所有的中草药里就没有一味中成药里的药吗?其中猫腻就是,开药与医生的利益收入挂钩吧。在我二个半月的病痛里我只能24小时光着上身,穿上很薄的汗衫碰到就痛。20天体重就瘦了10斤,妻对我的辛苦照料也瘦了6斤。每次见到医生她都是苦苦哀求,甚至哭诉。

    值得警示的是,我要告诉以后得了带状疱疹的人,千万不要大意,我要告诫所有的病人,病痛来了要有自信,相信科学,我劝妻;说我死不了,相信总会有好的医生,好的办法。意志是战胜病魔的法宝。希望病痛离我们远一点,健康离我们近一点。

    我的寻医诗:七律   《看病难》 平水韵  



           四十余天求愈路, 肌肤难忍病魔缠。  

           庸师浮诊误民体, 主医虚治损众钱.
                          
           白褂着身徒执笔,  蓝衣心悴任熬煎.

           盼逢真道施高术, 妙手驱邪痛症痊。

这是文章的原始出处
http://gushijie11.blog.163.com/blog/static/165706017201361133446348/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郑拥军 主任医师

上海市华东医院 疼痛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