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拥军医生的文章
导航
按医院找医生 按疾病找医生
首页 疾病知识 下载客户端

郑拥军医生未开通在线咨询服务

马上提问,医助帮我找医生 查看并咨询更多同科室医生

三叉神经痛,术后至今未出现痛感

郑拥军 副主任医师 上海华东医院 疼痛科
2018-02-13

我母亲2016年10月右牙出现疼痛症状,一开始并不严重,先是农村的草药偏方,一月后病情不减反增,痛感加重,不得不去县城医院看病,吃药后疼感有所缓解,但不久疼痛再次加剧。母亲寝食不安,不能吃饭、不能喝水,甚至说话也疼!接着又去省城医院检查,通过MRI脑部平扫,发现是血管压迫三叉神经,确诊为天下第一疼的三叉神经疼!吃了卡马西平疼感立即减轻,但好景不长,必须加大药量,否则无法维持疗效,但长期大量服用卡马西平,副作用会严重影响母亲的身体,有人建议我们在脑部开刀,隔开血管和神经,但毕竟母亲已70多岁,而且体质一直不好,我们十分担心脑部手术的风险。正在犹豫不决之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了解到华东医院疼痛科郑拥军主任的团队可以采用微创手术治疗三叉神经疼。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们又辗转来到上海华东医院,挂了疼痛科的门诊,通过三次微创手术,母亲已于2017年11月3日治愈出院,至今未出现疼感!我母亲牙疼一年多,辗转乡卫生所、县医院、市医院、省城医院也一年多,看了无数大夫,吃了不计其数的中西药,始终不能根治,可谓“病魔缠枯身”,那种疾苦真是无法形容!一年多来我们在农村和城市之间来回奔波,辗转反复,其中的辛酸至今仍刻骨铭心,然而所有这些均在华东医院疼痛科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更为难能可贵的是郑主任团队不但具备精湛的医术,而且拥有高尚的医德!记得第一次门诊,接诊的是韩奇医生,他和蔼可亲的态度,耐心细致的询问,恰到好处的安慰立即缓解了母亲的紧张心情。治疗开始时,他们了解到我们是农村过来的,没有医保,只有少量的新农村合作医疗报销,于是又尽量减轻我们的医疗负担,住院可以只住一天,当天做完手术当天出院,所有用药均在考虑基本疗效的基础上尽量用费用低的药物。在整个治疗过程中,郑拥军主任、解温品教授,还有病房医生、护士长和护士们均像亲人一样对待我们,使我们有家的温暖,完全没有了从遥远农村来到上海大都市的陌生和紧迫感。另外,郑主任团队的术后回访很勤快,每次手术后需观察两周,期间隔三差五地会来电询问病人感觉,并根据实际调整医嘱,整个疗程结束后也经常电话访问,我把这称之为“疗后服务”很到位。母亲现在已回到农村,她逢人便讲:华东医院好,医生好,护士好!我认为,这是一个普通病人对一家医院、一个科室、一名医生和护士的最高评价!虽然母亲是70多的农村老人,但她能感觉到医护人员的态度和责任心,应该说是被医生的医术和仁者之心感动了,使母亲就诊后有了很高的获得感和满意度。最后,再次为华东医院疼痛科郑拥军主任团队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点赞!

送上暖心

支持医生写出更多好文章

更多文章

三叉神经痛,术后至... 的相关咨询
三叉神经痛,术后至... 的相关疾病
手机版 | 普通版| 电脑版 |网站地图 |问答知识
© 2016 好大夫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