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钟远辉 三甲
钟远辉 副主任医师
梅州市人民医院 感染性疾病科

战争与和平——人体与乙肝病毒的斗争史

近10年的流行病学研究已经证实,我国9300万慢性乙肝病毒感染者主要(95%以上)是在其婴幼儿时期被乙肝病毒感染的。乙肝病毒入侵婴幼儿身体后,人体与乙肝病毒就开始了一场持久战。这场战争要历经下面5个并非是必然连续的时期,时间长达几十年,甚至伴随终身。

和平时期
5岁以前的婴幼儿,由于免疫系统没有发育成熟,当乙肝病毒入侵时,身体的防御系统不能识别这个外来的侵略者。于是,乙肝病毒就轻而易举地进入肝脏安家落户,在肝内大肆繁殖后代,并可以通过血液、体液排出体外,传染他人。

这时,抽血查乙肝五项结果为“大三阳”,HBV DNA数量很高。尽管如此,肝脏本身却并没有受到病毒的破坏,故转氨酶等肝功能指标正常,感染者也没有任何症状。这种人体与乙肝病毒和平共处的状态,医学上称之为免疫耐受,医生给患者下的诊断为“慢性乙肝病毒携带者”。

如果和平时期能够持续终身,那也就没有问题了。可惜,这种和平状态是暂时的,通常持续到成年后,和平状态就会被打破,战争随时爆发。

早期战争时期
16 - 40周岁是人体最强壮的时期。在这个年龄段的某一天,人体会突然发现自己的肝脏内竟然隐藏着乙肝病毒!于是,开始发动战争去消灭敌人。据统计,约有60% - 70%的人不知不觉中经过1-2次的战争就取得了战争的阶段性胜利。

然而,乙肝病毒已经在体内定居多年,有些病毒甚至与患者与生俱来,战胜敌人并非易事,约30% - 40%的人始终不能打赢这场战争。由于战争发生在肝脏,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不但没有消灭乙肝病毒,反而使自己的肝脏满目疮痍,逐渐肝硬化。

这个阶段抽血化验查乙肝五项结果为“大三阳”,HBV DNA数量依然高,但比和平时期会低一点,肝功能转氨酶当然升高,人体会有乏力、食欲减退等症状。这个时期就是所谓的“大三阳”的慢性乙型肝炎,医学上称为“HBeAg阳性的慢性乙型肝炎”。

这个时候人体迫切需要外援来打赢战争,是抗病毒治疗的最好时机。?
阶段性胜利时期
前面提到,早期战争时期的人约有60% - 70%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取得战争的阶段性胜利,那么,阶段性胜利的标志是什么呢?研究认为,“大三阳”转换成为“小三阳”,HBV DNA检测不到或数量很低,肝功能持续正常,是人体免疫控制病毒的表现。

这个阶段医学上称之为“非活动性乙肝病毒携带者”或“非活动性HBsAg携带者”。

晚期战争时期
早期战争时期的一部分患者,由于反复的战争,其体内的乙肝病毒为了逃避人体免疫的攻击,就发生了病毒的变异。原本“大三阳”的病毒转换成为“小三阳”的病毒,HBV DNA数量仍然较高,肝功能转氡酶反复异常。
而且,“小三阳”的乙肝病毒已经发生了变异,经过了伪装,人体的免疫系统更不易找到它,攻击它。因此,这场晚期战争,人体要取得胜利的机会大大减少了。如果没有有效的治疗,这个阶段的很多患者病情会朝着肝硬化发展。

这场晚期战争,就是所谓的“小三阳”的慢性乙型肝炎,医学上称为“HBeAg阴性的慢性乙型肝炎”。这里要特别指出,“小三阳”的慢性乙型肝炎都是由“大三阳”的慢性乙型肝炎转变而来的,晚期战争是早期战争的失败者继续与乙肝病毒斗争的延续。

晚期战争时期是较早期战争更需要接受治疗的时期,这个时期人体靠自己战胜病毒的机会是很小的。

胜利时期
阶段性胜利时期的患者,随将年龄的增长,人体的免疫系统可以进一步控制乙肝病毒,有患者的乙肝表面抗原也转为阴性了。这阶段是人体免疫比较彻底地控制病毒的结果。这个阶段医学上称之为“慢性HBV感染HBsAg阴性的阶段”。

到了这个阶段,人体与乙肝病毒这场持久战才算基本结束。读到这里,你一定会问,前面说的都是乙肝病毒入侵婴幼儿身体的斗争史,乙肝病毒入侵成年人是否也有一样的斗争历史呢?答案是否定的。健康的成年人一旦被乙肝病毒入侵,人体会立即识别它,与之斗争并把它清除出去。

这个过程往往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的,人体虽然曾被乙肝病毒入侵,但肝脏及其他器官并未受到损伤,而且从此以后,人体就获得了对乙肝病毒的抵抗力(血液中可以检测到乙肝表面抗体),当乙肝病毒再次入侵时,人体就轻而易举地把它挡在体外。这种被乙肝病毒感染、但不患病、且可获得抵抗力的过程,医学卜叫做“隐性感染”。

这种现象在健康的成年人中是非常常见的。据调查证实57%以上的人群已经被乙肝病毒隐性感染过。因此,健康的成年人其实是不用担心被乙肝病毒传染的。

曲折复杂的斗争历史
综上所述,乙肝病毒入侵人体后,人体就会与病毒斗争,这斗争的历史在婴幼儿与成年人是完全不同的。成年人是即刻发动一场隐性战争并消灭病毒,不会呈慢性经过的。而婴幼儿则要经历“和平、二次战争、阶段性胜利、再到胜利”这漫长的斗争历程。

有些患者就会在取得胜利前发展成为肝硬化,甚至肝癌。我国如此众多的慢性乙肝病毒感染者就是在婴幼儿时期被传染的,在其与乙肝病毒斗争的历史中,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临床表现。人体与乙肝病毒的斗争史真是曲折复杂啊!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钟远辉
钟远辉 副主任医师
梅州市人民医院 感染性疾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