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周继红
周继红 主任医师
北京爱尔英智眼科医院 眼科

为自己的眼睛慎重选择

      我曾经在网上读过一篇帖子,主题是“近视手术——医学界的阴谋”,英国叫停近视激光手术、近视手术迎来返工潮、美国FDA开始调查屈光手术的并发症等负面报道,似乎近视激光手术真的成了医学界的一个“阴谋”。北京爱尔英智眼科医院眼科周继红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近视激光手术也一样,既有优势也有风险,对于激光手术我们也应该保持较为理性的看法。

      近视手术和心脏、肝胆、骨科类等外科的手术不同,它是美容手术,根据患者需要自行选择。

      目前,虽然接受手术的人很多,但是绝大多数近视人群还在裹足不前,主要就是顾虑激光手术的安全性、后遗症、并发症。其实,任何手术都有风险和并发症的存在,比如:麻醉意外导致的呼吸心跳骤停,甚至有性命之忧。因为有些手术不做会危及生命,人们对其风险、并发症、后遗症的关注度便减少了。相反不做近视手术,配戴眼镜仍可以获得清晰视力。这全凭个人意愿选择。

近视手术可以让我们信赖。首先,近视手术是非常精细的,对医生技术、仪器设备、医护人员责任心的要求都非常高。其次,不是每个近视患者都可以接受激光手术,它是有禁忌症的,需要经过详细、全面地检查。我们接诊的患者中不乏兴致勃勃而来,考虑多年终于下定决心,检查之后发现角膜过薄等因素,失望而归。曾有一个患者,想做激光手术达到国家公务员体检视力标准,但因角膜过薄而劝其放弃手术。

      也曾多次被人问:“为什么很多眼科医生自己没有做近视手术?”。据我所知,眼科医生中并非没有做过近视手术的。相反,数量不少的医生,包括眼科医生因为戴眼镜不方便,而接受了近视手术。我身边的很多医护人员也因为戴眼镜不方便,或者工作需要而做了激光手术。其实,眼科医生做不做手术和其他患者一样,也凭个人意愿选择,并非人们认为的:“医生知道手术风险很大,所以自己是不敢做这个手术”。

      2008年,FDA(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已经在美国国内展开调查,研究准分子激光手术被FDA批准用于临床之后的不良后果发生机率。这项科研课题将与美国国立眼科研究中心、美国白内障协会和美国屈光协会合作。由于需要从10多年、几百万手术病人中抽取代表性病例,整体完成需要数年时间。而在当前,美国的眼科专家向全世界的眼科医师们建议:“应该把LASIK手术的长期视力影响,在手术前向病人清楚地说明,包括有可能发生的夜间眩光、光晕、视物模糊、重影等症状”。

      最近几年,屈光手术的发展是非常快的,飞秒激光技术、波前像差、虹膜定位技术的出现,使近视手术的安全性、精确性、可预测性远远超越了十年前。由于近视人群的庞大,决定了近视手术的需求是永久性的,因此近视治疗领域的科技研发也在不断的进行,这些高科技将直接惠及更多的近视患者。

      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近视手术开展得虽然“红火”,但是严谨、细致方面仍显不足。很多人做事情喜欢扎堆,每年的高考、征兵、公务员体检都是各个医院的手术高峰期,成群结队的近视患者纷纷涌入各家准分子激光中心,很少有医院能够做到忙而不乱,一乱就容易出错。美国南加州大学的多赫尼眼科中心(Doheny Eye Institute,refractive surgery center)是美国排名前五的眼科中心,每月的近视手术量只有30余台,与我国一些医院每天动辄100多台手术相比,数量少得多,但是人家的病人是反复多次的检查,要求每次检查的结果重复性很高,才能实施手术,而且相关科研成果也层出不穷,这些都可以看出我们的差距。

      此外,我国的近视手术市场“低价”恶性竞争横行,投资者为了追逐更大的利润空间,只能压缩手术成本的投入,一些二手设备、反复多次使用的刀片、耗材等,仍旧在当前某些医院使用。这直接导致术后并发症的出现。

      目前,准分子激光近视矫正手术已日益成熟,并不像媒体上形容“本世纪医学界最大的阴谋”,也不是万无一失的手术。其安全性、有效性是建立在非常严格的操作基础之上,手术不仅仅是20分钟的事情,你要非常清楚手术前、手术过程、手术之后可能出现的情况。做不做近视手术完全取决于个人的选择,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手术,那就为自己的眼睛慎重选择一家信得过的医院吧!

 

周继红
周继红 主任医师
北京爱尔英智眼科医院 眼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